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史上最无语的抓捕

    ——

    东街,霓红闪烁,人流如潮,闹非凡,灯红酒绿的场景多不胜数。

    这是a市最繁华的闹市段,也是最混乱的区域,富豪、平民等等,各种类型的人群应有尽有,在潜规则下,这里是属于黑道范围管辖,以三大势力为最,连警察就算人脏并获下,也只能拿小喽罗,要想缉拿首领那是不可能的。

    夜色中,一辆奔驰急而去,正朝着这处地方前行,车内,赫连修如昔冷漠,似赢的双眸漫着丝丝寒光,就犹如那寒冬里凶豹,有着极度的残嗜。

    适才,赫连修接到电话,他的场子竟然有人闹事,而且事不小,发展下去,很显然就是一顿火拼,而对方人是沙夏所管之势,明摆着就是找茬。

    只要是赫连修这方的人都明白,火拼是少不了,可这点不重要,就算是大型火拼又如何?大不了就是被警察把双方都抓进去,小喽罗而已,赫连修还不在意,换言之,被抓进去了,那他也有办法让他们出来。

    前些天的军火交易,他和沙夏就争了一把,可今天,赫连修真想不到,沙夏这般无耻,竟然找人暗中把璟雯抓去丢到了那地方,璟雯一直帮他处理事,那也是在白道上,黑道他根本没让她参与。

    这么一个柔软的女人,去到那地方,又在难以避免的火拼下,命都恐怕保不住,莫说那些不认识,就算认识她,干群架时,谁还顾及得了?

    然而,这一切,赫连修还没办法挤兑沙夏,说他的不是,两人争斗,尤其是混乱的黑道,下属伤亡在所难免,沙夏没假手于人,本手段就是再恶劣,那也正常,没所谓的不是之说。

    这完全,完全就是他去。

    “哼!不就是想让我蹲一下监狱么?那我就如你所愿!”

    猛踩油门,奔驰开得越发快速,赫连修整个人冰冷中猛然透出一股火气,他真是气极了!

    要玩!事后,他也玩个大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摆我一道,我还你一刀,看谁狠!

    …………

    繁华的区域,一栋大型ktv里。

    此时,里面已混乱不堪,有些不相干的人都在前一刻,双方不和的火拼下纷纷逃窜了出去,但也很有多人没跑掉,因而丢掉命。

    整个厅子一片混乱,双方都是眸子赤红,挥刀如雨,就是对方似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发狂般的乱砍。

    闹声嘈杂,呼叫凛然,鲜血四渐,场面可谓是极端的火爆。

    全然就是一副黑社会古惑仔的翻版,一场近乎大型的厮杀。

    赫连修一挤进门,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面,他冰冷的黑眸,越发的火旺了,怒气在中一团团的燃烧。

    火拼的双方,仿佛间已经杀红了眼,赤着如血鲜艳的眸,一个彪悍的男人,见得赫连修,不说二话的提着砍刀,就挥了过了来。

    寒光湛湛,杀气如虹,带着不知染了几人鲜血的刀,犹如暴风卷席。

    “滚!”

    冷眸凛冽,赫连修狠厉的吐出一个单音,脑袋一偏,手抬起的当下,一声锐利的抢声,刹那回响在这片嘈杂的地方。

    ‘嗤’

    声落,众人安静了,依然通红的双眸盯着那拿枪的男子,全然寂静,只剩下赫连修一双如刀的冷艳眸子,在这灯光昏暗的地方,犹如战神屹立。

    刀跟枪比,他们没那么傻!

    扫视了全场一周,赫连修眉宇间愈冷,寒气漫着火焰,两个极端的气息,在他周围缓缓蔓延。

    一群小喽罗,他们一般是不发枪支的,但高层人员倒是每人一把,可现在,这场面根本就无枪响声,很显然管理这处地方的头不在,至少,今不在。

    不用想,这一切,一定是沙夏事先安排好,算计在内。

    要的就是持续的火拼,的就是他。

    可,现在,他竟然没看到璟雯的影,这算什么?

    外面,这时,忽然一阵阵警笛声刺耳的响起,撩彻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怪异的是原本火拼的人,除了赫连修那方的管辖的人有惊异之外,另一方人马,竟然眸中闪过一丝了然。

    巧合,绝对不是!

    与此同时,一处对立的高楼里。

    沙夏嘴角掠起一抹得逞的弧度,看了一眼旁的女子,悠然的笑道:“我想,冰块这会儿,一定气得脸发紫了吧!你说呢!”

    女子抿唇不言,妩媚的面容浮上一抹自责,要是赫连修在此,一定能认出,正是他青梅竹马的璟雯,她整个人还安好完整站着,毫无损伤。

    给赫连修那通电话,确实是璟雯打的,电话中她恐惧的喊着,可其实,她何曾想如此,要不是沙夏抓了她,迫的,她怎么也不会这般做。

    虽然只是蹲一下监牢,并不会有多大损伤,出来是必定,可无论如何,璟雯感觉这似乎也算是一种背叛。

    但,沙夏这个男人,太过残佞,手段恶劣到令人发指,被他派的那些手下,对她……

    想想,璟雯都会发抖,是的,她怕了,真的有些怕,短短的时间,她已承受不了,只因她发现,这个男人不会留,无论男女,无论美丑,都可以下得去手!

    可怕的男人!

    莞尔,沙夏也不多说,随即似观赏的看向窗外,可,忽然……他湛蓝的眸子顿住了。

    两抹熟悉影快速的飘过他眼中。

    诧异,惊异,转尔,他忿然了。

    …………

    街道上,人生嘈杂,小舞和奥滋原本乱晃的四目却是不定格了,直直看着那无数个警察压制的人群正中央,她几乎怀疑自己眼睛出错了,竟然,竟然是赫连修。

    而那些小喽罗,也是到警察来的那一刻,才真正知晓这正中的男子,是三大势力之一传闻中的修老大。

    “修,修……”

    挤出人群,小舞呼喊着,连忙疑惑的奔了过去,正要被警察带上车的赫连修,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躯不一怔,停步凝眸看去,那心念的女子入眼时,她的声音已来到了他近前,当下,便被一个警察挡在了几步开外。

    “小舞?你怎么来了?”赫连修蹙眉,有些不明,按理说,这好象不应该。

    “哎!别管那么多了,不过,你这是怎么了?”小舞狐疑不已,当沙夏出门,她就跟着,但很早就跟丢了,要不是回去后,奥滋来找人,恐怕也不会来到这里。

    可,这场面,很奇怪!

    赫连修微笑,正说没什么,一道带着些许低沉般的声音却兀地响起。

    “你们当这是聊天室么?”一脸干练的男人,走上前眼光一扫,转尔,冷冷一哼:“哼!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同伙,一起带走!”

    邓子辉,a市刑警大队队长,名字正义,为人看也似正义,实则势利非常,今天这场行动,明显他有份,但做贼拿脏,这点,大家都不可能明说,心中清楚就行!

    靠,这毛条子啊!

    是非不分!

    小舞拧眉,挡住她的那个警察,却已快速抓住了她的胳臂。

    赫连修眼眸微怒,在繁闹中掠过一丝戾气,邓子辉摆明了,找他茬,事实如何,没人在乎,重要是只要他认识的人在当场,就可抓。

    话是人说的,白也可以变黑,邓子辉深蕴此道。

    “慢!”

    邓子辉眉捎微挑,看向赫连修,有神的眼眸,满是正义之色,冷道:“哦?怎么?你想拒捕?”

    “拒捕?邓警官说笑了,清者自清,待查证后,一切都会明了,我怎么会去拒捕!不过,这位小姐,大家也看到了,跟这事丝毫没关系,况且,邓警官,她可跟您今晚……”赫连修冷漠的面容,掠起一丝优雅的笑容,矫健的影,在众人中显得潇洒悠然。

    话要说得委婉,事件,他从没承认过。

    小舞的份,不用点出,他想他懂!

    邓子辉心中确实是一片清水,抓捕只是一向事宜,最多也只能关几天,他们势力太大,从哪方入手,也可出狱,不然,能灭的话,也不会轮到他来了。

    想立这功的多了去了,但也要有能力才是,别人认识的官比这a市的都大,上头都不管,他更不会傻到去发疯,况且,他邓子辉也不是那种英雄。

    谁做英雄,谁死得快!

    今晚,要不是有利可图,他根本不会来,只是,赫连修没完的话,有待琢磨!

    淡扫过小舞,邓子辉看了少许,眸光一兀地正,脑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那个,你……”

    如若是跟那个人有关系,邓子辉当然不能去抓,毕竟拿人钱财,还抓别人的人,有毛病不是?

    赫连修眸中泛出的一股自信,邓子辉看懂了!

    “修,没事,我陪你过去!”小舞微微一笑,截断邓子辉的话语,她也看懂了,想来也是,夏怪物很怪异,而且他们原本就在争斗,这很明显的事了。

    赫连修眼眸微闪,沉吟了片刻,才柔和轻笑,点了点头,转,坐往车上。

    有人喜欢被抓,邓子辉也无话可话,小舞莞尔,也跟着准备上车。

    “你跟去干嘛!给我下来!”一道怒声这时紧随而响,小舞脚步不停顿住,一个俊美的男子,雪白的毛衫衬托出一丝暖意,他后跟着一名小跑的女子,面容有着些许不安。

    邓子辉霍霍的眼光闻声,转眸,定神间,不由泛过一丝古怪,没有说话!

    众人目光更是奇异非常,疑惑,不明,古怪等等,全都扫向了这又一来岔一脚的男子上!

    “回去在给你算帐!”沙夏眸含愠怒,狠狠的瞪了还在一旁的奥滋一眼,眉宇漫过浓厚的沉。

    小舞跟来时,沙夏知道,但他甩掉了!

    他明明警告过两小家伙,结果奥滋这笨蛋,还敢如此!

    真是气死他了!

    奥滋缩缩脖子,惧怕的低下眼眸,可怜的不发一言,其实他也不想的,还不是被小舞给的,他真为自己悲哀,恨啊!更恨自己为毛这么懦弱!九尾见机就跑,他却没跑掉,囧!o(╯□╰)o

    “跟我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沙夏语气微微缓和,伸手去拉女子。

    “我为什么要回去!要回,你自己回吧!”小舞眼一挑,不留的抚了开去,别怪她,沙夏这手玩得太狠了,她都忍不住义愤填膺。

    但小舞更怪自己,她真有种感觉,现在好象还真成红颜祸水!

    这种滋味,她不喜欢!

    转,小舞不再说话,坐到了赫连修边,奥滋诺诺的跟了上去,赫连修看了一眼铁青脸色的沙夏,扭头,也没多话。

    沙夏后跟来的璟雯站了这片刻后,咬了咬牙,也窜了上去,看着不发一言的赫连修,璟雯脸色发苦,低眸沉默了。

    赫连修不是笨蛋,反而聪明得很,璟雯不用说,其实很多事,一想就会明了,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必定也会因此,而有一丝芥蒂了,想要走进他心,璟雯知道更难了,难免的,怪不了谁,她自己胆怯了!

    场面,一时间完全冷清了下来。

    邓子辉也不好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其他警员把另外人带上车,待得全部抓获完毕,他才转准备自己上车。

    然而,突兀地,他还没迈开步子,眼前就一道人影掠过,等邓子辉定眸看去时,沙夏已自顾进了车里,正好一排挤着四人,跟璟雯坐到了一块,奥滋被小舞抱着。

    “还不开车!”

    这起突发事件,车内四人眼光古怪,沙夏却冷怒微喝,躯一扬,靠在了座位后面,沉的脸满是烦闷之色。

    摆别人一道,到头来,却连自己一块被摆进去,这就叫配了夫人又折兵,沙夏绝对不怎么爽!

    邓子辉老脸抽了,关门,无语上车。

    这种古怪的事,邓子辉办案多年从来没见过,史无前例,也未尝不可称。

    蹲大狱,也有人争着抢着,奇迹,看五人的面容,尤其是沙夏哪象坐警车,哪象被抓,这简直象自家车,好似罢不得开车似的。

    不过,这出钱的,愿意被抓,邓子辉也只有随便他们了,这可不管他事,反正不是他的错!

    史上最无语的抓捕!强悍的四人!加上一貌似的小家伙!o(╯□╰)o

    …………

    xxxxxx

    咱家可滴夏夏,悲剧地把自个也给搭进去了,忽忽!o(n_n)o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