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北海道

    ——

    北海道位于本北部,面积占全本的五分之一,是本四主岛中最北的岛屿,本第二大岛。

    而北海道的人口只有东京的一半,人口密度极低,而且多集中于以札幌为中心的小樽与旭川之间,故此游客到了北海道,往往会有广大安逸的感觉,与本其它城市的拥挤繁荣相比,实在是别树一帜。

    一行人看着满天飘舞的雪花,心大多一阵舒爽,冷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景象很美!

    本的其它地方,雪下得没那么大,是小雪,而这里却不同,一层层厚实的雪地,已布遍了大地,蔚蓝的天空很广阔,海天一线也不过如此吧!

    “呼,我先去了!你们跟上啊!”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琳娜立即精神百倍的弄好滑雪板,微弯着子,便快速的划过一道优美的痕迹,飘然远去。

    “小舞,我也先走一步!”

    “我们也开始吧!”

    “…………”

    不到片刻,一行人几人全部各自离去,只剩下小舞和沙夏,还有赫连修与璟雯杵立在原地。

    北海道,所有游客滑雪的地方,可以租用滑雪板,但沙夏有钱,这些当然不需要,全是自己购买地。

    舞爸爸以前跟琳娜交往时,就滑过雪,现在虽有一点生疏,却也能滑,小藤也跟同学一起滑过小冰地,只要掌握手法,他跟舞爸爸,滑着滑着,学得也很快。

    九尾和奥滋不用说,都不用管他们,不知道他们份的以为他们会滑,知道他们份更不用在意他们,一魔一妖,不会根本不要紧,用上一点力量,平常人也看不出来。

    可小舞真是悲剧了,她不是没滑过,但说不得技术确实很差,只会直线,稍一转弯就会翻盘,就是滑悍冰也这样,很囧!

    小舞想,她一定跟这些东西不对盘,就跟天生五音不全同样,没这细胞。

    闷着,小舞看了边的三人一眼,溢上一抹微笑,“嗯!那个,你们先滑吧!我随后跟上!”

    “没事,我还是等你一起吧!”赫连修雅笑,在小舞面前,他原本从灵魂中透出的冷气,经过这么久子的锻炼与磨和,是越来越让人温祥,笑容也没有当初那么僵硬了。

    沙夏眸子一眯,轻笑着,分外暧昧的眨眼道:“亲的,想咱们历来同进退,我怎么会丢下你一人呢!”

    从昨晚诡异的接触,赫连修大清早就来找小舞,明摆着死缠到底的精神,沙夏也不可能拿把刀把他给杀了,所谓是赶也赶不走。

    两人从一开始,就闹到现在,都不遑多让,这滑雪也一样!

    然而,他们闹,小舞就悲了,尤其是现在,这技术上的问题,让人看见很囧迫滴!

    “呃……那,那好吧!”

    话是这么说,但小舞依然不动,立如山,站得比青松还笔直,端得是有一副大雪压青松,青松且直的意味。

    一瞬间,几人都风化了,石雕似的杵在原地。

    …………

    “你不是不会滑吧?”良久,璟雯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眼神颇为怪异。

    小舞心一抖,扭头,沙夏和赫连修也看了过来,两人一直只顾着对立争斗,倒是忽略这点。

    “哪有!我当然会!当然会!”小舞立即否定,可心里却有些底气不足,话说,她很老实滴,会是会,就是技术有点差而已嘛!

    好吧!她承认,是很差,差到底了!囧!o(╯□╰)o

    “小舞,你真的没事么?”赫连修狐疑,这模样,怎么看怎么怪异。

    “亲的!”

    “哎呀!我都说了我会嘛!开始,开始!”

    死马当活马医,小舞拼了,气势不能输,小舞说着,就弯腰立即把滑雪板弄好,三人见此,狐疑减去,也没再说什么,各自弄好。

    可,滑雪板是弄好了,小舞却还是囧了,看着这一片广阔的雪地,心下不由的一阵阵颤抖,她实在很想滑出去,但不由己,体竟然完全不听使唤了,动不了了!

    “还杵着干嘛!还不滑!”璟雯蹙眉看着小舞,这个女人,很奇怪!

    “嗯!马上!马上!”

    不是小舞胆小,怕摔,当杀手时,她也没少痛过!

    只是这没人时也就罢了,现在众目睽睽滴,很囧啊!

    见小舞说是这般说,但还是没行动,璟雯不有些不耐烦了,这都站多久了,真是很烦!

    “快滑啊!”

    手一推,璟雯下一瞬间,丝毫不留把小舞推了出去,她不动,那她就帮她动!

    在雪地上滑过一道急速的弧度,瞳孔瞪大,一声比之雷电还响的震天叫喊,随之爆发而出。

    沙夏和赫连修瞅着那背影,听着那声音,颇感怪异,只是却归为了璟雯的突然,才使得如此景象。

    “我也出去了!”璟雯也没有多想,子微弓,顺着小舞那滑道滑了出去。

    两男人对看一眼,互相冷哼了一声,也接连而上。

    那一边,小舞叫喊着,心是一阵阵颤抖,不断的平衡着,好半会儿,才稳住体!

    汗!好险!

    吁了口气,小舞依然还心有余悸,回头,看了一眼后,沙夏和赫连修已快要追上她了。

    再扭回头,看向前面白茫茫的一片,小舞心当下总算放了下来,是直线跑道,还好,还好!

    滑着,心中庆幸着,突然,刹那小舞脸抽了,看着快要接近的地方,全然傻眼了。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

    曲,曲线?下,下坡?

    手在发抖,汗水滑落,小舞当下有些把持不稳了!

    “啊!救命,夏怪物,救我!”

    眼露着惊恐,小舞脑中一片空白,本能的发出叫喊,手脚越发慌乱了,她不会转弯哇!呜呜!

    两男人听着话,心中总算明白了。

    ‘嗖’‘嗖’

    反应过来,一黑一白,两道极端的影,立即快速的向着那影奔去。

    转弯处,一道亮影,抛过高高的优美弧度,终于翻盘了。

    完蛋了!

    眼一垂,小舞准备闭目等死了,感觉着高空坠落风声,心下却只能悲切!

    ‘砰’

    体落地,原以为会很痛的小舞,却当下疑惑了,那她所预期的疼痛,奇迹般的并没有传来,有的只是一阵扑鼻的清香,还有那软软绵绵,又温暖的触感。

    睁开眼,沙夏正蹙着眉看着她,他上溅满了雪花,那一直没脱过的雪白熊帽子,独孤的掉落在一边,俊美的面容,有些狼狈,但却依然不失风采。

    “夏怪物,你丫的,为什么这么晚才来!”鼻尖发酸,小舞愤怒的一拳锤打在沙夏口,很委屈的埋怨。

    惊恐后的奇迹,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小舞全然忘记了所有,似乎沙夏应该早一点来才正常一般。

    沙夏揉揉口,微微皱眉,心中好笑:“不是吧!你还怪我?亲的,你不会滑雪,怎么就不早说呢!”

    这女人要强,要到这种程度,真是够可以!

    “什么啊!我怎么不会滑了,只不过,只不过不会转弯嘛!”小舞脸一红,声音却越说越小。

    “不会转弯?”

    不知火舞小姐,这跟不会有什么区别?似乎都差不多吧?

    看着沙夏诡异的眼神,红脸的小舞鼻子一皱,立即更不满了。

    “不会转就不会转,有什么好希奇的!哼,都怪你,都怪你!看着我不会转,也不知道拉着点,都怪你!”

    小舞绝对不承认是她的错!好吧!她很无赖,那就无赖一点吧!反正某人也时常这样!

    她是跟夏怪物学地!不能怪她!o(╯□╰)o

    沙夏眼微柔,看着霸道的小舞,不笑了:“好,我的错,行了吧!还不起来!要准备睡雪地上?如若亲的愿意,我也不在意!”

    说到最后,沙夏眼光越具暧昧,小舞一怔,这时才发现,两人姿势很诡异。

    靠啊!今天一定是霉历,啥都不顺!

    小舞脸再次更红了,心中悲着,连忙起

    “亲的!帽子!”

    沙夏拣起熊帽子,微笑的递了过去,意思很明显,跟沙夏相处那么久,小舞怎么会不明白?

    抿了抿唇,小舞还是没反驳,沙夏今天救了她,这算是还他人吧!

    想着,小舞没拒绝,拿起,帮他戴上!

    “嘿嘿!谢谢!”沙夏笑得更开心,眼间是满足的光芒,就似小孩子得到物品一般,很诡异的笑,却很可

    小舞凝眸,没说话,但,她越看这帽子,配着沙夏的天使容貌,倒是越觉得他很象粉娃娃!不得不说让人十分想狠狠地掐上一把!

    可,夏怪物为毛这么孩子气呢!

    这脾,很值得琢磨啊!

    两人一直说着话,没人注意到一旁赫连修眸中滑过的失落,救小舞,他也只差一线,他和沙夏,论什么他也不输,当然除了武术方面。

    但这般气氛,却是他比不了的!

    小舞对他不算很客气,可也并不似如此那般随意!

    主要的是,她出事时,喊的人却不是他,第一个想到的人也不是他!

    酸酸的感觉,布满心间,涩涩的,很难受!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