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对恋人,因爱生恨

    ——

    这是一段渡从没过过的生活,平静的生活,没有死亡,没有-惑,她只是跟着,如同观众一般跟着他,但真的仅是观众吗?

    某些东西,似乎已经不太明了了!

    今天,阳光依旧的明媚,有着夏季该有的炎气息。

    安诺很奇怪的没有带渡如前些天一般到处走,到处逛,说起来前些天,他真的就象那无事人一样,整天几乎没什么事可做。

    但,这,却是出奇的,安诺带着她到了公司,那是一栋气势磅礴的高楼大厦,高耸入云,大大安氏集团四个字显目极了。

    到后来,渡才知道,原来,这是来夺权,是夺权,安诺不是懦弱,只是在隐藏而已,其实她早知道,她看到了他的过去,他和一个外人联系着,那是一个同样大公司的ceo,他们经过了长年累月的暗中潜伏,到了现在才如同洪水蓄力一般的爆发,可以联合着一起夺这里的权利和股份。

    当然,安氏传承已久,要完全灭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这处总公司却也明显的完了,股份别人占大头,不想移交都没办法,法律不许,尽管,这一切都是安诺他们两人所为,一点点掏空,很慢很慢的到了今天。

    只是,这所有的股份却并不在安诺名下,而在一个叫杨坤,也就是他的联手的名头下,实权是没有了,但名义上的总裁大人,那个杨坤却也给了安诺这么一个名头,有权无实的名头。

    不过,安诺似乎也一点都不在乎,也是,他原本就活不了多久,还图这些干什么?

    赤--,这是赤--的报复行为,昭然若揭的事。

    总裁办公室,宁静的,只有他们三人。

    杨坤,一个看起来很绅士的人,有着俊美的外表,只是那眸光明显的气泛滥,当然,他也掩饰得很好,几乎让人一眼看不出这其实是一个险恶劣的人。

    当然,也除了渡这种不是人类的死神之外了!

    “安诺,恭喜了,你得偿所愿了!来,我们干一杯如何!”拿过两只高脚杯斟满,杨坤满脸笑意的递了过去。

    “谢谢!”安诺莞尔微笑,很有礼的接过,这声谢谢,也是真诚的,尽管他们关系并不一定就那么好!

    举杯,轻碰,cheers!

    两男人,都看起来很温和,渡在一旁默默不语,杨坤似乎也很识相的说了几句话,就离了开去,似乎是给他们留下了空间。

    只是,那走时眸光中扫过两人的神色,有些有待思考罢了。

    安诺和渡他们也没在这里多停留,毕竟对于安诺的来说,根本也没多大在乎这位置,只是想给那些人瞧瞧罢了,而渡如常的更加无所谓,反正做好自己笃定的工作就行了。

    “渡,你会打蓝球么?”车上,安诺笑着询问,只要有这个女人在,他似乎就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也让他很安心。

    开始或许不懂为什么,但他也不象渡,不是那种不懂世间感的人,尽管他没接触过!但商也不算是零蛋。

    俗话说没吃过猪,还没见过猪跑么?

    只是,渡回答的话,却是更加证明了这句话,很平淡的,她摇头道:“我看过!”

    安诺一怔,莞尔笑了,渡有时候,真是很让他哭笑不得,就似没有污染的百合花一般,很多东西具体的除了看过,便没玩过和做过,如若是要让她去实施,那当真有些困难。

    蓝球,飞扬的感觉,是一种很美妙的滋味。

    他也是想在生命没终结时,带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死神,做一下这些平常人会做的事

    开着车,安诺直奔一所学校,血的感觉,学校实施起来或许更加有滋味,很怀念的,学校确实是一个让人很值得怀念的地方。

    很快,两人就到了一所大学门口,要进去,也便不是那么困难,大学一般况下都管理得比较松懈,这是很平常的事。

    在专门的小卖部卖了一个蓝球,安诺带着渡就径直往蓝球场走,只是,他们刚要到蓝球场的路上,一声声争吵声却是突兀的在一处比较隐蔽的灌丛中传了出来,声声入耳,不想听都不行。

    那是一对男女,他们大声的在争吵着,男子一脸冷漠和厌烦,而女子哭声不止,厮声力揭的控诉着什么。

    大概,他们也听出来了,是男的要分手,女的不同意,具体的也就那么回事儿!

    很快,男的就甩手,烦闷似的把女子推倒在地,不闻不问的离开,是无的,也是很常见的侣之间的争吵!这种是很多见其实!

    然而,当安诺看向旁渡那绿光乍显的眸子时,却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询问道:“你要过去吗?”

    “不然呢?”渡嘴角轻扬,冷漠的脸,终于透出一丝必得般的邪肆。

    没等安诺说话,她形一掠,快速的瞬间到了那匍匐在地上哭泣的女子面前,女子这时,本能是一怔,抬头所向,一双氤氳充斥着眼泪的眸中是一张美丽的,邪气的笑脸。

    “你,你是谁?”女人抹了抹脸色的泪痕,蹙眉问道,语气明显的有些不善,当然,谁遇到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也会是这种表现,这是警惕心作祟。

    “你好,我叫渡,地狱死神!”渡轻轻一笑,看向女子的目光,当然也只有随后走上前的安诺明白,那是见猎心喜的眼神,至少现在这个女子是不会懂的。

    不仅不会懂,还会越加烦闷。

    当下,女子闻言,眉头蹙得明显加深了,怒喝道:“你神经病吧!”

    说实在,这是不可置否的事,毕竟渡现在的装束看起来就似平常的人,而且她的出场方式也没有奇异之处。

    结合这两点,想想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你边,说她是地狱死神,任谁恐怕也会觉得这人疯了!

    安诺眼神怪异,渡却是默然微笑,没有丝毫怒气,没有说话,却是用行动证明了她自己所言非虚。

    不动声色的,渡形黑气乍现,眸子中那绿光幽幽的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这股奇异的形象,倒是别人不想相信可能都没法了。

    女子还真是呆滞了,愣愣的看着,全然是傻了,渡却只是一会儿,所有异常全部收敛了下去,轻笑道:“现在你相信了么?”

    “你,你真的是死神?”眼波不断闪烁,女子不确定的似乎想再次肯定这女人的份。

    “当然,我是来帮你的,你需要我帮助吧!你的痛苦,你的不甘,我都能感觉得到!”渡微笑着,靠近了几步,很轻柔的声音,一股-惑的气息泛滥了。

    安诺眸光闪动不定,本能的皱起了眉头,那女子听到此,却是又再次留下眼泪,确实,她很痛苦,也不甘心,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她没有什么做错的不是么?

    “你是死神,那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什么都没做错,他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为什么!”哽咽着,女人看向了渡,似乎已经把她当作了无所不能的神灵,需要她的答案一般。

    渡摇摇头,眼光适当的露出了一丝怜悯,不过,这丝怜悯,没人知道是是真是假,她笑说道:“你错了,没有谁对谁错,有的只是人变心,变质,没有其他原因!”

    这是一种下结论的话,但没人反驳否认得了。

    确实,的道路,没有对错,如渡所说:有的只是人变心,变质,没有其他原因!

    说实在,她看得几乎有些透彻了!

    “是吗?没有对错!可……”女子眼敛垂下,半晌说不出话,失落的却也依然不甘,这种心绪是没办法一时间去除的。

    “恨吧!你恨吧!应该恨才对吧!我能感觉得到哦!你是恨的不是么?”渡再一次开口,-惑意味更加的重了,似乎就是想把这人拖往无尽恨意深渊一般,没有欺骗,手段却也难免有些恶劣,这是不可否认的。

    “恨吗?好象是,好象……”女子失神的抬头,喃喃着,上流转的那种无形的,却能让人清晰感觉到的恨意在慢慢的升腾,她眼通红了。

    “是啊!你恨,所以呢!让我帮你吧!缔结契约,我会把你恨意消除,要的只不过是你的生命而已,别怕,不会痛的!反正你活着也不如死了好,不是么?缔结吧!让我帮你……”一声又一声,渡的魅-惑的声音传入女子耳际,渐渐的渡伸出了白皙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口,绿光在缭绕,女子却没有拒绝,只是那恨意越发的浓沉了。

    忽然——

    就在这时,安诺一个眼明手快,蓦然的抓住了渡的手,轻轻一拉,把她拉了起来,转尔,他连忙向这那几乎是被恨意侵蚀了的女子,笑道:“小姐,你这么年轻,其实不用如此的,你要知道,还有关心你的人,你死了,他们怎么办?他们会伤心的!”

    女子闻声,一怔,愣愣看着安诺:“会吗?”

    “当然会,所以,不要死,活着才有希望!为一个树放弃整片森林,那才叫不值得!”安诺轻笑,目光一片鼓励之色。

    渡唇抽着,脸已然铁青,当然没人注意现在的她。

    女子傻傻的看着男人,咀嚼着他的话,一瞬间似乎陷入了沉思,只是片刻,她便笑了:“谢谢!”

    尽管无法摆脱,或许应该说是人也没办法在这刹那摆脱这种不甘,但现在任谁也至少看得出来,她没了寻死的心。

    安诺微笑:“不客……”

    只是,他话没完,渡就黑着脸,咬牙的打断了:“你说够了吧!”

    渡明亮的眼神第一次,让安诺感觉到了一丝愤怒,是愤怒,他轻怔,渡却是伸手一抓,落在了他的肩头,黑气刹那围绕在了他们的全上下。

    “可的女孩,希望下次再见!我很期待喔!”回头,轻笑,下一刻,等安诺回神,他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别墅里。

    转换空间,安诺很显然经历过一次,尽管依然有些震撼渡的手段强大,但现在无论如何,他也没心去感慨那些东西了。

    渡的脸色很难看,说不出的难看,就如同一颗青石,铁青青的,简直黑得吓人。

    “渡!那个……”安诺讪然,其实他算是心血来潮,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不想看到一个生命就这般消失,所以才说出了阻止的话,可这他也清楚,触犯了渡的工作。

    “对不起!”良久,他找不到只字半语为自己这行为开脱,确实,唯一的他也只能抱歉了!

    好吧!这抱歉的尽管有些怪异,毕竟阻止危害,似乎是正确的行为。

    但到渡那里,明显的是错误的!o(╯□╰)o

    “对不起?对不起能换回我的水滴吗?怎么?你是发善心发到我这里了!”渡双目圆瞪,气得不可开交,也是第一次,她对安诺大吼,有了绪的大吼道:“你最好记住,我是死神,不是善人,工作时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打扰,以后你最好少管,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和气的!”

    确实,她不是每次都那般和气。

    现在,她真有种想掐死这男人的冲动,但莫名的她却出不了手,当然,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些,至少现在是这样。

    安诺尬然,不知说什么好了,复杂的看着怒气横生的渡,这样的渡其实说起来,更有人彩一点,比较象一个常人吧,会怒会生气!

    “渡,其实你这样很好!我觉得这样你应该会很快乐吧!”安诺微笑了,看着这样的渡,他总有种感觉,如若一直这般,或许才能快乐,独孤的一个人,没有感的冲击,那算什么?活化石么?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这女人一直都这样下去!就算惹她生气,这似乎也是好的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快乐不快乐的,告诉你,我对这东西一点都不感冒,我要的是力量!力量你懂不懂?”渡本能回吼,怒气在心中燃烧,只是看着那笑容,下一刻,终于仿佛是感觉到自己这怪异的举动,顷刻间,她又沉寂了下来。

    以她多年死神的心坚硬,一向铁血,感不留于外,这算是习惯,也是他们这个层次的大部分人的宗旨。

    只是,很显然,今天因这搅乱她工作的事,她爆发了绪,奇怪的发火了,确实算是奇怪!

    闪烁着明媚的眸,看着安诺,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下来,冷漠的光芒又再一次溢上了她的脸上,她默然道:“你要知道,最终做决策的是你们,我并没有强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你们人类常说的话,同样的道理,想要得到,必须要付出,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到哪里都一样!”

    看着瞬间又变了回去的渡,安诺心中一叹,尽管有些失望,但渡的话,确也是正确的,她不过是一个-惑的引路人而已,要怎么,说起来,也是他们这些凡人经不住-惑,与她其实有多大关系呢?

    内心叹息着,安诺不自的想到了自己,要不是这样与之交易,那么他们走不到这个地步,只是……

    “渡,过后,就没有另外么?”他眼光闪动,忍不住的询问道。

    “怎么?你后悔了?”眉头一挑,渡嗤笑:“不过后悔也晚了,九幽印缔结时,已经注定要堕入忘川河,永世成了死神的力量之一,就连我这死神也没办法驱除印记,它已变成了虚无的天地法则管辖,更何况,我为什么要和自己的食物过不去!”

    渡说的没错,谁会跟自己食物过不去,那不是毛病么?

    她还没疯,至少现在没到那个地步!

    安诺眸子轻闪,不可置否,摇了摇头,伤笑道:“不是后悔,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也没人会伤心,只是……”

    后面的话,他停顿住了,看着眼前的渡的目光,充满了复杂之色。

    但,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确实,他能说什么,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要说他有点舍不得她么?

    是吧!舍不得,只是,那又能如何呢?注定的,便已无法挽回!

    徒然,渡正想问只是什么时,一阵门铃骤地响了起来,似乎还合适宜,安诺挑眉,快速的打了门,入眼是一个青年男人,手捧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

    “请问,安渡小姐在么?这花需要她签收一下!”见人开门,青年男人笑容可掬连忙说道。

    只是,安诺眼光骤然怪异了,瞧了一眼渡,她倒是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安渡,是安诺在她名上的姓,没办法,毕竟跟别人介绍不可能只有一个单名。

    可,谁会送花?倒是让安诺下意识的感觉奇怪了!

    “给我吧!”安诺微笑,有礼的接过签收,有着一惯对人的风度。

    青年男人也没多说,看了一那静立的女子,点头笑着就离开了。

    气氛沉静的,安诺根本没询问的渡的意思,只因他们虽然相处短暂,但他多少了解渡,根本不可能跟人认识,看她那八风不动的模样也能很清楚了!

    看着这一大束红玫瑰,安诺莫名的有一股怒气,接开那卡片,他心中更是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炸开了锅。

    杨坤,署名居然是那个他的交易人!

    意思更是明显的在邀约!

    可,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他原本从来没指望过那个男人对他有多好,毕竟他们只是利益关系而已,但却想不到仅仅一天不到,又给他玩上了这一手。

    杨坤喜欢玩是出名的,但要是玩到某种他在乎的人头上,那么真是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怒气在心中蕴量着,安诺拿一起电话,就打了过去,脸色难看极了。

    渡在一旁听着,默默不语,沉静得就似根本不关她事,或许也只有这个一心想着工作的死神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吧!

    良久,安诺一直对着电话又吼又骂,已经让渡近乎觉得是泼妇了,随即,只听得一声东西摔地声响起,手机清脆落地,一切似乎终于终结了。

    渡挑挑眉,奇迹的弯拣了起来,放在桌上,安诺本能被这绝无仅有行为弄得一怔间,她开口了:“你知不知道得罪他没好处!”

    渡看着他,尽管依然冷漠,但这话落下,却安诺不自越感奇迹,好半晌,他才心中暖暖的,莞尔一笑:“你是在关心我吗?”

    “不是!我只不过是提醒你一下!因为这是笨蛋行为!”

    渡说话还是那么的不客气,几乎是有点噎人的意味,但安诺听着,潋滟的眸光却在不断闪动着,看着那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女子,他怎么觉得这有点盖弥彰呢?尽管在她上什么绪都看不出来!

    “嘿嘿!笨有笨福,你难道不知道有这个成语么?”安诺眨眨眼,所有深意的凝视着她,心中越发的感觉暖洋洋的。

    这个冷漠又邪异的死神,唯独对他不同呢!

    他能感觉得到!单这点也足以让他心悦了!

    “什么笨有笨福!我只知道越笨越死得快!”渡眼波一闪,毫不留的淡道。

    但在心底却是又一次莫名的有些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没有过,但习惯理智的她,却也并没有太大影响。

    习惯成自然,也不过如此!

    安诺哑然,笑意越是依旧难以减下来,在这世界上,权利什么的,金钱什么的,对于他这个明知要死的人根本不重要,他只是想在剩余的时间里,有他,有她而已,仅此而已!

    就象现在,只要在一起相处着,平静的相处着,有着彼此的气息在边,似乎也很好!

    这才是他打电话过去骂人的真正原因,不仅因为怒火,更是因为他不想被人打扰,他真的不想!

    就算削了他权又怎么样?他就是故意的,到时候他便可以不让她感觉到异样的,带着她远走他乡!

    安诺的心思,渡当然现在是不会明白的,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她此时唯有这样的感觉。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