第六章 月影下的暧昧

    月光如水静静的倾洒在两人上,地上印出浅浅的影子,花园里的花儿在这样柔和的月光下似乎也大起了胆子,争相灿烂。但却又美得不突兀,反倒更添了丝高贵典雅之美,恍然间怡晴甚至以为今的月亮格外的不同,隐约间她好像都能看到天空中的某一处有个脑袋正探头探脑的张望,当看到她和雪凝落时偷偷的捂嘴笑了。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

    两人走了好一会儿,谁也不说话。

    雪凝落一心要拖延时间,没心思;怡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平常处理的case都是生意上的事,即使牵涉人也都极浅薄;在酒吧大家都是天亮说再见的人,哪里需要培养什么感?说什么话?

    又走了一会儿,大概是雪凝落的体真的很差劲吧,他虽然不说可怡晴有凤随的内力,敏锐的发现了雪凝落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言语间甚至带这些不易察觉的温度。

    雪凝落也因为她的温柔而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奴家没事。”话是这样说,可是体力不支却骗不了怡晴,怡晴笑了一下,“王妃还是别逞强了,快点回去休息吧,否则真要晕倒在花园,那本王可就要抱着你回去了。”怡晴神暧昧的说。

    这么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让怡晴相当清楚人心,像雪凝落这样别扭的个顺着他肯定不行,不如直接戳其软肋,敲到他最害怕的事上,他自然也就会乖了。

    果然,雪凝落一听怡晴要抱自己,吓的连忙后退,怡晴本来也没想怎么样,可雪凝落的体真的太差劲了,加上晚上不看路,脚下被石头一绊眼瞅着就要摔倒,怡晴着急,当下手一伸,从后面托住了雪凝落下坠的体。

    因为激动染雪凝落本来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被这柔和的月光一照更俊美无双,嗅着他上淡淡的清雅的体香,怡晴恍了心神。雪凝落眼见摔倒也闭紧了眼睛,谁知触及的却是柔软的东西,带着醉人的温度,闻着她上淡淡的花香,雪凝落也有了些许晃神。但想到这人是凤随心,吓得急忙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却是怡晴那绝美的容颜,因为晃神脸颊上带上了柔柔的意,嘴角都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好美!雪凝落在心里赞叹。这样的王爷和宣主好像,同样的柔,甚至她的子更温暖。雪凝落也在胡思乱想。

    触及地面,雪凝落首先回了神,一边暗骂自己不知廉耻一边慌乱的要求怡晴放她下来。怡晴以为那惊恐如小鹿的样子而回了神,来了兴致。这样一个纯又极品的男人和自己qj 的男人很像,不是容颜而是气质,他们在气质上有种相似的东西,大概是女尊国家特有的吧。

    女尊?怡晴一愣,难道那天的那个人真是月老?自己遇到的也是女尊国的男人?怡晴顿时疑问重重。

    不过现在怡晴可没有心研究那个白胡子老头的事,逗弄眼前的小处才是快乐的本源。怡晴就是这样的大恶魔永远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看看,走路都走不好,要不是我在你恐怕就要摔跤了,算了,本王还是勉为其难送王妃回去吧。”作势就要打横抱起雪凝落,故意不看他眼底的慌张。

    “不,不敢劳烦王爷。”得,这回连“奴家”两字都省了,真是有趣,怡晴心里偷笑,面上却装无辜。

    “劳烦什么?夫妻本一体,凝儿还跟我客气什么?”故意省去“本王”二字,缩短了两人间的距离。

    “不,不用了。”这回雪凝落拒绝的更彻底,;连敬辞也没有了。可也因为激动而大口开始喘气,那西施美人的模样看的怡晴心里一动。好个惑呀,要是在酒吧他早就在自己上了,不过怡晴虽然御男无数但也有自己的原则:结了婚的不要;心有所属的不要;心怀谋的不要!

    刚巧不巧雪凝落正好是其中一类。

    不顾雪凝落的反抗,怡晴打横抱起他,当触碰到雪凝落那单薄的子还是心悸了一下,都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果然没错呢。

    这个女尊的世界从来都是“痴男子负心女”,不知道雪凝落遇到了什么样的人。

    “王爷,唔”怡晴一手捂住了雪凝落还在挣扎的唇。

    “小心一点,要不然本王可不敢保证你不掉下去。”看似霸道实则关心的怡晴在这一刻有着独特的魅力。

    雪凝落不知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怡晴的绪,忍着没敢挣扎。但因为体的关系,还是忍不住轻哼出了声,怡晴这才想起来貌似自己的怀里还有个病秧子呢。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怡晴忙笑了一下,“都说这月下游玩别有趣,不过既然妃累了,本王就送你回去吧。”说着大踏步向雪凝落的住处走去,走时还不忘紧了紧手臂,尽量不让雪凝落感到颠簸。

    雪凝落也是个相当乖巧的男子,大概他也感觉到了怡晴没有恶意,也就任由她抱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