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越

    疼,好疼。这是林怡晴某个早晨起时唯一的感觉。怎么回事?林怡晴天才的大脑开始旋转,昨天不就是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后来出了车祸,看来是真的受伤了,想着,林怡晴动了一下体,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侵袭了她,让她知道这样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自己真的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闭着眼睛,“张妈(从小照顾林怡晴的人)”话刚出口就惊动了边的人,“王爷,王爷”循声望去,一个清秀的小丫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神里有明显的惊喜,随后,进来了一个人,一阵风扑了上来,“王爷呀,你可醒了,吓死奴家了。”

    林怡晴眉头紧皱,满脸难掩厌恶之色,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又恢复了平静。要说刚醒来还不知道,但眼前这个男人却让她明白——她穿越了。

    几天之后,林怡晴上的剑伤已经无碍了,在院子里。

    “风,你是本王最衷心的侍卫,也是心腹,本王相信你。”林怡晴一青衣,头发随意披散,仿佛在于空气说话。

    “……”

    林怡晴知道他在等自己接下来的话。

    住了几天,林怡晴已经大概打探清楚了自己的处境:这里是稀月大陆,共分五国,分别是东边的赤水,西边的南诏国,南边的凤月,北边的新逻,中间的麟趾。而自己借用的体就是凤月的九王爷凤随心,她长的和自己的本尊几乎是一模一样。

    五个国家,赤水,凤月和新逻是女尊的,麟趾很综合,而只有南诏是男权的。不过说是这样,其实据林怡晴分析,这所谓的稀月大陆根本就是一个从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的一个过度。所以说到底还是女人的天下。

    凤随心此人冷酷无,是出了名的冷面冷心,且不近男色。这倒让林怡晴的心松了一下,还好没有像那些荒无度的贵族一样留一个后宫给自己,至于那天的男人,是凤随心最近比较宠的男侍。没办法,虽然不好男色但不代表凤随心是的。至于家眷,仅有一正妃,其余的不过几个男侍。

    凤月国的婚姻主要是一妻多夫制,当然一夫一妻也没人反对,甚至有权势有能力的还可以要求女子入赘。

    至于那个正妃林怡晴早就看见了,那天那个男人冲进来时,门外的影下有一个影显得那样没落,说不出的孤寂,揪疼了怡晴的心,所以便记住了,没想到,那就是自己体的正室。

    而自己现在问话的就是九王爷自己最衷心也是最无敌的死士——风。

    “实话实说,本王被那毒箭中后,坠马损伤了脑子,前尘往事都记不住了,你可否告诉本王?”

    “王爷”风没有想到大病初愈的王爷首次见自己,告诉自己的竟是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她,失忆了!

    “那好,你先告诉本王,本王是如何受伤的?”林怡晴语调平静,完全是在办公室里的状态。

    “王爷乃是兵部尚书,此次受伤是因为出门打猎被贼人伤。”风收敛了绪,恭敬的答道。

    说了自己的官职,之后又说狩猎受伤,他是在暗示什么呢?林怡晴的脑子也是飞速的转动,自古以来六部中最重要的就是户部和兵部了:户部掌管天下钱粮,赋税,部掌管天下兵马。看来这个九王爷倒是个政治好手,这么年轻就混到了这个官职上。至于刺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政敌,不过这到不可怕,斗心眼耍狠也要找对对象嘛,想要我林怡晴的命,你们,还嫩点。二是功高盖主,这可就麻烦大了,倘若帝王起了杀心,那么自己活命的几率就小了太多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江湖仇杀或者债,不过这些还入不了林怡晴的眼,而且像凤随心那样的人真的会有债吗?

    “你的想法。”林怡晴分析了局势,但是她需要从风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王爷虽然不善交往,但王爷素无政敌,且极得皇上信任,所以属下也想不出属下惭愧。”

    “哦?”这样的凤随心实在让林怡晴没有想到,这样的人竟然没有政敌而且深得皇宠!这是什么逻辑?若说是皇上器重,那还有可能,毕竟她是个刚正不阿的人;可是没有政敌看她的格应该不是个圆滑的主,甚至可能很刚烈,怎么可能没有政敌呢?

    大概是看出了林怡晴的疑虑,风又开口:“王爷虽然冷面,但处事从来公正,从不拉帮结派,与人交往也是相当淡漠,所以即使对王爷有意见也不至于暗杀。”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个凤随心不属于任何一派,可以说是中立的,她本就是牵制几股势力的关键,谁也不会在毫无把握或者没有大事件发生的况下暗杀凤随心,即使真的发生什么事,那也是拉拢在先。

    明白了利害关系,林怡晴的心好了一些,也觉得体困乏,休息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