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王妃雪凝落

    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隐约透着忧伤。怡晴虽然没有学习过古琴,但是钢琴却是八级,人说音乐都是相通的,看来不假。

    一时技痒,怡晴静静的寻声而去,庭院中的人一拢蓝衣,玄纹云袖,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绝美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即使不看,怡晴也能感受到那琴音里浓浓的相思和深深的愁绪。消瘦的影让人不自的想要去保护,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怡晴第一次有了想将男人纳入怀中,保护他,呵护他的冲动。那样单薄的他,那样悲哀的他,那样绝望的他让自己仿佛看见了以前的自己。只不过他用的是琴瑟,自己用的是酒精。

    怡晴缓步走了过去,大概是惊扰了他,男子抬头,瞬间本来无数的欣喜在看见自己之后转为了深深的恐惧和哀怨,即使是瞬间怡晴也不会看错。看来自己的正妃心系他人呢。怡晴明了。

    “王爷”男人深深一礼,强忍住的恐惧还是从他轻微颤抖的指尖流露了出来。怡晴假装没有看见,和煦一笑,“王妃。”

    “给王爷倒茶。”男子为掩饰自己的失态急忙令边的小童倒茶。

    怡晴本来就不是正主,而且也看不出来体的主人有多么的喜欢这个男人,如果他真的像自己刚才猜测的那样,自己又何必为难他呢?不过是痴人一个罢了。

    怡晴静静的品着茶,悠闲自得。“好茶,西湖龙井,不过秒就妙在是用五年雪水所泡,而且此雪取自梅花之上,之后又埋藏于梅花树下吧。”怡晴淡淡的貌似极不留心的说出了这一切。雪凝落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冷面冷心,满心国事的冷面女人竟然也懂得这竹雅雅的茶道,而且说的丝毫不差。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那个人才会和自己在一起品茶论道,听风吟诗,那抹倩影是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今生的牵挂,若不是这个女人,自己又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自己又怎么会被迫和心的她劳燕分飞呢?

    雪凝落的失神怡晴看在眼里,他脸上的神她明白,因为自己不也是经过感的人吗?自己为了哥哥简直重新塑造了一个自己:积极向上,能力卓越,可是却一直冷漠妖娆,让喜欢自己的男生望而却步,形单影只多年。

    许久,雪凝落回了神,见怡晴只是喝茶,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略放了下心:“奴家雕虫小技,倒让王爷见笑了。”

    “不碍。”怡晴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表现,说到底自己和他还算是“天涯沦落人”呢。同是心碎的伤心人,不过也许他比自己幸福,至少他喜欢的人还在人世,现在只要自己成全也许真的可以成全一对有人呢。就不知道自己猜测的是真是假了。

    为了你的,雪凝落加油哦。怡晴心里说。

    “王妃果真是雅人,就连这茶里都透着淡淡的梅花香味,当真不可多得呢。”说着,又喝一口,笑容不变。

    这样的凤随心让雪凝落吃惊不小,她到底要干什么?她娶了自己一年压根就没进过自己的房门,除了吃穿不愁,衣食无忧之外,她连看自己的时间都少的可怜,怎么会有时间和自己坐下来品茶呢?难道她想?不要,自己的子是清白的,这天下唯一能碰自己的只有她——那个会和自己一起泛舟湖上,吟诗作对,香案抚琴的女子。

    “王爷见笑了,凝落不过是闲来无事罢了,倒不比王爷每政务繁忙。”雪凝落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怡晴的问话。怡晴观察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在自己那个世界一般女生会比较在乎这个,而这个世界却是女尊,男人是要点守宫砂的,在新婚之夜向妻主展示以示清白。

    “哎,王妃这是在埋怨本王忙于政事疏忽了你吗?”怡晴不理他的逐客令反倒将他的话曲解成了另一幅样子。要说**怡晴可是个中的高手,对付一个雪凝落还是不是绰绰有余。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