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遗物?

    ——

    书房。

    宁静的气息围绕着,许多书籍物品整齐的摆放在架子上,一张书桌,一掌台灯,几副字画,布置简洁而大方。

    小舞微笑着,缓慢的推开了书房大门。

    那张纸条说,让她去书房等,他说有东西送她。

    其实,小舞觉得东西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那份心意,那会让人感觉似乎在生命注定的总结时,也能有暖暖的人,这是怀念的。

    死亡,注定的结局,总是会这般怀念很多东西,尤其是各种意,不再想斗,也不再想争,只是想安宁过。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意也善,就是这个道理吧!

    扫视着这一片充斥了书香之气地方,小舞微微一顿,走到一处,那里不知是什么人所为,或者是自己掉落,在地上有一个很小的陶瓷雕相,可现在却是成了一地碎片,在这整洁的地方,可谓是十分的刺眼。

    弯下腰,小舞就准备把它拣起来,然而,徒然,她刚拾了几个碎片,门便被突兀的推了开来,抬头,两道人影已站在了门口。

    一高贵的衣裙,把璟雯玲珑有质的曲线衬托得完美,她眸色看着小舞似乎有着诧异,可她嘴角某种若有若无的微笑,却是让人不太明了。

    赫连修如昔,剪裁适中的衬衫西裤,黑色-惑包裹着的矫健形,冷中透着刚硬。

    小舞蹙了蹙眉,这景象,让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没等她多做思考,一道冷漠的声音已响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很冷的声音,没有太多感**彩,就似那个男子又回到了最初一般,他的眸光扫了小舞一眼,便立即定神在了一地的碎片上面。

    皱折加深,小舞抿了抿唇,有了一丝了然,但却没有准备辩驳。

    很快都会死去的人,不会再做一些无用的事,毕竟往后对活着的人并不会是很好!

    或许如此,有一点芥蒂,也是好事吧!

    轻垂眼眸,小舞没有回答,赫连修迈步上前,蹲下子,修长的手指抚过那已然成为碎片的陶瓷,仿佛是忘了一切,眼中闪动着深刻的悲伤,却是没有再继续那话题。

    璟雯眸子微眯,对于小舞的默认似行为,她虽然不明白,但总算是好事。

    “修,我说过别让谁都进家里吧!看看某些人,一点礼数都没有,总是乱闯,还打烂你爸爸的遗物,真是……”璟雯哼哼着,面容转尔已是义愤填膺的模样,看起来似乎还真象那么回事儿。

    恶人先告状,贼喊做贼,小舞今天总是见识到了,只是好象很多事已无所谓了。

    对于这不是她做的遗物事件,她也唯有在心中感慨一下而已!

    赫连修抬头,看向小舞,没有说话,眼光有些冷,寒若隆冬。

    小舞平淡而视,在这一刻,她却莫名的越加的平静,明知要死的人,或许就是仅此吧!

    两人默默无语的对视着,小舞什么也没有多想,脑海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可,赫连修的下一句话,却是不让她怔愣。

    他微微一笑,寒气已消散,看着她的目光是温和的,伸手抚上她的头,他没有责怪,却轻声安慰道:“没事,这东西应该可以修复回来,我等下出去问问就好了!”

    “修,那可是……”璟雯瞳孔放大,对于赫连修的话,明显的感觉不可思议,也确实,如若某些人或许真会因此而发怒,毕竟那是唯一的遗物。

    “遗物么?只是遗物而已,一个没有生命的物品,碎了便碎了吧!也不是一定不能修复!”赫连修柔笑,算是回答了璟雯的话,拣起一地碎片,他用纸轻轻的包了起来。

    小舞还蹲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那影,心中却是被一种甜甜滋味所弥漫,很暖心。

    原本以为会有责怪,至少或多或少会有吧!

    可,这个男人,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他有的只是没有明言的安慰,她能听懂,任何人也能听懂。

    要做到如此,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吧!她是这么想!

    救命恩,她不可否认,是该还,可能有着一个对她这么好的救命恩人,这点,在感觉上却是有着细微不同的。

    就等于某种东西,该还,但人的心中总会有不些不甘,可如果让一个感觉到了暖心,那自己的某种付出,仿佛间就会变得,变得感觉上越加的值得!

    “还蹲地上干嘛!”拿起包好的纸张,赫连修回把小舞抚了起来,好笑的点点了她的鼻尖,道:“我要出去一下,记得别在打烂东西了哦,有什么事,就找陈叔吧!”

    这只是一句打趣的话,没有其他意思,有的只是温柔而已!

    小舞眼光闪动,笑了,轻轻点点头,心越暖了。

    跟着赫连修出了书房,他的影便很快消失在了别墅内,璟雯望着他的眼光很奇怪,但从那回答的一句话后,她就至始至终没再开口,应该说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赫连修对小舞的包容,似乎是超过了她的预想。

    小舞看了一眼旁脸色难看的璟雯,抿唇微笑道:“璟小姐,其实你不用做太多无用的事!”

    璟雯扭头,目光一厉,小舞话在她听起来十分的刺耳,就好象是在讽刺她的失策一般,让她怒火中烧,她微哼了一声,冷笑道:“这一次算你好运,不过,你不要想每次都会如此,我跟修从小玩到大,不是某人想插足就能插进来的!”

    原本小舞就没打算跟她争,应该说争斗在生命面前已变得不再重要,听到璟雯这明显的自欺自人的话语,除了感慨,也没有了其它,怒气,更是不可能。

    小舞看着璟雯,依然笑得优雅,轻声道:“璟小姐,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用争了,或许有些话你不会明白,但你只要忍耐十二天便好了!”

    说完,小舞转而去,事,所有人都不会明白,而她不过是不想在要死之前,还不得安宁,只是不想,当没了她时,某人边没有陪伴,仅此,仅此而已。

    气氛寂静了下来,剩下只有原地璟雯奇怪的目光,不明所以的思绪,还有那轻微的脚步声,袅袅的回在平滑的走道上,渐行渐远。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