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晨曦光分,是永别吗?

    ——

    连续几天后,他们的生活又重归于了平静。

    罗林集团城煜管理虽然不太顺手,但有雪妮这个原本就是管理杀手组织的老婆在,也算是抵消了那些缺憾。

    沙夏承认份后,回去露了一个面,交代了两句,当然他不敢说把所有全交给城煜,毕竟那些老家伙是一个大麻烦,如果这样的话,绝对又要造事了,只能依旧的说是让他代理,而他还是做着他的老师,只不过在别人眼中奇怪的是他改名了。

    沙夏·罗林,这么多年,这个名字其实已经习惯,到现在又改了回来。

    那些学校的人虽然奇怪,但也没人多说,毕竟别人改名也不管他们什么事,所谓事不关己,己不育人!

    那死而复生的事,小舞也询问过,终于知道,原来他以前就被他的父亲,也就是上帝命令留了一份神识在天堂,这件事所有人都不知道,连他开始也不甚明白,到后来也就是找到了一个符合他的体的夏庭,这才真正的复活了,恢复的思考。

    沙夏说过上帝其实并不是那么无,小舞也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尽管他什么也不知道,但他心有所感的话,确实也证明了上帝不是无地,至少成全了他们,只不过留下了一个命令,当尘归尘,土归土,他们陪伴老去,一生终结时,米迦勒必须重新回返,上帝的首席战士不可缺少。

    所有人至始至终都没见过那个所谓的上帝,但这已经给他们最好的结局,凡人,他们现在才是真正的凡人,没有魔力,等到老死时,那个留下命令,他们也算是心甘愿的接受了,毕竟能拥有彼此一世已经上帝的底线,已经是他的宽容了。

    这一天,沙夏早早去了学校,小舞如这些天一样很有家庭主妇,全职太太的风范,都留在家中,每每他回家,总是有温的饭菜。

    中午一般况下,也为了不让沙夏两边跑路,小舞也很温柔的每到时间,都会去学校送了饭菜,大家一围坐在办公室,吃着温馨的食物。

    “你今天还有几堂课?”吃着饭,小舞轻声询问道。

    “三堂!毕竟这系历史是主课!”沙夏温笑回道,家的气氛,让他感觉吃着这般平凡的食物也是一种很甜的滋味。

    小舞点点头,不可置否,历史系,确实历史是主课,不然沙夏也不会每天都得到学校上课了。

    两人随意的聊着天,很快一顿饭便吃完,再在这里呆了良久,直到沙夏要去上课时,小舞才起收拾好碗筷回家。

    饭菜不需要很精致,很高级,需要只是这份难得幸福感觉,他们都很享受。

    坐在的士上,望着窗外的人流,小舞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就似那三年孤寂的心,找到停靠的港湾,满足的,甜甜的。

    很平淡的生活,没有争斗,尽管他们两人还依旧喜欢偶尔抬抬杆!但这也是趣所在。

    有时候,平淡便是幸福!

    这时——

    突然,司机一声大叫,猛地,小舞还没回过神,在她眼中对面一辆大卡车的影越放越大,只听得砰的一声响,她这边车辆翻了数个圈。

    怎么回事?

    这是小舞失去意识是唯一的想法,甚至还不明白怎么就突然这么……

    车道上乱了,医护人员到来后,快速的把两人送到了医院。

    正在上课的沙夏,也在很快的被查到电话后,被医院通知,首先给他打电话,只因为小舞兜里手机里注名的老公两字。

    刚到医院,小舞和那司机已经被送入了抢救室,他不得入内,而那个造成此事的大卡车司机,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只不过比较轻微,至少意识还在,交警做了笔录。

    沙夏很火,真的很火,他狠不得把那司机给大卸八块,他也确实怒火中烧的做了,冲动的打了那个人,只是有交警阻止,这看起来,据检查说是意外,因为那大卡车刹车坏了,而司机却不自知,等到要准备踩刹车,发现已来不及。

    舞爸爸他们,沙夏几乎不敢去通知,那个司机,他是不能明目张胆的杀了,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除了等待,依旧还是等待,他已是凡人,没有能力去救援。

    只希望,抢救回来。

    只希望,那个人不要就这么突然的离去。

    他不相信会这样。

    急救室的红灯,就犹如那次死亡倒计时一样,依然无的亮着。

    里面的况沙夏一无所知,只能来回焦急的渡着步,坐,他已坐不安宁,满满的都是那种恐惧,深沉的恐惧。

    这一刻,他几乎有一个想法,如果他还是以前那个米迦勒,还有能力,那么也不会如此。

    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过,希望那力量回来,那以前最让他心烦的力量,宁愿封印的力量。

    可,如果还是如果,没有如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沙夏坐立难安,眉头越拧越深,直到数个小时以后,那急救室的红灯骤然熄灭。

    躯顿住,眼神顿住,直直的看着,复杂的心绪布满了他整个心间。

    熄灭有两种可能,一是死亡,二是救回。

    生死一线,这就是所谓的。

    门打开,医护人员推着白车走了出来,上面是一张苍白的脸,面无血色,她在洁白的被褥下,就犹如那即将枯萎的雪莲,苍白的,虚弱的。

    带着氧气罩,输入着点滴。

    有众多经历的沙夏看到这副景象,心难免的心疼,可也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至少这况,让他知道了,小舞还活着,毕竟如果死亡就会盖上白布,不会象这般了。

    但,这也明显的况应该不是很好!

    “她有没有事?”沙夏沉声询问向一个出来的医生。

    医生怜悯的看了白车上的小舞一眼,摇了摇头,叹回道:“不说清楚,现在还不算真正救回一条命,要过了今晚才可以得知,我已经尽力了,如果她今晚渡过恢复的意识,那么况就会好起来,可如果……”

    后面的话,医生不用说沙夏也清楚,危险期,这晚就是小舞的危险期,渡过则好,渡不过则无力回天。

    没有在多说,沙夏陪着小舞进了病房,医护人员也体谅着家属的心,没有打扰,很快退了出去。

    洁白的病,洁白的病房,宁静了,那是极度的死亡影感觉浓罩着。

    沙夏看着那苍白的容颜,心揪一般的疼痛,他深刻的体会到了福祸相依的感觉,原本以为他们可以幸福了,将没有一切祸事。

    他们这些天还商量过结婚,可现在,那个命中的女人,已经躺在了病上,生死一线的徘徊着,而他却无能为力。

    一种深沉的无力,近乎要把他淹没。

    多次拿起手机,沙夏始终没有波通舞爸爸他们的电话,虽然这样或许有点残忍,只是当他想到小舞在他死亡消失时,也是没有告知,用了一个谎言圆满,他就更加踌躇了。

    他想或许残忍了点,但至少不会伤心吧!尽管如果小舞真正回不来,或许很多人会狐疑,可没有证据也不会有伤感了,希望,只是留一下个可能回来的希望给他们,或许这才最好的。

    就象小舞所做,善意的谎言。

    如若必须这样,那么他会,会消灭一切证据,那是她的心,他想她应该也是这般想的!

    他们有时候不需要太多言语,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就算不能笃定,至少会有感觉……

    夜,如此的漫长。

    静静地,一切都静静地。

    沙夏心怜的看着陪伴着,-上女子却依然似了无生息一般闭着眼睛,就似永远都不会醒来一般,苍白的躺着,睡着。

    只是危险期能渡过吗?是醒,还是会继续睡?

    这恐怕没有人能知道,他们不能预知未来!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如把握不住的轻风流失,从月降到升,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窗而入,洁白的窗帘飘着。

    病房内,在这时,却是浓重的弥漫上了一股真正的死亡气息。

    那闭目的女子不仅没有苏醒,而气息越来越微弱,近乎下一刻就会随光消散一般,那透窗的光线,在这一时刻,也变成就似那接引亡灵的光芒,是无的。

    危险期,恢复意识,则好,反之,则亡!

    沙夏沉重的按下了红按扭,医护人员纷纷前来,检查救治,每人面容都沉重不已。

    可,都知道这已经无力回天,但尽最后一份力是每一个医生的责任。

    也是一份希望,每人都报着这一份微小到近无的希望。

    “200j!”

    “300j!”

    电击一声又一声,无效,那显示器上的心率表越来越低,喧哗急促的救治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也揪紧了沙夏的心。

    ‘嘟’‘嘟’‘嘟’

    数声心率声响起,所以的医护人员终于停止了动作,面面相觑,纷纷摇头,沙夏的心落了,一位医生惯常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似乎每一个医生都会在无能为力,病人死亡时,都会说这么一句话。

    明明知道是真实,沙夏也曾经考虑过每一种况,也考虑过她会死,只是当真正的被笃定,真正说她已经死了时。

    这种冲击,并不是想象能有地!

    无法接受,确实无法接受,尽管有所预料,同样不能接受!

    医护人员默默无言,颤抖的,沙夏没有说半句话,到达边,握上那芊弱的小手,看着那没有呼吸的女子,她现在就似那柔弱的蝴蝶,让人感觉好象轻轻触碰一下就去碎掉。

    冰凉的小手,还带着她的体温!

    晨曦光分,是永别吗?

    好无的讯息,却又让人好无奈!

    “我不会让你死的!”哽咽的声音,抚摸上那苍白的脸颊,沙夏哭无泪,眼镜后面湛蓝的眸中深沉悲伤,那一袭话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笃定了一件事。

    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与作弄,那么他会陪她!

    他还记得上帝的命令,死时将回返,不能再参入凡间之事!

    而只有这样他才能救她,只是很舍不得,他真的很舍不得,舍不得再一次分离。

    在这一刻,沙夏真是觉得很可笑,可笑的回归,他们才幸福几天啊!竟然——

    医护人员彼此对视,都很无奈,忽然,这时,一位女护士突兀的惊叫了起来:“心率,心率上升了,医生心率上升了!”

    所有人闻声都是一怔,纷纷看向那显示器,从0,10,20一直到65,那是平常人正常的心跳。

    可,这,这太神奇了!

    明明他们记得心跳已经归零了,可现在——

    但病人没死,这是个好消息,医生们回过神后,来不及思考其他,开始为女子做检查,直到得实,她真正的无碍,只不过体有些虚弱,需要多休息罢了。

    奇迹,这简直是奇迹。

    离开时,所有医生们都只能用这句话来形容了,没办法,这事太过奇怪,近乎灵异,就好象一瞬间所有伤势都好得差不多了,至少内部的伤已完全没有大碍,这不得不让这些久经医学的医生完全摸不着头脑。

    史无前例,这是史无前例地!

    史无前例诡异事件!

    沙夏尽管不明白,但总算真正放下了心,他也震惊了好久,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竟然不用他用分离换她的生命,确实是奇迹。

    一个小时后,小舞苏醒了过来,虽然体依然有些不适,但早已无大碍,就象医生所说只需要好好休养一下便行了。

    “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沙夏忍不住询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小舞吃了一口清粥,摇了摇头,才不确定的道:“我记得,我好象去了一个很美的地方,有一个慈祥的声音,他说这是天堂,他唤我孩子,他说让我回来,他还说让我告诉你,这一忙是今生最后一次,要找好好的保护我!如果再出什么事,他不会管了!”

    “我还以为是在做梦了,可看现在况又不是了,他是谁?是上帝么?”小舞有些好奇的询问,按况,应该是的说。

    只是,这上帝也太装神秘了吧!

    都不露面,就一个声音,让她感觉怪怪地!

    沙夏轻怔,随即恍然了,点了点头,小舞没有路西法的记忆,但他的记忆还在,能喊她孩子的,也只有他们的父亲上帝了,路西法也是他的孩子,尽管他们都是他用能量制造的生命体,但那确实也算是他们的父亲,千万亿年以来,他们都是这般喊的。

    “再次点东西吧!别管他们了!反正现在我们也是凡人,恐怕也接触不了那一层面了!”沙夏微笑,夹了一口清淡的菜到小舞碗中。

    这也确实是事实,上帝说过不管,就不会再管,只是这件事,也更加证明了那个神灵不是无的。

    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感谢了,况且等这一世过去,那么他依然会回归原点,做上帝的首席战士。

    这也算是报恩吧!尽管这可能只是上帝的伎俩,让他忠诚的伎俩,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凡人都有底线,上帝也有,他尽力了,他便无法再去责怪什么。

    这时——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