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整夜?

    ——

    小舞火大着,放下碗,转就要出门。

    出去被琳娜烦,也总比在这受窝囊气要好!

    吃个饭,好似她求他似的!

    丫的!可恶啊!

    狠狠压制着不去暴打沙夏的冲动,小舞踏着十分坚定,绝不回头的步伐向门口走去,可,突然,一道蕴涵着悲伤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整夜?”

    这声音很轻很柔,听不出埋怨,却是有一股能沁入骨髓的哀凉,就好似千年轮回的等待,从希望到失望般凄怆。

    躯一怔,怒火莫名的被这突来的话语弄得全然消散,小舞扭回头,沙夏已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那双湛蓝的瞳色,看着她,近乎能看到她心底般深沉。

    沙夏等了她一整夜!不是傻子,也看得出来!

    小舞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想那个男子,一人独坐时的寂寞,等待无人时的失望,这是她不愿去想的。

    没有谁对谁错,但她总会莫名感到歉意,应该是歉意吧?

    心间一股怪怪的味道涟漪开来,小舞眸光微微闪动,那种滋味却是蔓延到舌蕾,苦到极致。

    “都昏迷一天了,你还是吃点东西吧!”轻叹了一口气,小舞回到边,坐下端起碗,玉手搅动着白粥,现在她的语气却是从没有过的轻柔,那是没有目的地,也没有不愿。

    小舞此刻,是一直以来,对着沙夏说的最真诚的话!没有半点虚假!

    沙夏或许以前很花心,但遇到他以来,小舞不可否认他真的完全收敛了!

    没有错,沙夏就算极端了些,但也没有错!

    或许应该说是他不该喜欢上她吧!或许吧!

    沙夏看着小舞,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少许,他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买了很多烟花,摆成你的名字,它绽放时很美,真的很美,用自的飞会烟灭,来一场华丽的辉煌,这就是烟火!这也是我向告诉你的!”

    想告诉她,却没有机会!

    小舞手一颤,看着那深邃的凝望,很想逃走,却莫名的一刻也动不了,就似体不听她控制了一般,只能僵硬着,感受那凄凉。

    是凄凉!

    一个男子,带着最璀璨的烟火,等待,无休止的等待。

    最终,只能绽放了美丽,独自孤芳自赏,孤芳自赏烟火的辉煌。

    雨,老天那时到底是在随着他悲?还是无的想打醒?没有人知晓!

    只是,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熄灭的烟火,山风吹舞,一人独望。

    小舞几乎能想象得到那景象,能想象得到沙夏有多没失望,可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如若她自己真对某人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应该不会有同悲的心悸。

    或许也可能因契约感在做怪,这可能是某种原因。

    但小舞却不那般确定,沙夏给了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不潜意识不想承认的感觉,又是潜意识不想失去的感觉,很矛盾,却又那般的真实。

    现在面对这这样的沙夏,这种感觉也越发的强烈起来,强烈得几乎让她恐惧。

    熟悉感,悲伤感等等,很复杂的感觉!

    好似千年以前,又好似远古纪元以前,他让她感觉熟悉,莫名的熟悉,又全无记忆!

    “我们是花,美到沉沦,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知道这句话么?”小舞心绪在短短的一瞬间又乱了,眼神掠起复杂的光芒。

    每每这句话,总是会时不时的冒出来,象一种相见,象一种约定,象一种结束,到底象什么呢!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她很好奇,她是否真的与他有什么关系?

    沙夏躯微不可察的一怔,似乎是想不到小舞会这般询问,徘徊不定的目光在她脸色扫视良久,他眸子却突兀的漫上愈加悲怆神色。

    他凄凉一笑,轻声道:“我们是花,美到沉沦,我们是糖,甜到哀伤!你真的想知道这句话的由来吗?”

    “我……”小舞张了张口,眸光闪烁不定,沙夏这询问,其实很明白了,不论是否与他有关系,但却是一定是他知道的。

    可,为什么她却无法肯定的说出自己想知道?

    脑袋好象一瞬间有些疼痛了,小舞深深蹙了蹙眉,无法发出后面的只字半语,为什么呢?好象是有某种,她不知道的某种东西,在阻止,在抗拒,很难想象。

    “你不想知道吧!其实做个糊涂鬼,也是一种幸福!”

    这是由心而发,沙夏没有欺骗,确实,做人有些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太清醒。

    太清醒,只会痛苦而已。

    就连他有时候都很想忘记一些东西,可却不可能!

    “夏怪物……”小舞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这般的沙夏很少见,而且她自己也也感觉自己很怪异,明明想知道某些事,她想一定是前世,可却有明明的感觉不想知道。

    矛盾的感觉,矛盾的心理。

    她却无能阻止什么。

    小舞想起了一句话,有人说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没有人能真真正正的懂得,没有人能确确实实的了解,因为它变化莫测,她现在真的深有体会。

    圣经上说路西法怎么怎么样,但她也知道那并不一定是真实,况且她也不觉得自己真的就那么邪恶。

    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这个道理。

    话,总是胜利者杜撰的,其真实谁能真正了解?

    两小家伙,小舞以前也是偶尔问过一些事,只是她们知道的似乎很少。

    想想也是,要不是两小家伙法力低微,那大战时,也不会逃过一劫了。

    当时,据说是全军覆灭,被杀的被杀,被封的被封,而她现在也是有一个任务的,说是最终目的是想重归魔位,这点不错。

    但,还有的就是要足够的力量,好解封以前的所有还存在的下属,九尾和奥滋说过,那是和她一起并肩奋战,从未离弃的堕落天使们,还有恶魔。

    “喂我吃饭!”

    小舞正思忖着,忽然,沙夏的声音传入了耳际,看着那如常的微笑,印在那长苍白的脸色,小舞几乎有些发愣,就好似适才的男子是一场梦一般,过时如旧,半点不留痕迹。

    现在哪里还看得出来悲伤,一瞬间的变换,让小舞真有点怀疑,是不是又被耍了?

    好象,她确实时常被耍吧!

    忽悠大神,她败给他了!o(╯□╰)o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