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真是个笨女人

    ——

    医院。

    此时,已炸了开锅,赫连集团等人完全忙成了团,只因为一件事,赫连修的尸体,竟然不易而飞,很难想象,谁会盗走一具无用的尸体。

    走道上,路过的病人全部都若寒蝉般的纷纷行过,那一排排黑西装人群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有点恐怖,再加上那一位面容沉到极点女子,气氛更是压抑到沁心的地步。

    “去找,都给我去找,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璟雯磨牙,狠声道。

    她真是快要气死了,一群人连个尸体都看不住,她真不明白自己请这些混蛋来做什么!

    还有那盗走尸体的人,也着实可恶,她都不懂,一个尸体到底谁会在意!

    要是找到人,她一定非趴了他皮,她不许,绝不许这种事

    一群人唇一抽,倒也不敢说什么!

    璟雯处于暴躁的边缘,他们理解,况且拿别人钱财,老板就是上帝,吼两句很正常。

    没有发言,他们纷纷快步离去,继续寻找。

    陈叔看了一眼,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理智全失况的璟雯,无话可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少爷的离去,他何尝不心痛,那是他一手带大的少爷啊!亲如自子!

    死亡,对于他们任何人来说,都是沉重的,如若可能陈叔真想用自己这把老骨头换回他的少爷。

    但,没如果,没有……

    一处了无人烟的草丛里,那里却是与医院相比反常的寂静,没人声音,就连虫鸣也被雨声而掩盖,整片天地在这里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雨。

    这里,地上,躺着一个俊美的男子,没有气息,那是死亡的证明,他旁是一个衣裳湿透的女子,雨依然在不断下,没有停止,就这样打落在他们上。

    渡说,要救赫连修,便要一生还一死。

    赫连修的体,凡体胎,不可能承受得了一次的灌输小舞的隐含魔力,因为路西法的力量,太过庞大,而只是她感觉不到,超控不了而已!

    三天之内,在赫连修灵魂没进轮回之前,用她隐含魔力灌输十二夜,第一次,不能太多,赫连修会苏醒,到了第十二天,只要她坚持,赫连修便会真正回归,真正平安。

    期间不能中断,否则两人都会灰飞烟灭,消散在天地间,就连轮回的资格也不再有!

    这是一种逆天之法,很公平,也必定要承受一些东西。

    “修,别担心,很快,很快你就可以回来了!”

    深沉的呼出一口气,小舞脸上掠上一抹笑容,却很坚定的伸出手,依照渡所教的指诀,快速做出了一种种晦涩难懂的指印。

    她一点都不敢放松和怠慢。

    捏诀也是危险的!丝毫不能错,不然也必定不得善终。

    手指在变换,一个个指诀虽捏得艰难,但小舞却很认真,随着变化,她指尖慢慢的弥漫出一丝丝黑光,比之黑夜还来得浓沉。

    小舞也第一次,在没变况,清晰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庞大,一个不慎好象就会被反噬,这就是无法控制的悲剧。

    眼光一敛,小舞面容越发的专注,完全不敢停滞,突兀地,她一点,两指交叉落于了赫连修宽阔平坦的额头。

    黑光,刹那已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流了进去,就象是灌溉水一般,那光,看起来很柔,但小舞知道那是危险的东西。

    时间似乎也在顷刻沉寂了,四周就宛如停止了一般,只有女子那默默输入。

    ‘滴哒’‘滴哒’

    小舞在收回手的瞬间,额头却是刹那密布上了一丝丝细密的汗珠,混合着雨水溢流而下,已让人分不清那是雨还是汗。

    躯直直的偏倒,小舞卷缩着子,她嘴唇已发白,紧皱的眉头,很显然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这是必定的事,魔力窜动,虽不至于让她死,但全都会如万蚁钻心一般疼痛。

    这是渡早已告知了她的,但,她不悔。

    渐渐地,她的眼眸变得血红,妖异的血红,没有了瞳孔,只有一片血红,就宛如那血色海洋,在那眼眶内流动,可怖异样。

    如若在此刻任何人看到,恐怕也无人会把她当人看吧!

    徒然,一道影,在这时,缓缓的从另一边走了出来,由远至近,到了女子边。

    而小舞虽半睁着眼,但眼前已经模糊,体传来的钻心疼痛,让她分不清楚其他,或许多疼几次,会因习惯而好一点,但却绝不是现在。

    思绪在模糊,眼在模糊,又一次的那么临近死亡般的感觉,侵袭了小舞的整个体,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来得很痛,近乎不是人能承受的。

    可,她似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不算人!

    “真是个笨女人啊!”轻轻叹息,在雨中飘忽不定,沙夏缓慢抱起那如小猫般卷缩的躯。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声音。

    很近,但小舞却感觉很远,好象已经听不清楚了!

    可,本能的,她抱住那个体,在痛,思绪已停止,但这暖暖的感觉,却奇异的让她心安,尽管她分不清楚是谁了。

    只是下意识,潜在的……

    沙夏躯一怔,无奈的摇了摇头,行走间,抬眸望向那无的天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这女人,她叫他该拿她怎么办呢?

    无奈啊!只能无奈!

    两人的影,渐渐地消失在这片寂静的地方,突然,就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刻,一道影也随之凭空显现而出,站在了赫连修的旁边。

    她嘴角带着的是极度残邪的笑,凝眸远望,恨已浓重,却又夹杂了复杂的意味,没人能看得懂。

    “赫连修,一起见证吧!好戏才刚刚开始,你也是主角喔!我的剧本!呵呵!”

    原本轻灵的笑容,回在雨夜,却变得刺耳了起来。

    手轻轻一拂,地上男子的体已随着她而消失,留下的只有那狰狞般的笑声。

    这片天地,在这一瞬间,才真正的寂静了,再一次的寂静,雨水滑落,洗刷着尘埃,风儿吹过,带起一地狼籍的树叶,涟漪着,飘动着。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