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死亡倒记时(3)

    ——

    第三天,小舞已变成了五十的模样,略微近了一些老迈,肌肤皱折更加深了,就连化妆品也无法再去遮盖那么好,不过,他不在意,而她也不在意。

    商场中,两道对于别人来说很不协调的影,手牵着手,穿梭在其中,没有顾及的,很开心逛着。

    今天小舞想逛街,如少女一般的逛街,买买衣服,吃吃东西,仅此而已。

    “夏怪物,好不好看!”换了一件合的t恤衫,小舞转悠在落地镜旁边,微笑问道。

    “嗯!很好看!”沙夏点头微笑回应,他的上也是同样的t恤衫,看似就象侣,其实,这也原本就是侣衫。

    “哼!”小舞撇嘴,不准备选了,她每次问沙夏都说那几个字,要不就是好看,就是漂亮,她想她如果穿一件破烂装,他很可能也是一样的回答,问了等于白问。

    小舞真怀疑,这丫是不是没欣赏能力了?

    “呵呵!小姐,这叫人眼里出西施!”柜台小姐微笑着说道,虽然这两人年纪她看起很不和谐,但在这社会也多了,所谓见怪不怪,主要是有客户买东西就行,其它,她管不着!

    小舞挑挑眼没有说话,可心却怪异的很暖,柜台小姐说的话,她知道并不真心,但沙夏确实,她已经懂了,在他眼中,似乎自己永远的最美,这点连她也不能否认,她能感觉得出。

    没有再换,付了钱,两人就穿着这一侣式t恤衫,走出了这家店子。

    一整天,他们都在逛街,累了就坐着休息一下,很少停止,吃了很多她以前没吃过的小吃,衣服倒是只买那一件侣衫,一起很快乐的拍大头贴,无所顾及的去游乐场,就象学生一般,就象两个大一头的小孩子。

    仿佛间,回到了那纯真的年代,没有纷争,只有快乐,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去顾及,童年,最开心的年纪,尽管他们不是。

    夜色降临,一道了无人烟的巷子里,两道影迎着昏暗的路灯,手提着东西,吃着冰激淋,一步一步的行走着,拉下长长的影子,他们走得很慢,就象散步,满脸都是笑容。

    “让开,让开!”

    突然,一道急促的喊从背后响起,叮铃铃的铃声也随之入耳。

    回头,那是一个中年男人,骑着比较破烂的自行车,好象很急的样子,拼命似的在喊他们让开。

    可是,却已来不及,小舞只感觉手被一扯,拥入了怀中,冰激淋已掉落在地,随后一阵乒乓声便响了起来。

    小舞看到了,那是被沙夏用脚踹的,也是,如果不这样,受伤的就可能是他们。

    “靠,怎么这么倒霉!”

    中年男人咋呼着起了,看了他们一眼,却好象来不及去责怪似的,把自行车扶正好,就想离去。

    “怎么?撞了人就象走么?”

    说时迟,那时快,沙夏一个闪,已到了他面前,扯着他的手臂,很是彻的眯起了眼。

    要不是他,他的宝贝就被撞到了,这被催化而老了的年纪,她的手也迟缓了许多。

    对他来说不可饶恕。

    “你想怎么样?”中年男人扭头,染了怒色的面容,却更多的是焦急,说着话还时不时的往后面看去,就好似在躲避着什么。

    “夏怪物,他好象在躲人呢!”小舞走上前,用很有待琢磨似的眼神观察着中年男人,按她的想法,这不是被人追债,就是小偷或者抢劫犯,要不就是混黑社会的,这种在所难免。

    沙夏挑眉道:“亲的,我看我们还是说说怎么处置好点吧!”

    小舞转神,收回眼神,很和谐的笑了,沙夏的意思,她当然懂,看那险的眼神,就知道!

    中年男人心中一惊,想开跑,却又无法脱手,那扼住他手臂的手掌就似生了根一般,扭动不了分毫。

    想打人,可他却从来都打不过别人,十次被虐十次,这是他的经历。

    所以,现在他根本就没再想过还手打人什么的,看着两人彻的笑容,他一点点的越发下沉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别动手,我给你们钱,赔你们!”

    中年男人颤抖着,就往衣服兜里掏,可因为慌乱,一个不慎,一个钱包便掉落到了地上,入目的照片,却不是他本人。

    沙夏挑眼和小舞对看了一眼,看这况,他们终于可以肯定,这丫不是小偷,就是抢劫犯。

    当然,他们没那么好心要去抓这些人,可谁叫这不长眼,差点撞到他们了呢?

    “夏怪物,其实吧!他可怜的哦!”小舞眼中流露出了怜悯的神色,但中年男人一怔之下,还来不及多想这话,或者感慨什么。

    ‘砰’

    随着话落,小舞一个背拳,就打到了他眼上,立即眼眶乌青,成了一个单眼熊猫。

    “你,你们……”疼痛突袭,让中年男人气急了,但他话没完,却又被另一只手打中,单眼成了双眼,国宝熊猫更象了。

    “是很可怜,那你说怎么办呢?”打完人,沙夏似乎在思考,看起来还真象那么回事儿。

    ‘砰’

    小舞又一拳落下,这次是鼻梁,鲜血顺着流了下来,她蹙眉琢磨道:“这个是个问题,慢慢想吧!”

    “嗯!也对,不过,亲的,你手上染血了!”沙夏瞥着那一抹嫣红,随手过去,一巴掌扇在了中年男人脸上。

    中年男人这一来一回,是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脸已经高肿了起来,头也几乎晕晕的,只是,这两人,他无语了。

    这到底是在琢磨怎么处置他呢?还是已经在处置了?

    天啊!他觉得,他自己真是遇到两个疯子。

    “啊咧,是哦,好恶心哦!”小舞拧拧眉,很嫌弃的在中年男人上抹了抹,接着又落下一拳,在他的下巴上。

    “两位,你们……”痛呼一声,中年男人郁闷到家了,哭无泪的望着两人,可结果又是被无视的份。

    “那算了吧!我看我们就别处置他了!反正也想不到好办法,是吧!”沙夏微笑,转,拣起了一根小木棍。

    “别,别……”中年男人惊恐了,可话还没说完,啪嗒,沙夏手起棍落,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这下,可算真晕了。

    坐在自行车上的躯,就这样直的倒了下去。

    “夏怪物,手手打痛了哦!”小舞可怜西西伸过手,很孩子气的凑到沙夏面前,连看都没看地上的中年男人一眼。

    要是中年男人没晕过去,恐怕听到这话,必定会被殴到吐血,这两说着不明的话,揍着他,竟然还喊痛。

    装神装到这境界,高手是也。

    “不疼不疼,我吹吹就不疼了!”沙夏呼呼的在她手背上喝了几口气,似乎不也觉得恶寒似的。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就在这时,两道影由远至近的奔跑了过来,一男一女,看似是老夫妻似的,他们一走到两人面前,就看到那倒地的中年男人,还有地上的皮夹。

    男人连忙拣了起来,女人看了两人,却是点头道谢起来:“谢谢你们啊!好人啊!”

    这是他们一家的刚取不久的钱,要是没了恐怕就完蛋了,失而复得,女人难免激动了些。

    沙夏和小舞对看一眼,无话可说,他们不是想帮忙的说,只不过想玩人而已的说!

    女人激动的了好一会儿,拼命的说着感谢的话,而男人在一旁,眼中也满是感激,直让他们两人心中升起了尴尬的意味,才停止,转离开。

    这一对老夫妻走后,沙夏翻了个白眼,无语了,小舞也蛮尴尬的,做了一回小偷英雄,却是莫名其妙的说,很汗颜啊!

    “夏怪物,你会骑脚踏车吧!”小舞不对那事做评论,看了一眼那剩下的破烂似自行车,心中有了想法,这样的空气,坐着这车,尽管破烂了些,但似乎另有一种风味呢!

    “上车吧!”沙夏莞尔,径直跨坐上了那破烂,她的要求,他能做到就不会拒绝,虽然骑这破烂有点囧!

    小舞眸光微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坐到后面,环住男人的腰际。

    “走咯!”

    一声吆喝,自行车慢悠悠的行驶了起来,吹着不冷风,男子微笑着说着话,女子轻靠在他背上,感觉着那暖心的温度,气氛说不出唯美。

    某些时候,或许并不需要华丽的东西,就很平常的。

    就似这个破烂的自行车,两人靠着,慢慢的行驶着,吹吹风,也是一种别样的风

    会很暖心,会让人感觉很幸福。

    小舞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环着沙夏腰际的双手,越发得紧了,安静的靠着,听着他说话。

    她没感觉过,从小都没感觉过,有象此刻一般不舍。

    是月色太美,还是气氛太浪漫,或者是只有他一人愿意陪她。

    她不知道,也不想思考。

    只是,不可否认的,此时此刻,真的,真的想就这样,这条路永远都不要走完,就这样他骑着,她靠着,一直到永远,永远——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