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恩断义绝

    ——

    推开沙夏,小舞转破门而出,沙夏不可信,真的不可信,渡的话缭绕在她脑海,她没法视而不见。

    “等等!”

    沙夏一怔,似乎想到什么,急忙追出门,被吵醒的两小家伙,无语的看着两道快速的人影,完全茫然了。

    月光倾斜而下,印照在两人上,却是透着怒拔剑张的气息。

    “你想干什么?怎么?要杀人灭口吗?”小舞怒视着男子,嗤笑道,她已经忍受不了这种做法,残忍的人,真比她还狠。

    什么魔王,她觉得比起眼前的男子,她天使多了!

    可悲的,她还在他边呆了那么长时间,想想都可怖!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沙夏眸光微红,捏着小舞的手腕,不的有些加重,这女人,真是笨得可以,他再怎么做,伤害所有人,也不可能伤害她。

    她为什么不明白?总是不明白?

    深吸了一口气,沙夏又顿了下来,压抑着那心碎的声音,他音色不由的有些沉重了:“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渡,是不是回来了?她找过你对不对?”

    定定的看着小舞,沙夏深沉的凝视,他早有种感觉,这诡异的事,恐怕是与那个女子有关。

    可,他却没法确定,因为他找不到渡。

    而小舞这突然反常的举动,却让他不得不怀疑了!

    渡,回来了!

    小舞唇一勾,笑了:“怎么?你怕了啊?呵呵!也是,你该怕的,半夜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不合适你呢!”

    话语中的讽刺意味很浓烈了,沙夏心也随着一阵阵酸涩,但他现在却没办法去考虑那么多。

    “她跟你说了什么?别信她,不要信她!相信我,不要相信她!”

    渡已经不是沙夏认识的那个死神,她扭曲,她暗,已经达到不可理寓的地步。

    沙夏在这一瞬间,也意识到了某些事,可,不能,绝对不能……

    “相信你?可笑!”对沙夏眸中的希翼,小舞视而不见,她不可能再相信,不可能!

    “你敢说你没有伤害过渡?你敢说吗?”

    步步紧,小舞眼光沉了下来,沙夏手一颤,沉默了,反驳吗?那就相当于欺骗,他承认他伤害了渡,可赫连修这件事,他没做过,真的没有。

    但,似乎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了!

    或许是自作自受吧!可他只是想留住她,不想重蹈覆辙,这又有错吗?

    沙夏心再次落下,沉入黑暗,潋滟的眸子似乎也暗淡了许多,苦涩的滋味,如魔般弥漫开来,充斥了他的心间。

    “她是不是告诉了你复生的方法!”他声音已然沙哑,但却没选择放手。

    “你,你原来知道!”小舞微怔,她想不到沙夏也知道这种办法,可这也证明了,他很想赫连修死,不是么?

    想到这里,小舞脸色越加的冰冷了,神色看着沙夏就如同陌生人一般,不再认识!

    理智,似乎也再这一瞬间失去了,有的只是忿怒,还有埋怨!

    “不要去!不要去!”

    要看着她去送死么?沙夏做不到!

    “要阻止我么?可以,杀了我吧!否则,我一定要去!你可以关着我,但是修如果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小舞冷着脸,声音却是充满了坚定,似乎没有人什么可以阻挡。

    这不一定为,但她必须这样做。

    她欠赫连修一条命,无论如何,她都会还。

    沙夏蓝眸微闪,弥漫过悲伤,张了张唇,却感觉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就好象有一只大掌扼住了他的喉咙,又干又涩,但却无力发声。

    心,再一次,被袭得支离破碎。

    她为了他,竟然宁愿去送死!宁愿死!

    疼,疼得几乎可以让他窒息了!

    他甚至怀疑,怀疑自己这么多年的等待是不是做错了,他是不是不该这般固执?不该这样吗?

    小舞扭开被男子捏着的手腕,他好象也没了力气去阻止似乎,低垂的眼帘,没有人能看懂其中悲伤。

    扯下一枚华丽的戒指,小舞紧握着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他没有躲,只是静静的站着,听着那清脆落地的声响。

    “我们之间从此以后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

    割刨断衣,片片随风飘起,女子的影走的坚决,走的洒然,不带一丝留念,没有回头的离开。

    ‘轰’‘轰’

    奇异的天空,闪电也在这一刻带雷鸣的交响曲回了起来,很快,一点点雨朵,哗啦啦的倾斜而下。

    原地,还是那个影,只是一瞬间让人感觉苍老了许多,就宛若某种东西,刹那抽出了他所有的生命。

    雨,滑过他的脸颊,他毫无自知,风,吹过他的发际,他依然沉寂。

    落叶的萧条,山川的寂寥,在这一刻在他上演绎淋离尽至,就连站在他周围,也回感觉到那股浓沉的悲凉,那是穿越了千年的无奈。

    “爹地!”

    两小家伙捅了捅男子的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事他们不明白,看了好久也不明白,可看到他们爹地这样,不知为什么,连他们都有种想哭的冲动。

    是沙夏上那股气机,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会让人感同受,寂寞,悲伤,凄凉等等负面就如同洪水爆发,一涌不可收拾,也影响了所有接近他的人。

    “我累了!”

    良久,三个字从沙夏唇间溢出,很淡的韵律,淡到飘渺。

    转,一步一个世纪,除了沉重,还是沉重。

    累,是累了,他真的很累!

    从千年前一直到现在,是什么在支持着他,是

    他相信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回来,他会不放手,他会,他会……

    只是,怎么算,也斗不过命运,是命运吧!应该是吧!

    怪谁呢?能怪谁呢?

    渡吗?或许吧!

    可,渡有什么错呢?她回来了,从原本该死亡的边缘回来,恐怕也是注定吧!

    报复,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好手段,真的是很好的手段,让他无力无反驳。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棋差一招,满盘皆输,或许就是仅此而已吧!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