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婚礼

    ——

    一直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很低调的赫连集团的ceo的婚礼,很快传遍了a市,各个亲朋好友也尽数得知。

    琳娜他们那一群和沙夏关系好的,小舞也发了请柬,只是没有回应,她不用她爸爸说,也明白他们不可能来,肯定应该还咒骂过。

    这是人之常地,把别人的儿子和大哥弄不见了,谁会不埋怨呢?

    但无论如何,小舞也不会告诉他们真实况,就算他们一辈子都不原谅她,她也不可能说,尽管她很在乎这些人,短短的相处,他们每个人,她都知道,其实真的很好,至少对她是这样。

    参加婚礼的人,小舞大多是赫连修那边的人,她基本上不认识,她的好朋友也并不多,除了雪妮,还有她爸爸和弟弟,以前同学几乎都没联系过,感说不上好。

    别墅里。

    小舞是新娘,雪妮是伴娘,城煜对雪妮也算体贴,尽管他不来,也没有阻止过雪妮参加,毕竟她们是最好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可磨灭的感

    专门的化妆师,为两人化好妆后,便离了开去,小舞一的雪白婚纱,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从腰下层层叠叠的拖在地上,她头发挽在了脑后,用头纱做着装饰,露出一袭滑嫩的脖颈,淡淡的装束,在她脸上印衬得恰到好处,清纯中增添了一份细致的妩媚。

    夏季的风,轻轻吹来,撩动起了一地的洁白。

    雪妮穿着伴娘装,随意的为小舞轻轻理着头纱,面容却不由得有些踌躇之感,良久,她才鼓足了勇气似的开口问道:“小舞,你真的喜欢他么?”

    她知道现在这种时候问这些很不适合,但她始终没法去掉心中那种狐疑。

    三年以来,雪妮也去看过小舞,她问过,可小舞却一直总是同样的回答,没有疑点的回答。

    而,她原本应该不会再狐疑才是,但是她太了解小舞,在这世上恐怕除了她,没有人能了解这个人,她们是最好的朋友,交过命的死党。

    “你又想太多了,小妮子!”小舞微笑,精致的面容依然如常,至少在雪妮看来,看不出半点蛛丝马迹。

    雪妮拧拧眉,还想说什么,徒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接起后,才知道,原来时间快到了,那边让她们过去。

    赫连修和小舞的婚礼,不象雪妮他们,赫连修说他不会来接,要给小舞一个惊喜,他神神秘秘地,也没人知道他要干什么。

    雪妮跟小舞说了一声,在这种况下,她也不好再多问了,两人一起出了别墅!

    门外,停泊着一辆白色的奔驰车,贴着大大的囍字,还有花朵,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喜车。

    小舞淡笑着,率先上了车,她就如同常人般的新娘,至少在雪妮眼中貌似是开心地,雪妮看着不由的依然难免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她不知道那一切事,但她了解她,她只希望她的朋友能真正幸福而已,仅此而已。

    提了一下裙子,雪妮抬步就准备跟上车,忽然,她怔住了,眼中是闪烁不定的光芒,那是震惊和诧异,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一个方向,就恍若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你怎么了?小妮子?”见得好友发愣,小舞不由疑惑。

    “我好象看到了……”雪妮回过神蹙眉,看了小舞一眼,可待得她指着那个方向,再次看去时,那熟悉的影却没了踪影。

    她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了!

    顿了顿,雪妮才连忙摇了摇头道:“没事,可能我看错了吧!”

    也许她真看错了,说着雪妮跟进了车,小舞却更加狐疑了,雪妮眼神可好得很,会看错?

    “看错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看你很震惊的样子!”她不由询问道。

    “我,我好象……”雪妮踌躇少许,眼光闪烁着,按住了她的手,定定道:“小舞你听着,我只好象,并不能确定,我,我看到了大哥!”

    “他就在那里站着,可一转眼,就不见了!”

    雪妮手指了指那个她看见的方向,而小舞却真正的震惊了,没有人能比她更清楚,她亲眼看见他在自己面前如同玻璃般支离破碎。

    怎么可能?

    “不可能!”小舞几乎呆滞的喃喃着,心中难以抑制的再也不能平静了,那道影如同梦魇,三年,三年时间她从没忘记过,她也曾想过,他有一天会回来,毕竟他是天使米迦勒,上帝的宠儿,或许可能会回来。

    但一年又一年,季节过了一个又一个。

    那个人却始终没出现,她已经几乎绝望了。

    是绝望,绝望得已经渐渐相信了他真正的不会再回来!

    可现在……

    这种况的发生或许没人能不震惊吧!

    “我也知道不可能,如果大哥回来了,他应该会有一点消息,看见你结婚按他的格应该会……”雪妮蹙眉看着那个方向,抚了抚额头说着,忽尔,她又愣住了。

    只听得‘砰’的一声,小舞霍地打开车门,提着裙角就奔了出去,很快的顺着那个她指过的方向,就渐渐的消失在了雪妮眼中,那速度,绝对很迅捷。

    “小舞,你要到哪里去?等等我……”雪妮回神,就准备开门下车。

    “雪小姐,这——礼堂那边还等着,你是不是……”司机拉住了她,眼光已然怪异到了极点,这新娘落跑了,要是这伴娘再不见了,那他这个司机下属就完蛋了,他可不想惹一,其他事他不管,但留个人解释是必须地。

    雪妮拧眉,司机的心思她懂,但是……

    “好了,开车,开车!”看了看小舞消失的方向,踌躇着,她最终还是按奈了下来,烦闷的挥了挥手。

    礼堂的门紧闭着,这是赫连修吩咐的,说是要给新娘一个惊喜,等新娘来才能开启,所以众人很识趣的在准备好的酒宴似布置的外面聊着天等待。

    一辆充斥着喜庆的奔驰车,就在这期待的时刻,缓缓的开近了,赫连修微微一笑,站在了礼堂大门中间,小腾这当伴郎的陪伴在一起,其它人群也安静了下来,祝福似的看向了那辆喜车。

    车停,雪妮走了出来,站着下意识的挡住了里面,看着来接车舞爸爸不有些郁闷了,由父亲亲自把新娘送到新郎手中,这是常事,可现在雪妮哪里来人给他送?

    “雪妮,你站着干嘛!让小舞出来啊!”舞爸爸疑惑,看着久久不动的,还挡着视线的雪妮茫然了。

    “越叔,不是我不想交,是,是小舞跑了,我到哪里去交人啊!这况你看……”雪妮压低了声音,凑近闷道,她瞅着那不远处站着的赫连修,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这新娘甩下新娘,连影子都没见,就跑了,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耻辱。

    雪妮尽管跟赫连修不熟,但那也不可能落井下石的开心,毕竟她也知道那个男人对小舞是真的好,她可没这么没心没肺!

    “什么?跑……”舞爸爸诧异,差一点下意识的惊喊了起来,可很快速,他又压下了声音,问道:“跑了?不是吧!她到哪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我跟她说我看到了大哥,是好象看到了,后来,一转眼,我还在说话,小舞就快速的下了车跑了出去,我连追都来不及去,哎!越叔,你说现在这么多人,这事怎么办?”雪妮低头无奈道。

    “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要老实说了!我想小赫应该会理解吧!哎!这事真是——”舞爸爸摇头不知该说什么了,他的女儿,他一向持支持态度,他也以为她选择定了。

    可想不到,现在都到婚礼点上了,竟然又变卦了,这其中的猫腻意味,似乎太浓了。

    但现在无论如何,也待不得舞爸爸多想,事件还是要说的,毕竟他们交不出人!

    沿着那红地毯,迎着那众人怪异的眼神,舞爸爸很无颜的走到了赫连修边,面容明显的能看出一丝歉意:“小赫,那个……”

    “爸,你有什么就说吧!没事的!”赫连修深吸着气,微笑道。

    其实他从一开始看见雪妮和舞爸爸低声交谈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现在那个影没出现,那感觉更浓烈了。

    但,他不愿相信。

    “嗯!小舞不见了!”舞爸爸讪然,声音压制的很低,尽量的不让别人听到。

    小藤诧异,眼光不定的看着旁的赫连修,他这个做弟弟也不好说什么了,他老姐,他都不知道她搞什么鬼,这变卦变得似乎有些太快了吧!

    “哦!没事,反正我们也结婚了,就差一个婚礼了,什么时候办都是一样的!她如果是有急事的话,不要紧的!”赫连修声音有些颤抖了,但他却依然尽量的保持着微笑,他不想相信她真是不想结婚而离开,他宁愿相信是她有事。

    “小赫,雪妮说她好象看见小夏回来了,小舞应该是去……”舞爸爸沉声说道。

    事总是要说清楚的,他觉得还是不要有欺骗为好,可出乎意料舞爸爸意料的是,赫连修听到此话,面容上的震惊竟然在这一刹那多过了心痛。

    “爸,您说什么?他回来了?”

    “嗯!好象是!”舞爸爸愣愣点头,不明白赫连修那么惊讶干什么,就好似如同见鬼了一般,当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那夜,那个男人在他们眼中已经死了。

    死了的人要说复活了!

    是人都会难免的不可思议!

    三年了,三年那个男人都没回来,这一刻竟然奇迹的出现,很难让人相信。

    “爸!不好意思!我想离开一下,麻烦您跟其他人说一声!”

    震惊是震惊,但过后,便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很痛,很酸,又很复杂。

    赫连修强笑着说完,就径直根本没顾及众人的视线离开了这里,就连想喊住他的璟雯,他都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不停留的,边走边拿出了电话,大部分人都没人知道这为什么。

    诡异的婚礼,没有新娘出现,新郎随后走了,只剩下了一干茫然不明所以的群众。

    舞爸爸谎言般的解释是必须地,但这场婚礼,他和雪妮都知道,也注定了种种猜疑,注定了会成为别人饭后谈论的八卦,会越传越邪乎,恐怕赫连集团这耻辱名头是免不了了。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