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警告

    ——

    医院,是一惯的白色为主,洁白的单,洁白的窗帘,还有洁白的桌子。

    璟雯从楼梯上摔下来,倒是并无什么大碍,只是上淤青颇多,脚也略微有些骨折,多休息一下便会完好。

    赫连修一直陪着,陈叔也在送饭时来看过,他们说话也是寥寥无几,赫连修仿佛间又变成了往昔那个冷漠到极点的男人,惜字如金,笑容也没在出现。

    那一切,似乎就象一场梦,梦醒就是现实,只是这场梦境,太让人心悸,也是注定的真实。

    “修,她,她……”吃着陈叔送来的清粥,璟雯颤抖着,望向赫连修的眼神,依然的有恐惧在徘徊,那如鬼的景,在她脑海就犹如那死神,让她害怕。

    “没事了,她不会再出现!”按上璟雯的手,赫连修平淡的说道。

    璟雯眸光微闪,轻点头,低眸继续喝粥,但那微颤的躯,显然对那事仍旧心悸着。

    赫连修没有说话,璟雯需要时间平复,不象他很早很早就知晓这些,对于他来说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恨,恨而已。

    他多么想杀掉它们,可明明有一个在眼前,他却没下得去手。

    想起来,他几乎想发笑,这场恋真的让他想发笑。

    上了一个他恨着的东西,这是多么可笑的事,可笑啊。

    拳头微握紧,赫连修嘴角不扬起一抹自嘲,只是片刻,他又沉静下来,依然的没有绪波动,快得就连璟雯也没有发觉。

    “修,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我想回去!”默默的吃完粥,璟雯抬眸询问,在这医院,她总感觉混不自在,或许是因为那个鬼一般的女人,让她不想再呆在这种充斥了死亡的地方,这里她觉得可怖。

    “想回就回吧!我去帮你办理出院手续!你收拾一下!”赫连修看了她一眼,没有反驳什么,转出门。

    璟雯的心理他很看得出来,而原本她也没什么大碍,出院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这件诡异的事,也是没多少人知晓,毕竟某些事是不能乱传的,陈叔他们也清楚。

    赫连修走后,璟雯也很快起-穿衣,开始收拾东西,东西其实并不多,很快就可以收拾好。

    只是,璟雯感觉自己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着,尤其现在还剩下她一人,看着这蕴白的地方,她就感觉森。

    徒然,正当璟雯刚要收拾完,一声声轻微的脚步声却是突兀的由远至渐,从她背后响起。

    “修,你怎么……”

    手一顿,璟雯下意识的以为是赫连修回来了,虽然回来得似乎有些太快,但她却是没想那么多。

    可,在她转间,却不由的怔住,一道迥异的影闯入了她的眼敛。

    沙夏带着温和的笑容,一优雅,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显出几分肆意,见璟雯转,他轻轻一笑,道:“璟小姐,好久不见!”

    有半个月了吧!似乎!

    璟雯眸子微闪,平静下来,对灵异事件,她虽恐惧,但对人她还是不怕的,不过,沙夏前来,她下意识的感觉来者不善。

    “你来干什么?”璟雯冷喝道。

    沙夏莞尔,随意的走上前,修长滑过原本璟雯准备收拾的水果刀,那刚硬的材质,亮晃晃的弧度,是危险与美丽并存的东西,少许,他才缓慢道:“你知道你有件事做错了么?”

    璟雯蹙了蹙眉,没有回答,这男人,她现在感觉好象有点奇怪。

    “你不应该去管小舞的事,更不应该去伤害她!”沙夏笑容一敛,眼底掠过一丝戾气,突兀的上前扼上璟雯的手腕,水果刀紧随着抵达到了她的喉咙间,只要轻轻滑动,那柔软便会撕裂。

    小舞用生命换来的东西沙夏不会去动,但璟雯就不一定了,虽然她或许不是故意的,但他也不许,不许她在某种意义上伤害那个人,决不许。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跟她是一伙的对不对!”璟雯躯一颤,她回过神,看着那俊美的容颜,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应该说不是笨蛋也能看得出来,虽然不能明确,但听着话,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早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是人。

    或者说,他,也不是!

    念及此,璟雯潜在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她很想淡定一点,不去那么想,可却又控制不住,躯僵硬住,她指尖颤抖了起来。

    ‘嗤’

    沙夏唇微扬,天使的面容变得邪魅,手间的水果刀,轻轻一动,在那白皙的脖颈,立即出现了一条细微的伤口,不至死,也不深,却能让人感觉到痛。

    璟雯紧拧起眉,脖子上是冰凉的的触感,沁入肌肤的疼痛,颤抖着,但一到这眼前的也可能不人时,她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再加上那抵着她喉咙的小刀,那是拿捏着她生命的东西,她怕,怕一开口就会被杀死。

    暂且不说沙夏是否是人,璟雯能笃定的是他不会手软,他的狠辣,她也见识过。

    死亡的影,顷刻间布满了她的心间,僵硬着,颤抖着,唇间却不敢发出半声。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突然,一阵脚步声在外面回了起来,璟雯心一怔,不敢扭头,却似乎找到了救星一般,面容略微平定了下来。

    她知道,一定是修回来了,这么久,他也应该回来了!

    沙夏眉头微微一挑,抓住璟雯的手,把水果刀兀地放到了她的手中,他嘴角又是那种邪肆到了极点的弧度,在他那如天使的容颜上,明显的不符,却又相当和谐。

    “记住,别在去管她的事,否则就算我不在了,你也逃不掉,不想死,就给我安分点,璟小姐。”

    下一刻,不见沙夏有什么动作,只是背了一下手,便凭空的消失在了原地,至少璟雯看不出来他怎么做到的,但这一秒,她也真正确实了,沙夏不是人,不是。

    人不可能做到凭空消失,这是常识!

    心一阵阵颤抖,璟雯面容染上惊惧,前后她就见到了两个不是人的东西,只让她感觉这世界简直太灵异了,可怖,说不出的可怖。

    “你怎么了?走……你这里怎么回事!”赫连修走进门,原本要说的话顿住了,看向那殷红的鲜血,疑惑了。

    “没,没怎么,我自己不小心划到了!好了,修,我们走吧!我想回家!”

    经过这些事,璟雯是半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也不管赫连修信与不信,她拿起包包,就径直的拉他出门。

    她不敢说那些事,确实不敢,想起那鬼一般的东西,就会让她胆战心惊。

    她希望远离,远离,再也不要遇到!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