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医院的气息,死亡的味道

    ——

    小舞咀嚼着,正又要说什么,忽然,一道影猛然推开了房门。

    “姐姐,姐姐……”

    小小的影,伴随着一丝焦急的声音,在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经扑到了小舞的怀中。

    “姐姐,你没事了吧!”忆珍眼泪朦胧着双眸,一张稚雅的脸蛋,满是担忧。

    沙夏眸子一收,黑羽雅子也从门口走了进来,歉意解释道:“不好意思,又打扰到两位了,忆珍这孩子似乎很喜欢这位小姐,一看到电视上的说出交通车祸,又不经意的一瞥间看到了这位小姐的面容,所以,她硬要缠着我带她来这里。”

    “哎!我也没办法!”怜的目光,黑羽雅子仿佛对这孩子有些无奈似的。

    当然黑羽雅子这副表很适中,毕竟他们关系也仅限于认识,朋友都算不上,对于小舞出事,她不可能有太悲伤的绪,应该说一点悲伤都不可能有,这点她演得很适中。

    为什么会说演?

    只因为沙夏总是感觉这人怪怪地,他们都怪怪地,而且电视么,那个影象应该很快就闪过了,他们竟然能看得清楚,他们之间有那么熟悉么?

    想想,如果一个人不是想看,那么一个快速的镜头,不应该是那么容易看清楚地。

    奇怪,真的很奇怪!

    黑羽雅子笑笑也不再说话,小舞瞅了一眼怀中的柔软,轻轻的笑了,和蔼的回道:“嗯!姐姐没事了,不用那么担心!”

    “真的?”

    “嗯!真的!”

    迎着忆珍担忧似的眼神,小舞再次为她自己的病做出了肯定,上帝都出手,能有什么事?她是一点都不担心。

    忆珍也终于貌似放下了心来,只是看了一眼周围,她鼻子一翕,不说道:“姐姐啊!这医院的气息,可真难闻,有死亡的味道!”

    小舞一怔,沙夏眼光微动,指尖习惯的杵了下一眼镜框架,笑道:“没办法,人生病总得来医院的,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出院休养了!”

    忆珍大眼睛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顷刻隐没,沙夏转尔,又柔为小舞理了理发丝,轻道:“亲的,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是吧!我们会幸福的!”

    很奇怪的甜言蜜语,询问得几乎也有些突然。

    小舞眼光奇异一闪,随即轻轻点了一下头:“嗯!会的,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们不会分开的!”

    这是一副很温暖的画面,对视着,两人都充斥着柔,那是

    只是,某些时候,却又让人有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就如同现在——

    不过,很快这番甜蜜又沉静了下来,几人很开心的聊着天,有忆珍这个面若天使,又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在,气氛是难免会活跃起来的。

    直到他们走时,这里才恢复的宁静。

    没有异样,一切都如常的没有半异样!

    沙夏说是很快会出院回家,确实很快,这一天一过去,他便为小舞办理好了出院手续,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肯定无碍后,他们才离了开去。

    奇迹,这实属医院的一段奇迹了。

    到病人出院众位医生也不明白其中因素。

    回到家里,闻着那家般的气息,小舞只觉得浑都舒畅了,说实在的,忆珍说的没错,医院的气息,真得很让人压抑。

    小舞大病初愈,没有家人知道,当然那依然有些虚弱的体和苍白的面容,是不可能做饭了。

    沙夏也不会,只好喊了食物到家里,出去,他可不想小舞这板劳累,病人,现在还算是!

    喊好饭菜,被送来,付好钱,两人就上桌吃了起来。

    如往常聊着天,吃着饭,就似那一切都没发生似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吃完饭,把小舞当病人似的抚上房间,为她盖好被子,沙夏才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一包东西放到了她的手中,柔声道:“亲的!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或许要久一点时间,你好好休息,里面有小吃,你要吃的话,就自己拿,你知道吗?”

    “嗯!我明白,你放心!”小舞点头,乖巧的应声,沙夏满意的揉了揉他的发丝,转关好门离了开去。

    风轻轻吹起窗帘,房间内安静了下去,只有那微弱的呼吸声缓慢的响着,女子貌似已经渐渐进入了甜美的熟睡中。

    时钟滴答滴答的慢慢响着,时间在缓慢的流逝,夏季的阳光也渐渐的暗淡了下去,美丽的如火夕阳升了起来。

    房间里依然一片安静,只有女人轻轻的呼吸声。

    蓦然,一道黑色的影从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可那临近后的速度却是分外快速,一张棉布突兀蒙上了熟睡中的女子鼻息上,那女子近乎来不及挣扎,已失去了意识。

    …………

    黑暗,周围是一片漆黑,小舞头很痛,当她醒来,看到这片地方时,她已不知道在何处,黑,满目都黑,一点光线都没有。

    她没有被绑着,走动间,凭感觉摸着四周的墙壁,她肯定了这里是一间完全封闭的地方,没有窗户。

    ‘叮’

    忽然,一扇门就在这时突兀的开启,那刺眼光线就如同那天堂的神光,让在这片黑暗地方,呆了好片刻的小舞近乎有些不适应的虚眯起了眼眸,本能用手挡住这光明入袭。

    “嗨!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光明中,那小影就恍若那小天使,似乎是迎着光降临世间,她声音依旧那么的甜美,她边是一袭中装的黑羽雅子,一可,一美丽,这是两道亮丽的风景。

    小舞心中一突,不由地有一种叹息的酸楚,等适应光线后,在她面容上却是看不丝毫惊奇,就好象她早有预料一般,而现在只不过是戏到终点,得证实而已。

    “你好象一点都不惊讶!”甜甜的声音略微有些诧异,但那也只有一点罢了。

    “你应该懂不是么?我倒是想知道为什么?”小舞平静的回道。

    两人一大一小,看起来很诡异,说的话也奇怪,似乎大家都心知肚明一般。

    忆珍默然的耸了耸小小的肩膀,黑羽雅子轻轻的为她搬了一把椅子,自己坐了上去,忆珍被她抱在怀中,他们看着小舞,沉吟的看着。

    看上去,这景,就跟审判一样。

    诡异的气息,缓缓飘了开来,形成了一副无形的涟漪波动。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