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夏之爱,痛之深(2)

    ——

    翌

    第八天无的到来,时间就似那永远把握不住的风,总会流逝。

    一百岁,八天到,便已老到了极致,比之昨天九十岁的时候,还要老迈,肌肤干枯得就如同那枯萎的树枝,皱皱洼洼,很是难看。

    雪白的头发,散落在枕间,更证明了一切。

    “夏怪物,夏怪物……”

    徒然,一声沙哑的呼唤从小舞的唇间流溢而出,她伸手想抓住什么,下意识的想抓住,可手落,边却已空落。

    睁开眼睛,愣愣看着边原本应该有的影,沙夏从来都是一直陪着她,直到她醒来,但现在入眼的却是空,没有了男人的影,连一个影子也没留下。

    她昨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她梦见沙夏离开了她,不再要她了,就象其他人一样,看她的眼神是怪物,他抛弃了她。

    让她很伤心,也很害怕。

    可,现在,看着无人的旁,却是似乎在证明着梦已成为了现实,小舞睫毛轻颤,浑浊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想起,却又无力到了极致,老迈的触感好象已经弥漫到了她的骨髓,动一下就会很难受,很无力。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伴着开门声而来,小舞想要移动的躯不一怔,下意识的以为是沙夏,可抬眸望去,却一瞬间又失望了。

    这进来的人,她以前或许可能高兴,或许可能希望。

    但现在,在相处了这么多天,开心了这么多天,只有沙夏的陪伴时,心,明显的倾向他,或者应该说把以前不敢和压抑的感觉放任了出来,毫无顾及的,沁满了她的心。

    赫连修眸子微动,那一抹很轻微的失望之色,他扑琢到了,但知道小舞即将要死的他,却无法也不想去询问什么。

    端着一杯,还有一盘点心,赫连修轻放到了边矮桌上,把小舞扶起来之后,才再次拿了起来,微笑道:“吃早饭吧!”

    “嗯!谢谢!”小舞没有拒绝他的喂食,毕竟她已经老得很难动弹分毫了,但心依然还是失落着,她想见他,她骗不了自己的心。

    可,别人走了,她又能怎么办?

    她找不到,也无法去找,或许这样也是最好的!至少不用看见她的死亡。

    而赫连修为什么会想通,来照顾她,她也不想再问了,某种东西其实不会问太清楚,也没有必要。

    因为,在死亡面前,说什么都是废话,更何况当某人变得在她心中不再那般重要,不再那般是唯一时,一切也是不用那么在乎的。

    也或许,她心中一直以来就只是那个影,只是她不敢承认,不敢去相信,在压制而已,或许是这样吧!

    天的花朵,很美的绽放着,风也很柔和。

    吃完饭后,赫连修应小舞的要求,把她抱坐到了轮椅上,推了出去,静静的陪着,看着这栋别墅里的花园,晒着并不灼的阳光,安静的,无话的。

    没人知道,在远远的地方,有三道影,也是静静的,她呆多久,他们的目光就随着到多久,一直随着,遥远的看着。

    这相识不相的见,就这般在同一片天地下,在同一个城市,看着同一轮明

    这一站一坐,就是一天,就连吃饭,也没有移动!

    赫连修也是默默的陪着,这是最后的一天,他心中或许暂时有些事不一定瞬间就可以放下,可这个女人,为了他如此,他凭良心,也无法再同恨了。

    他想象不到,当来时,第一眼看见那熟睡老迈时那种震撼,或许当沙夏解释时,他有过不相信。

    可,就在那一刻,已无法不去信,因为那是事实,摆在眼前。

    但,他已什么都做不了,唯一的只能是陪伴。

    那个男人,他不知道他什么心,反正他也不想去管了,连自己都顾不了,还能去顾什么呢?

    当夜幕降临,小舞老迈的体已越加的不堪,但那浑浊的眼中,却是有着淡淡笑意。

    与其痛苦的死去,不如开心的面对,或许就是仅此而已吧!

    “修,月色很美啊!”沙哑低沉的音色,沉静了一整天,小舞终于说了这第一句,看着那天空,难免的有了一丝留念。

    从落看到月升,这是最后的景色了,明天的太阳,她见不到了。

    12点过后,一切就将终结,快了,一切都快了。

    “嗯!很美,你只要闭上眼,明天也会是同样,听过么?一眼一万年,一睁一闭也可以是永恒,会更好!”赫连修微笑,扶着她的肩膀,望着同一轮明月轻声道。

    “一眼一万年!”小舞淡淡的笑了,他的话跟沙夏的另一句话明天会更好,似乎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是安慰。

    可,谁都知道,没有明天。

    但,她不会去道明,也没有人会去道明。

    “修,我想睡了,好累!”

    时间如水,小舞静静的无力的闭上眼敛,一股浓沉的倦意席卷而来,弥漫过所有思维,月光照耀在她脸上,皱折的,暗淡的,但那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却是有着凄美如花的意蕴。

    风吹过一地落叶,拂过她的白发,赫连修深沉的吸了一口在感觉上已冰凉的空气,抬起手,看向那时钟,无的,没有回旋余地的,它指向了11点59分,一分钟,只有一分钟了。

    而她将要离开,留不住。

    “睡吧!醒来就好了!”

    声音颤抖着,这到底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自己,已经没人知道,她没有了回应,似乎就这样静静的睡去了,不同的是,永远都不会再醒来。

    ‘咚’‘咚’

    客厅里的大时钟,12点的钟声无的响了起来,一声又一声,重重的砸落在所有人的心间。

    她的手渐渐的软软滑落,头偏倒着,眼敛紧闭着,了无生息。

    死亡倒计时,到现在才是真正的结束。

    没有哭泣的,没有吵闹的,就这般安静,宁寂的走了,甚至是带着微笑的。

    赫连修也深深的懂得了,她尽管遗憾,也没有后悔的心理,而他却开始后悔了,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买,可换,那么他真的愿意,无论付出什么。

    欠她,那是,那是生命,还不清了!

    他第一次后悔,也第一次那般想要为她做什么,可却没能力!

    他原本讨厌的东西,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从没有过的想要,那是力量,想要有能让她复生的力量——

    …………

    “走吧!记得别再那么懒了,修炼一下,你们会恢复如初的!”另一处遥远的地方,沙夏默默的看着那静去的影,轻声对旁两小家伙说道。

    九尾和奥滋,要不是在大战时被殃及池鱼,陷入了沉睡中,醒来以后,就一直伤没好过,才导致他们长不大,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或许会更象正常人。

    不过,只要好好修炼,或许困难,但总会好的。

    “爹地!”

    “走吧!已经是最后一刻了,去吧!记得我的嘱托,只要暗暗的看着她一就行了,其他的时间,你们就安心的修炼吧!”沙夏垂下眼眸,用影掩去了不舍,不忍去看两人,其实,他又何尝想这样?

    他舍不得她,舍不得他们,舍不得好多好多!

    可却无法了,早就没办法了,也早就决定!

    他会——

    他的女人,他负责!

    “爹地!”九尾和奥滋鼻尖一酸,这些子以来平静的他们,终于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狠狠地的扑到沙夏上,泪水再也忍耐不住的流下,他们几千岁的一对的妖魔,此时,哭得就如同那孩童,毫无顾及的宣泄着所有的不舍,所有悲伤,还有想念。

    他们的泪浸湿了沙夏的衣角,白衣染上了暗黄,湿湿的,酸酸的,他眼中闪动着晶莹,听着那哭声,突兀地重重的拍在了两小家伙的背上,就如同一个严厉的父亲一般,厉喝道:“哭什么哭,几千岁了,象什么样子,妖魔的脸都拿给你们丢光了,以后别对别人说我当过你们的父亲哦!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爹地,爹地,我们就要说,我们有个很强大的爹地,他是所有天使的头,他能让所有妖魔战栗,他是米迦勒,米迦勒……”

    他的话一落,两小家伙好似哭得更凶了,泪流如柱,似乎要把世间所有的悲伤都哭出来,话语也如同孩子,但那心却能让感觉得出他们的自豪,还有

    沙夏沉默了,躯不由自主的轻颤,深深吸气,他语气变得温和,轻轻拍了拍他们的背部,温和劝解道:“九尾,奥滋,看看时间吧!拖久了你们的魔王妈可就没救了,爹地,爹地还要去拿回属于自己的力量呢!是要时间的!乖,走吧!别哭了!”

    九尾和奥滋眸子一敛,小拳头紧紧握住,他们也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很没用,要不是他们力量低微,也不至于要爹地去做了。

    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爹地,保重!”

    一步三回头的,两道影良久才慢慢的消失在了这片天地。

    夏之,痛之深,他们谁都明白。

    但,某些事,却是必须的!

    天地法则很公平,公平得近乎无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