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如此耐心

    ——

    至从沙夏的一手玫瑰盛会起,小舞对他的厌恶绪倒是改观了许多,虽然,这些沙夏一直就缠在她边,一个电话打去公司,就把所有事暂时交托了出去,如若有重要事宜,那也一般都在家中处理。

    不过还好,小舞仿佛间也并不是那么排斥沙夏了,但很多事她还真不愿多想,直接潜意识的忽略掉!

    虽说如此,但这一个礼拜以来,小舞依然难免有些郁闷,赫连修,她不得不说,耐心真的非常好,每天必到,沙夏不开门,他就死按门铃,接下来只要一听门铃,沙夏就似乎变得怒火高涨,完全成了下意识反应!

    不得不开门,赫连修倒是勇心可佳,花不送了,就送其它,反正沙夏丝毫不留的当着他面仍一次,赫连修所送的东西,就换一次,每每不同,次次档次上升。

    但机会,沙夏却是半点都不会给,连时间空隙都难钻!赫连修送东西如常,沙夏丢也如常,他们家的垃圾桶,几乎都都快成堆金宝箱了!

    小舞想收购垃圾的阿姨,一定很高兴,天上掉馅饼,是她,她也高兴!那可是钱啊!卖了也值!

    两人以唇反击,冷嘲讽,吵闹不休,更是常事,都不遑多让,妥协,不可能,他们谁也不让谁。

    赫连修这个人,小舞也是从接触以来,第一次发觉,他不是不会说话,只是不想多说,如若说起来,那是相当恶劣,相当锐利,跟沙夏可谓是半斤八两,大哥不说二哥,都差不多,大庭相径。

    门口,飘零的落叶,一片片的在半空中翻飞,绕着温婉的弧度,很凄美的景象。

    可不同的是,寒芒对峙的两男人,周围气氛却很恶劣,刺人灼肤,火药的暗流,丝丝的无形飘在空气中。

    沙夏此时面容狰狞得如同一头野狼,蓝眸凶光乍显,一双拳捏得嘎嘎作响,很有种貌似要打人的冲动。

    他对面,赫连修眼光冷漠,寒气沁人,直直看着沙夏,肃杀之气,冷锐迫人。

    “你个冰块,怎么又来了?烦不烦!”

    暴吼,沙夏完全没意识到他自己缠小舞时,也很恶劣,现在他理智已然崩溃,只要是一遇到小舞的事,他近乎都如此暗,尤其是这敌出现,暗就变成了暴怒。

    以前面不改色的男人已经不见踪影了,毁灭般的火焰,是沙夏现在唯一的气息!

    “为什么不能来?我又不是找你!”赫连修冷笑,他笃定的事,绝不放手,他看上的人,绝不相让。

    小舞额头布着黑线,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心中只能叹息,哎!战争,又要打响了!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回合了!

    不是她想劝解,只是根本阻止不了!

    她发现了,两人都一倔牛!十辆车也拉不回来!

    默!o(╯□╰)o

    “你个死冰块,搞清楚,这是我家,我可以报警告你私闯民宅!”沙夏咬牙怒瞪,赫连修是越整越疯,今天,他不开门,他居然敢给他翻墙进来,恶劣,此行为恶劣到极点了!

    要不是小舞没法时,明言说了,两人不论怎么吵,怎么闹,都不准动手,沙夏此刻真想冲上去扭断他脚,让他敢翻他家墙,让他敢来抢他女人,可恶!

    “臭痞子,你脑残了吧!告我?”赫连修嗤笑,告他?以他的势力,这点小事,还摆不平?翻墙又怎么着?他还要抢人!

    暴怒的沙夏,少有理智,百年难见,思维也会变得奇奇怪怪,孩子气十分重。

    “小舞!”赫连修转尔,柔柔一笑,原本多年不笑的僵硬,也因这些子变得和谐了许多。

    递上一个精美的盒子,他记得这是他送她的八份礼物了。

    ‘啪嗒’

    一声物品落地,快若闪电,沙夏又一次丢翻一件东西,小舞近乎都不用不去接了,这招沙夏用得相当的熟练,东西还没到手,转眼已坠地。

    小舞很不明白的是,赫连修为什么就如此有耐心,送礼物也送得如此奇特,明明知道到不了她手上,依然照旧,看上去,真是让人感觉,他好象就是跟沙夏杠上了!似乎送不出去,就不罢休般!很让人无语!

    沙夏眸子暗红,火焰燃烧,捏着拳头,瞥向冰冷的男子,眉宇间掠起一股极致的戾气,赫连修的缠人的耐心,让他很火!

    要继续是吧!不放手是吧!好,好!

    “这样玩未免太过小气,你说呢!冰块!”嘴角微扬,沙夏如天使的面容骤然漫上一丝邪肆,他充斥着戾气的蓝瞳,转瞬又变深邃难测。

    赫连修眸子微动,直直迎视,少许,他唇一勾,冷道:“我也这么觉得!”

    ‘嗤’

    气息顷刻间沉寂,两人目光对视,电火弥漫,犀利的着对方,沉不语,暗流在酝量。

    交手不是一次,大学就对着,有些意思不用明言,都懂!

    只是,他们是懂,但站在一旁的小舞却是疑惑了,这突然的转向话语,让她完全摸不着头脑,两人很怪异,这是准备干什么?

    “那个,你们说什么?”

    “好话!”

    小舞询问刚落,两道声音近乎同时响起,异口同声,默契十足!

    暴汗!问号溢脑,两人很奇怪啊!

    默然微笑,赫连修柔的自顾跟小舞打了声招呼,随即优雅转

    “痞子,小心了!到时候,别尸骨无存!”

    矫健的背影,迎着飘舞的落叶,溢出唇间最后话语,冰冷中是自信。

    武术上赫连修自认确实是一直比不过沙夏,这是事实,无可否认,但他也从来没怕过谁,尤其是其它方面,要战便战,自信他从不缺少。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要死也是你先!”

    鹿死谁手,走着瞧!

    他还没输过!

    沙夏微勾的唇,漫上越加浓重的残戾,潋滟眸子夹杂着一股即将到来的硝烟战火。

    两人到现在如此,小舞再看不出来就是白痴了,只是她还是猜不到,这两人准备干什么?

    未必要把战火升级?

    升级到何程度,这点小舞倒是有待琢磨。

    可,这战火,到底毛时候才能停止啊!囧!o(╯□╰)o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