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何谓霸道

    ——

    客厅。

    小舞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餐,时不时的瞥一下那早已吃完的男子,他看着一个军事的电影,淡静的看着,显得十分安宁。

    沙夏这个人,小舞也不知他搞什么,按以前况,吃完就该去上班了,哪还有时间看什么电影。

    可现在倒好,很显然沙夏看来起根本就不准备走。

    这不得不让小舞怀疑,沙夏很可能还小心眼的在意着那件事,这明摆着是要看着她,看死她!

    “死夏怪物,真是太可恶了!”皱皱琼鼻,小舞轻若蚊鸣的嘟喃,心中很是不爽。

    忽然,在小舞话音刚落,门铃声也凑巧的在这时突兀的响彻客厅,沙夏转眸,看向门口,小舞眉一挑,快速迈步上前。

    有人来,总比跟夏怪物独处好!

    小舞报着这个信念,连忙按下正方栅栏,可看向影象器的瞬间,她却傻愣住了,唇角抽搐得分外欢快,全然呆呆的杵在了那里。

    “谁?”

    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清香卷席,沙夏已疑惑的走了过来!

    “没,没谁!找错地方了!”躯一个激灵,小舞讪笑着,快速反应过来,连忙如闪电般的转,霍地把栅栏完全挡住,阻碍着沙夏的视线。

    “找错地方?”眼眸微眯,沙夏湛蓝的瞳色满是狐疑,这丫头,很不正常。

    “嗯!嗯!找错地方,找错地方,呵呵!”小舞笑得讪然,却连连点头,表真诚不已,貌似看起来还真没说假话。

    “亲的!”闻言,沙夏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睨了一眼那依然若疯般不停回响门铃,眉宇间尽是意味深长。

    这门铃响得可真欢快!

    眼微微一抽,小舞讪笑,心中咚咚打鼓,暗恨这烂门铃跟她作对。

    “你当我三岁小娃?”

    兀地,小舞正琢磨着怎么找理由,沙夏声色骤然转厉,一手快速的拉开小舞,低眸就往影象器看去。

    那影象器中一袭透着灵魂的冰冷,刹那似穿过了时空般,直入温暖的客厅,那是两人最熟悉不过的影。

    “找错地方!”咬着牙,沙夏眸子圈起一团火般的戾气,啪哒一声,他手重重落在开门按扭键上,要进,那他就让他进。

    小舞额头滑下一滴汗珠,轻轻抚头,瞥着那顷刻间冒出一片肃杀之气的男子,她脸上笑容越发畸形了!

    完蛋了!又要完蛋了!

    小舞心中不断悲呼着,很快一抹刚健的影印入眼帘,带着几分冷冽,透着几分柔和,优雅的走了过来。

    他手中一束火红玫瑰,若滴,微风吹来,掠起一片片摇曳的涟漪。

    但小舞可没时间观察这些,感觉到边沙夏越加戾然的气息,她连忙径直率先挡在了他前,灿然一笑:“呵呵!你怎么来了?”

    来得总不是时候!囧!o(╯□╰)o

    “昨天,因某些无赖的人,约会不成,心中难免遗憾,当然,某些人就算过于无耻,那也不能阻挡什么!”赫连修意有所指,转尔,看向小舞,他手中玫瑰递上前,柔柔一笑,“玫瑰配佳人!”

    “呃——谢谢!”微怔,小舞笑得更尴尬,不过这面子是不可能不给的。

    说着,小舞伸手就要去接,但不料某人却比她更快速,躯一掠,那束红艳的玫瑰,就到了他手里。

    “哼!还玫瑰配佳人,你古代来的么?玫瑰,哼!这也叫玫瑰,我看霉鬼还差不多!”沙夏斜睨着手中的火红,狠狠的踏削了一番,接着只见半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那如火的玫瑰,已坠落在地。

    敢送花,他让它成废品!

    ‘嗤’

    赫连修的眼神骤冷,寒气直沙夏,犀利如刀,掠起一股杀机。

    小舞则头顶漫上一片乌云,看着那原本要接的花朵,心中汗然不已。

    “不会笑,就别笑,笑得跟个面摊似的!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撞妖了!”沙夏不遑多让的迎着赫连修眼中寒光,这句话说得更是半分不客气。

    两人大学就是争锋的对头,但沙夏也从来没真正在意,真正当他是敌人,可现在竟然敢来跟他抢人,龙有逆鳞,触之则怒,找死!

    赫连修眸子越寒,墨瞳中沁入杀光,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不擅表达的人,一直以来只是不想说话而已,并不代表不会!

    他唇一动,就要反击,小舞眉微跳,见势不妙,没等赫连修开口,便快速迈步挡前,渡到他眼前,连忙笑道:“呵呵!那个,修啊!你先回去好不好!”

    “听见没,赶你走了!还不走!”沙夏唇一挑,接过话就嗤道,乘机讽刺之意十分明显。

    小舞脑门黑线下落,这丫,为毛就不能少说两句呢?这德行很恶劣啊!她郁闷着,忙再次讪笑,面容满是抱歉道:“不好意思,这人就那样,你别管他!”

    “跟某些痞子人计较,我还没那么没涵养!”赫连修冷笑,眼光掠过沉。

    找准机会,就打击对方,两人都险。

    小舞心中无语,赫连修转尔,又绅士似的优雅一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小舞,下次见!”

    “嗯!下……”

    小舞点头干笑,话没完,一道声音又再次比她还快速的响起。

    “见鬼去吧你!敢再来,小心我扭断你腿!”

    ‘啪’

    一声落下,沙夏几乎是同时扯着小舞,门被重重被关上了。

    空气中,火般的戾气,还没消散。

    小舞瞅了瞅边的男子,心中只剩极度无语,她总算见识到了,何谓霸道。

    …………

    xxxxxx

    要个票,然后飘过,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