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不述之客

    ——

    夜晚,月如银水,洒落在郊外的一栋别墅上,印着屋顶的白雪,泛起越发晶莹的光度,证明着冰冷的冬季,也有它美丽的色彩。

    雪,是它独特的风采!

    这里,是罗林集团名下的别墅,一行人逛了一整下午的街,一直到晚上才结束,这才开车到了这处地方。

    下了车,这里的人,除了舞爸爸原本就受过伤,体不适以外,其他人子骨是一个比一个精神,全然不觉累,当杀手的小舞体力倒是没问题,但心颇累,被几人时不时的打趣,绝对不好玩!

    瞧了一眼笑容满面的众人,小舞心中颇具郁闷,却只能长长的叹气。

    沙夏弯着子在车内拿东西,一个个的递出来,有琳娜在,他们买的东西绝对不够多,几人双手都快拿不了了!o(╯□╰)o

    “小舞,好久不见!”小舞正在接东西,一道冷漠却泛着柔的声音,从后飘了过来。

    赫连修?

    小舞混瞬间一僵,霍地转,赫连修一黑色绒衣,脸上带着越发显得和谐的笑,在雪中王子一般,让人更觉俊美,他后璟雯默然而立,眼神中滑着些许疼痛,只不过被她掩饰了过去。

    至从接到雪妮和城煜的婚讯,小舞便给赫连修说了这些子会比较忙,赫连修也很体谅人,那段时间一直都没来打扰她,就似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一般。

    他们确实有一段子没见过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小舞诧异,心下却忽然一个激灵,糟了!

    小舞立即扭头,沙夏也不知何时停止了拿东西,一双眸子直直看着赫连修,那白净的熊帽子,在小舞给他戴上后,沙夏就一直没脱过,衬着他俊美的侧脸,就似那粉可的宝宝。

    只是现在这可型大号宝宝,绝对很扭曲,面容青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很难看!

    舞爸爸眼神颇具怪异,但琳娜他们几人却绝称不上多开心,赫连修和小舞之间的事,他们虽不是很了解,却有一点,他们是知道的,那就是这是沙夏的敌。

    尤其是做母亲的,有人来跟自己儿子抢老婆,跟她抢儿媳妇,琳娜心中绝对很不高兴。

    “我来找你!”诡异的气氛中,赫连修温和微笑,回答得毫无顾及,那众人的神色,他似乎一点都没看见一般。

    沙夏冷冷一笑,湛蓝的眸色潋滟起一团火焰,轻嗤道:“真不愧是赫连集团总裁,尽喜欢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很明显,赫连修是时刻注意这他们,以赫连修的势力,要查他们去哪了很容易,况且他们也没隐藏行踪。

    只是,来得也太快了吧?

    不述之客,很麻烦啊!小舞又得伤神了!

    一脸尴尬,小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琳娜皱鼻,忙接口道:“就是,好歹,你也是赫连集团总裁,跟踪别人,也不觉有**份!”

    赫连修微笑,连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依然冷中带着优雅,虽这也是只在小舞面前而已,可却得以见其面厚,比之丞相拐个弯都还厚。

    “我不觉得追求所,有什么不妥!”

    很理直气壮的话,为不存在,有什么不妥?好象没有!

    “况且,单论无耻,我恐怕还不及某人!”嘴角勾着温和的弧度,赫连修不经意的扫过沙夏,意有所指。

    那抓捕事件,几人都很印象深刻,沙夏的手段,确也恶劣了些!只不过,他自己也给搭进去了,也蛮悲剧地!

    众人,默,他们不知道某些事,但从赫连修的几话冷嘲讽中,便看出了,这人不是善茬!

    明媚的双眸出寒光,暗焰染得沙夏眸子越近赤红,手指微微捏紧了些,强忍着那股最原始的冲动,沙夏诡异一笑:“你这孩子幼稚了吧?既在竞争,哪来无耻?手段狠辣一些有何不可?至少我没象某人皮厚如墙,绵里藏针,还说得光明正大,这叫什么?做了婊子,还象立牌坊么?”

    “如果是这样,那我当真得佩服了!”

    赫连修会讽刺人,当他不会?

    转尔,看向小舞,沙夏笑得越加可亲,“亲的,看清楚,这种人少接近,否则哪天把你卖了也不知道!”

    这两人是一个比一个说得犀利,说得毫不留

    ‘嗤’

    赫连修眸子漫上冰霜,在这寒冷的冬天,更加的让人感觉寒彻如骨。

    两男目光接触,四周的气流越发下降的厉害,暗涌滋生,没有明目的战火,却来得比什么都沁心。

    势如破竹,毫不相让。

    背脊窜着凉气,小舞额头溢上黑线,更尴尬了,沙夏其实也很险的,他排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小舞想,如若要论卖她的人,恐怕沙夏跑前面,谁也赶不上。

    这孩子,太无自知了!

    沙夏和赫连修,都属狐狸型,还很暴虐!o(╯□╰)o

    舞爸爸莞尔微笑,看着两人眼光奇异,自己的女儿有人争抢,那也是他生得好,这样其实好象也不奈,但,最主要的还是女儿的心意,他不做评语!

    琳娜和小腾心下倒是开心,笑得更得胜者似的,沙夏胜一局,他们当然有所同感,母亲这点不用说,而小腾很喜欢这个姐夫,可不太希望跑掉了!

    九尾,奥滋更不用说,沙夏虽然很恶劣,但怎么着他们也相处这么久,赫连修对于他们来说是外人,帮亲不帮外,正常,他们支持爹地!o(n_n)o

    沉静,静得只剩那无声的火光与寒流,淋人心肺。

    小舞瞅着,少许,才深深吸了口气,这气氛很寒,不能继续了!

    “嗯!那个修啊!你住哪?”

    “离你们这不远!”看向小舞,寒流收敛,赫连修冷漠的轮廓缓和着,一片温柔似水,住址,是他专门挑选的。

    听着这话,沙夏微眯着眸子,火气窜的更厉害,就连不用去看的小舞都深有感觉,夏怪物,很容易爆发。

    “嗯!那个……”小舞讪然张口,但话没完,赫连修却莞尔截断:“我回去了,明天见!”

    以前两人这般时,小舞总是会说先回去吧!赫连修已然很了解,与其让她说,还不如自己先一步。

    转,赫连修来得悠然,走得潇洒!

    璟雯看了小舞一眼,依然至始至终没发一言,黯然的眸子是不甘,可她却什么都阻止不了,加上她确实做错了事!

    是恨,却更羡慕!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