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安诺,未婚妻

    ——

    月光遍布大地,铺上了一层灰灰的银幕,照印在葱翠树木环绕的别墅间,这里很安静,应该说郊区的人烟一般都是这般的少。

    男人带着渡来到这个地方,据他说这里是他的家,算是另一个家吧!他说他叫安诺。

    踏进别墅,环目四顾,客厅很整洁,家具也是高级的,只不过很少,有的只是常必须的东西,看起来难免的让人感觉有些空旷。

    安诺很开心的让渡坐下,在她边问东问西,也就是问吃什么,或者喝什么,听起来,倒是让渡不由的感觉怪怪的。

    希望死神留下,就已经是一个怪人了,还这般,很难想象。

    死神,如果可以,没有人希望看见!

    毕竟,她代表死亡!

    “死神,没有吃东西的习惯!”渡看着口若悬河的安诺,终于默然开口。

    安诺一怔,声嘎然而止,讪然的笑着坐到了渡的边,他确实有点开心过头了吧!

    “你希望我帮你办什么!”渡冷问道,这个问题确实得问清楚,她能了解他的所有,包括过去,但每个人的思想都不同,要求也就不尽相同了,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她一直这么觉得,她可不会读心术。

    “呃……其实你不用帮我办什么的!只要做我的未婚妻就好了!”安诺连忙摇头回道。

    可,这话一落,渡眸光微闪,越发的感觉怪异了,未婚妻?她常在凡间走动,可清楚这东西,但这人莫不是有毛病?

    安诺尬然一笑,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需要未婚妻这个名分,你才能如常人一般留在我的边,嗯!就是说,我没什么要求,就是想让你留在我的边,不是那个意思,就是……”

    解释着,他仿佛感觉自己真是越描得黑了,越说越说不清楚,看着眼神越发怪异的渡,他心也不有些急了。

    可,忽然——

    “你不用说了,我懂了!”渡默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止声,安诺温润的面容泛过一丝尴尬,心中懊恼不已,这算是第一次交谈,他似乎有点囧了!

    渡可管不了他什么心思,微微一瞥,她淡道:“你体似乎不太好!恐怕活不过三年!”

    安诺再次一愣,随即想到这女子不人类,也释然了,如果她不知道,那才叫有鬼呢!

    “你看出来了!”他轻轻一笑,并没有什么伤感,就仿佛说要死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渡看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一点诧异都没有,有强大精神力的人,如果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就奇怪了!

    更何况,如果不是能这样控制自己绪这般久,那么原怨也不可能形成了,长年累月,这是原怨必不可少的过程。

    “你们人类要睡觉的吧!”看了看天色,渡淡漠的起突然说道。

    安诺轻怔,人当然要睡觉,不睡觉那还了得?点了点头,他方才轻问道:“那你睡吗?”

    “你看过死神需要睡觉么?”渡挑眉,反问,她似乎总是这么直接,就象她自己所说,从不欺骗,只会-惑。

    安诺唇一扯,难免的又有些尴尬了,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就是想问问来着!

    看了冷漠的渡一眼,安诺无言,渡跟她见她时感觉又是不同的,算是工作吧!她工作时,很邪异的感觉,但现在似乎只剩下了冷漠,没了其他。

    “嗯!那个我就上楼了!”

    安诺找不到话说了,只得讪然起上楼,主要是渡那话,隐含的明显是下逐客令了,好吧!虽然这是他家!

    渡也没管他,就连半个眼神都没给,默然的望着窗外,看着那天空,也不知道是在赏月,还是在想其它事

    夜,宁静了,一人在房间彻夜难眠,一人在客厅静静不语。

    …………

    第二天,安诺早早就起-了,下楼依然是那副画面,一个黑色斗篷覆盖了全的女子,安静屹立在原来的位置,就好似她从来没有移动过,就似一副永恒定格了的图画,又似那活化石一般,只是站着,望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嗯!那个!渡,你不会在这里站了一晚上吧!”安诺走近,不感觉怪怪的,毕竟是人都难以想象,这站一晚的事,也太强悍了吧!

    “我在领悟!”渡没有回头,淡淡的回道。

    当然安诺根本不懂她的领悟是什么意思,感觉上似乎应该是修炼,只是具体的他还不是明白。

    “你没睡觉,为什么?”突然,渡问了一个笃定的问题,前面的话是肯定句。

    安诺轻怔,又一次尴尬了,他不可能说因为想着她,所以没睡吧!好吧!他确实想着她,恐怕任谁请了死神到家,第一天恐怕也会难以入睡吧!这也不怪他。

    于是,轻咳了一声,安诺连忙转移话题道:“嗯!那个,我今天要回去一次!”

    渡淡看了他一眼,也没继续追问,默然道:“要我跟去?”

    “呃……我是准备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安诺瞅着女子,讪然笑道,眸间难免有一股希翼,虽然渡算是无声的答应了陪着他,可还是避免不了有些担心她不愿意。

    毕竟这可不是普通人,要是她说一个不去,那么他也不能说什么了!

    不过,渡的尽业精神出乎意料的好,根本没反驳半句,便点头道:“那走吧!”

    说罢,渡就转,准备出门!

    可,下一刻,安诺却是愣住了,傻傻的看着那背影,有些无语了,这穿着大斗篷出去,好象不是只有一点点奇怪吧?

    “嗯!那个渡,你是不是换一件衣服好一点?”安诺连忙喊住渡,讪然的询问道。

    渡顿步,转,眉头一挑,疑惑道:“有什么不妥么?我一直都这样的!”

    “咳咳!我觉得还是换一件好一点!”安诺轻咳,他也没法,这样出去,太奇怪了,未必到时候,他要跟别人介绍,我的未婚妻习惯装神?汗颜啊!

    “我没其他衣服!”渡默然,说得理直气壮,说实在的,她确实不用换衣服,毕竟她用法力可以避免衣服不脏,当然,除非是要跟同一个等级的存在战斗,衣服才不可避免的要换,可她也不可能随带着。

    “呃!那我们出去买了再去吧!反正也不用太急!”安诺尬然,他这里也同样没有女子衣服的说!

    渡没有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安诺的提议,只让安诺真正感觉她尽职精神真是超级强,心也似乎放松了一点,但那却也只有一点。

    抛开渡是一个死神不说,单论他从来就没怎么这般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子,这也足以让他有些紧张了。

    安诺,虽然是富家子弟,家族有很庞大的企业,但他却不是花花公子类的,也不喜欢接触女人!

    而渡是唯一一个离他这么近的女人,他还记得,他知道这世上有死神,还是从一个男人口中得知,那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拥有天使的容颜,只是似乎是没打理自己,让人感觉有些颓废而已。

    他告诉他这世上有死神,说如若他想找的话,可以去找找,其他没有多说。

    那也是好几前年的事了,但那天夜晚,他终于相信了那个男人的话,这个世界真的有死神存在。

    他记得自己听到她们的谈话,那句渡,从不欺骗,只会-惑,是让他记忆最深刻的,心仿佛间有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所以,他才想留下她,冲动的留下,或许是冲动吧!

    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买衣服什么的,完全也是安诺处理,渡似乎什么意见都没有,穿什么好象在她眼中都差不多似的。

    所有的东西,完全就是安诺选的,不过,他不得不承认,渡其实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飘逸的短碎发,原本看起来应该是那种活力四的人,可,很显然那从灵魂深处所散发的冷气淹没了全部。

    开着车,进入了一处幽深的地方,这里绿树繁茂,就似一片小型的绿色森林,假山流水,也是分布在各处,环境十分优美。

    近了,是一栋古色的偌大城堡式建筑,结合了西方的高贵和东方的古气,古色古香,但又不乏现代气息,一目望去,气势恢弘,庄严浓重。

    但,对于渡来说,这一切等同镜花水月,她只是微微的看了一眼,便不再多瞧,跟着安诺走进了城堡里,她还是依然的冷漠且透着隐藏的邪气。

    大厅里,摆设很豪华,连古董也有,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一张大型的桌子前,坐着很多人,正中是一个老迈的老人,满头白发,但那浑浊的眼神却是少有的犀利。

    “爷爷!我回来了!”安诺微笑着说了一声,老人点点头,他便带着渡坐到了一个最末尾的地方。

    形势一目了然,最末尾,只要不是笨蛋,都能看得出是这是最不重要的位置,越靠前便在这家族,份越高,而安诺很显然不是。

    “六弟!她谁啊!你怎么什么都带进来!”一个男人鄙夷的瞅了他们一眼,很不满的说道。

    安诺轻笑,笑容可掬,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连忙恭谨的拉着渡介绍道:“四哥,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前几天我们才再次相遇到,我已经向她求婚了,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男人唇一勾,没有说话,只是很有深意了看了渡一眼,这个家,安诺确实最没地位,公认的废物,废物的妻子,他们就更加不屑了。

    没有再给他们好脸色看,就似再对待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当然,渡更加不在乎,她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她要的只是那原怨。

    每一代死神渡工作的方式都不同,而她就属于那种君子财,取之有道的人,更何况九幽印是有规定的,不可能强行交易,否则这个世界还不早乱了。

    这是一个家族的会议,无论份大小,分家主家,一到这个固定的时间,就是聚集到此,这算是一个良久传承下来的传统了。

    一直,安诺基本上都没有说话,发言权,他是没有的,但仿佛看起来,他一点不伤心,反而笑意盈盈,就算是讽刺他的人,他也会有礼的回应,看起绝对的是一个典型的懦夫。

    会议结束,他们开着车返回了别墅。

    独一的别墅,没有佣人,只有他一个人住,空旷,是唯一的色彩。

    “渡!”

    刚踏进门,安诺喊住了渡,她凝眸,安诺的笑脸却不由的掠过一抹苦涩,轻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懦弱,呵呵,没关系,如果你不想再跟着我,可以离开!”

    自说自话地笑着,莫名的安诺感觉滋味很复杂,尽管他明明不这么想,不想她离开,只是今天,他有点潸然了,就好似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一般,难免的会感觉有些难受,也有了一种退缩的行为。

    “我见过很多事,任何凡人的过去,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我要的只是做好自己工作!”渡眼波一动,默然道。

    安诺,是他们家族公认的废物,一个不该出生的人,勾栏女的儿子这点不说,份已差了一大截,被人看不起很正常,尤其他那从小都不好的体状况,根本活不过二十三岁,废物之名也尤此而来。

    都快死的人了,能帮家族什么忙?很显然这机运很微小。

    渡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如果她不能有这能力,那么她还做什么死神?

    但,关她什么事,对于这些东西,她根本无所谓!

    只是,渡这般明言的话,却是让安诺,不仅眼神越发怪异,就连心也难免有一丝自己也不明的莫名痛楚,工作,是啊,他不过是她的一场工作。

    死神的工作,一场又一场,就象演戏,可以有很多,过的也很快。

    食物,他不过是一个她增加力量的食物。

    可,为什么心有些痛了,莫名的,有点难受,酸酸的!想说什么,却无法开口!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