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着魔

    ——

    寂静的夜,音乐一遍遍在回,充斥着浓沉的凄美色彩。

    徒然,手机玲声突兀的响起,那原本的旋律也因此而嘎然终止,接了电话,只是片刻,沙夏的平淡面容已变得沉。

    转出门,劳斯莱斯silver ghost在黑夜滑过一道急速的弧度,急驰而去。

    明暗参半的路灯透过窗户,在他脸上印出了些许森然,他开车的速度很快,没有顾及,就算被后交警追逐,也没有停止的倾向。

    在远远见到广场上的两道模糊不清的影时,他才突兀的刹车,停在了路边。

    下车,沙夏以急快的速度奔向广场,其间,他手中一道符咒骤燃,犹如星火之光,紧跟着刹时在临近数米远的距离,他的影突兀的消失在原地,就似那凭空消失一般,却无人发现。

    也在这当会儿,他停车的地方,追赶来一辆警车,可在那交警下车查看时,那名贵的劳斯莱斯silver ghost内已半个人影都没有了,环目四顾,也不见其人踪影。

    诡异,这算是这交警遇到的最诡异的事了吧!

    另一处空间,四道影交错,满天光芒不断的闪耀着,铿锵之声更是不绝于耳的响彻了每一个人的耳际。

    战场,这是一个厮杀的战场。

    沙夏眸子微眯,半空中两道影,却突然被狠狠的接踵打落在了他的脚边,尘土飞扬,痛呼声骤响。

    入眼的是两小家伙狼狈不堪的型,九尾那绿色的瞳孔内,明显失去了些许光彩,那九条漂亮的尾巴犹如刺猬一般竖立着,形成了蓄力待发之势。

    奥滋蓝色的眸子,一片漆黑,双爪也是微微颤抖着,而他指上尖立的弧度,却有坚定异常,那是决不妥协的意念。

    “爹地,你来了,太好了!”

    两小家伙抬眸望去,满脸转化了喜色,就似那冬雪化般的开心,他们说实在的确实很郁闷,阻挡得十分吃力,完全就是被虐的。

    还好他们连布置了结界,否则这凡人看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而他们的魔王妈更可能也会遭毒手。

    “真是废材!”沙夏睨了两小家伙一眼,默然的说道,打击是全然不留面。

    九尾和奥滋脸一跨,有些尴尬,但也非常无语,话说他们原本力量就低的说,不然千年前的大战,也不会少了他们了,尽管也被殃及了池鱼。

    “爹地啊!你别挤兑我们了嘛!还是快点把那两混蛋搞定吧!我们结界快要被破了啊!”九尾郁郁说道。

    “行!”沙夏嘴角一弯,看着两小家伙掠过一丝彻的弧度。

    灭魔,怎么能让他们闲着呢?

    九尾背脊一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上升,奥滋同样心一抖,下意识的退后,而他们却无奈的半点来不及,一道金色的粉末,飞扬着就直面的袭卷他们全

    鼻尖一呛,他们翕了翕鼻子,张口刚要询问这什么东西,可下一刻,只感觉子一轻,有一只大掌把他们提了起来。

    回头,那是沙夏满是笑容的脸庞,‘嗖’,瞬间,他们体直的滑着诡异的弧度,被丢了出去,迎面朝着那两个雾影卷席了过去,就是投篮一般被仍出去,不同的是这投篮还是曲线的!

    “啊!爹地,你太腹黑了!”

    他们终于知道这什么东西了,魔金粉,一触全魔力便会暂时消失。

    可,为毛这样啊!o(╯□╰)o

    两声大叫滑破长空,‘滋’‘滋’球炸弹般的触碰,那两道雾影眼露着惊恐,却是怎么躲也被击中了。

    顷刻间,坠地声骤响,四道人影落地,声,刹那寂静了。

    沙夏唇微扬,快速的一个闪,上前狠狠扼住了两道已被制了魔力的雾影,眸中森光一**的溢出。

    “爹地啊!我们的结界!” 九尾抬头郁闷说道。看着那马上就要消失的波纹,抑郁不已。

    他们也被魔了,这结界也完蛋了!

    腹黑鬼啊!悲剧!

    “走!”

    声落,在那结界消失的刹那,里面的影也全然的快速的消散在了原地。

    广场内。

    轻抚着那清澈的圆形池子里的水的小舞,却在这一刻,躯兀地顿住,蹙了蹙眉,扭头看向了那原本的结界之地,可,看了半晌,却是半点都没发现异常。

    奇怪的感觉,不由的布满了心间!

    “怎么了?”赫连修疑惑着顺着视线看了过去,只是一切都似乎很平常,行人侣,没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小舞摇摇头,回神,其实她也不明白,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好象有熟悉,却是不能明了,可是,她想,她或许感觉错了吧!

    赫连修狐疑着,但也没多问,微笑道:“那许愿吧!”

    小舞点头,掏出了一个铜钱,闭上眼眸,脸上也溢出了笑容。

    这许愿池,听说很灵验,这也是她还在生前想来看看的,或许不一定能得偿所愿!

    但许一个心愿,也是一种寄托吧!

    “好了,我们走吧!”

    铜钱落入池子沉没,小舞微笑着,看向赫连修,淡淡的笑容,犹如那暖花开般暖心,赫连修眼眸微动,没有询问她的许愿,伸出手牵上了那小手。

    小舞微怔,却是没有反抗,轻笑着,两人就如那平常的侣一般,手牵着手,在明亮的路灯下,拉下一幅唯美却平淡的画面。

    或许两人之间没有其它,也没有明言什么,但在任何人眼中看起来,却是那般的幸福,也那般的刺眼。

    不远处的一家早已关门的黑暗商店里,一道悲伤的眸光,犹如穿透了世间的凄凉,卷席着,蔓延着,让他边的人似乎也能感受到那股浓沉的气息。

    ‘滋’

    烟子冒起,沙夏手中扼着的雾影犹如空气一般,从他手间消散,生命,从至真正的飞灰烟灭。

    九尾和奥滋咽了口唾沫,毛骨悚然,他们爹地很恐惧的说,那是漠视生命的气息,就似那在看蝼蚁的神灵,没有怜悯,会沁心的让人背脊发冷。

    雾影眼中恐惧加深,看着同伴的死亡,心也不的发起抖来,想说话,却被扼着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恐惧,一点点蔓延在雾影心间。

    沙夏扭头,湛蓝的眸子,掠过森,他手间一松,雾影落地,便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对男子的力量,他看起来已心悸到了极点。

    除魔师,有这么厉害的,是他想不到的。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么?”沙夏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线,看着那不断颤抖的雾影,眼神是漠视一切的神蕴。

    雾影立即摇头,他不知道,却也不敢有一点怠慢,他还不想死,这是肯定地!

    沙夏眸光深沉,没有开口,徒然一道符咒,从他挥手间,快速的打入了雾影上,刹那犹如跗骨沉入雾影体内。

    “这,这是什么东西!”颤抖着,雾影看着自己全,越发的恐惧了。

    “放心,还死不了!不过,如若你不照办,那就说不定了,不要怀疑!”沙夏手间一动,同样的符咒轻微的打在奥滋上,没有入体,却立即在表面溢出了丝丝火光,那是似乎能燃烧尽一切的火,雾影感觉出了那种力量。

    这只是一个示范,雾影清楚。

    可,奥滋悲剧了,痛呼着直跳脚,火是没了,却在肌肤上形成了一片灼烧痕迹,痛,沁心的痛。

    九尾狠狠的退了几步,口水拼命咽,沙夏太腹黑了,她不想悲剧的说!

    “去,告诉想杀路西法所有妖怪鬼怪,如若敢再来打扰,就别怪我……”沙夏嘴角扬着笑,唇间儒动,最后的话说,却是无声的,但雾影听到了,却更加恐惧了。

    雾影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沙夏,就似见鬼了一般不可思议的看着,只是他的影却是消失的越加快速,逃,也是他唯一的想法,恐惧,那是真正的恐惧,让他不敢再留片刻。

    那是他不可能抵抗的人,不可能,就算是他们的魔头都不可能。

    这个男人是……

    别墅。

    夜色渐晚,临近12点。

    所有人都已睡下,小舞如常的偷偷进入赫连修的房间,为了输入魔力,她能感觉得到,那隐藏在自己体里的,她所不能超控的力量在消失,随着每天的输入而一点点的在消失。

    魔尽,人将亡,已注定。

    拖着苍白的脸返回房间,一切还是一样,疼痛,红眸,所有都没停止,只有她一人,一人承受着,坚持着。

    信念便是她的支柱,她会让他好好的,好好的……

    外面花园草从中,小舞却不知道,从来不知道,有三人一直陪着她,默默的远望。

    沙夏躺在地上,望着苍穹,黑夜依然那般美丽,唇间的歌声很小却很动人,很血却很悲凉。

    “爹地,又在唱什么啊!”

    “好象是着魔吧!哎!别管了,继续睡,睡……”

    睡在旁边的两小家伙,懒懒的嘟喃着,又陷入的沉睡,魔力的消耗,真是让他们累了。

    这片小天地是沉静的,只有那回的轻轻歌声,着魔,一首很血的歌,男子唱出了却是凄凉。

    “一瞬间,法则颠覆,我是谁,谁使我心魔乱舞……

    一滴泪,在半路回头,我只有,战斗,战斗。

    满天星,在坠落以后,我祈祷,别走,别走。

    那温度,已无法保留,已经,冷透,冷透……”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