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原来是爱

    别墅,绿树围绕,豪华典雅。

    赫连修开车返回,刚一踏进门,一道带着香水气味的影,直直的扑面而来,凝眸间,手臂已被人似惯常般的挽上。

    “修啊!你到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撒的轻摇着男子的手臂,璟雯面容不微微有些嗔怪。

    她今天难得把事忙完,想陪他吃饭,但回家却半个人影都没瞧见!

    她问陈叔,也只得到赫连修出去了的消息,却不知他具体哪里去了!

    璟雯的危险意识很强烈,人也敏感,见此,又想起昨晚,心中难免会胡乱揣测,她都准备去找他了,但现在看来似乎应该还好,毕竟如若去约会的话,不可能这般快。

    “事忙完了?”赫连修眸子微低,脸上没有那对着小舞至少会僵硬的笑,声音一如常般的冷漠。

    “当然!你放心,公司的事我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璟雯柔一笑,他的事,她一直都是当使命而为,赫连修,她只想陪着他而已!

    “嗯!去吃饭吧!”点头,赫连修没有多言,这么多年,他也最多只是询问一下,璟雯办事,这点他还是很放心的,她的能力不可置否。

    璟雯微笑,喊来陈叔准备饭菜,但刚吩咐好,她手下滑准备放开赫连修手臂时,却被弄得不怔愣住!

    触及的地方,没有肌肤的柔滑,倒是有点磨沙的触感!

    蹙眉,低眸,那修长的手腕上被缠了一好几圈纱布,上面几点嫣红,在白净的沙上,显得刺目不已!

    “你这怎么了?修!”音色惊异,璟雯霍地拉起赫连修的手,心中却越发不解,赫连修的手,她还是有一定了解,基本不太可能受伤!况且这出去短短的时间,也不应该发生什么事!

    可那缠绕的沙布,还有那点点嫣红,却又十分明显,揭试着真实。

    赫连修眼微顿,默然的抽回手,平淡道:“没事!”

    话落,他径直转,语言仍旧那般稀少!

    璟雯眼眸闪烁不定,看着那背影,越发狐疑,却也怎么都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

    早已在准备的饭菜,很快被陈叔领着佣人端上桌,赫连修一如即往,没有半点异样,平静的吃饭,没有绪,也没有话语。

    璟雯则迥样,抿着饭菜,看着今天仿佛没半分异常的男子,却越发感觉很奇怪!

    貌似无事,实乃有样,这种事在商场不遑多见,已璟雯的心思,赫连修越这般,她倒是越难安!

    “修,你今天到底上哪了?”踌躇半晌,璟雯还是忍不住询问。

    说不清,道不明,但一种危机感总是时刻在璟雯心中徘徊不定!

    赫连修眉微挑,手并没停止用食,很随意的平静道:“我好象不用想你报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轻咬嘴唇,璟雯最终顿了下来,闪烁着眸子,她叹息一声,没有继续!

    赫连修不能的人,璟雯很清楚,只是为何她心更加的揣揣难安!

    寂静,客厅又恢复了如常的寂静!

    在默默无语中吃完饭,璟雯也不敢再去询问赫连修的行踪,可在临返公司时,她那眼神明显很让人寻味,不安,狐疑,揣度,难舍等等绪,即便不聪慧的人也能看出其中韵味复杂不已,是言又止的无奈。

    窗帘飘摇,秋风阵阵拂来,陈叔端着一杯咖啡,轻放在桌上,他的少爷喜欢咖啡的味道,不放糖,苦苦的滋味,每次饭后,都会品尝一番!

    陈叔明白,苦涩的咖啡就象赫连修本人,滋味很象,苦苦的,却是必须的!无法逃避的!

    “少爷!”

    “有事?”

    眺望远方的矫健影,幽静安宁,冰冷的寒气,倒是在这一瞬间,仿佛间下降了许多,在趋于平和。

    陈叔浑浊的老眼,宠中带着一丝犹豫,踌躇了少许,还是不上前,轻道:“少爷,我这人活了这么久,在赫连家也当了这么久的管家,璟小姐的心意,不用我说,我想您也应该明白!”

    “我知道,您一直把璟小姐当妹妹看待,但璟小姐对您太过执着,没有人能让她放弃,就算有那也很难!”

    “少爷,您的心属,陈叔我也不会说什么,我也想看到您幸福,但璟小姐也是我从小带到大的,我只是希望,您要到时候真要拒绝的话,委婉一点!”

    人老成精,就算不怎么聪明的人,经历的事多了,尤其在感上,多少能感觉得出!

    璟雯或许感觉到了,也不太多,但陈叔很清楚,更可以肯定,至从那个女子进门的一刻,他有心有所触。

    再加上今天的事,赫连修虽然表面没什么,但陈叔很清晰的感觉到,那围绕着自己少爷沉积已久的冰冷,在缓和,那是心有所动,才可能发生的事!

    赫连修的心意,陈叔不会阻止,也不可能去阻止,更没能力去阻止,不是能勉强的,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就是这个道理,况且他也希望自己少爷幸福。

    只是,从两家亲人消失后,璟雯也算是他一手带大,两人,陈叔早已把他们当成亲子亲女,可谓是手心手背都是,谁伤他也会难过!

    有些事不可避免,那也只能缓和点了!

    赫连修扭头,眼光淡漠,瞥了陈叔一眼,接着又转向远方的眺望,没有开口!

    见此,陈叔张口,躇着又沉默了,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转退了出去!

    房间依然宁静,窗口男子默默屹立,眺望的目光微微带着一丝柔和,多年没有的柔和,冰冷似乎也在融化!

    璟雯,一直跟着他,他明白,更清楚不

    ,这个字,对于赫连修来说,很遥远。

    心,早已沉寂。

    恨,是唯一。

    无奈,却也必须!

    没想过,从没想过,就算有过一时心牵,也是忽视的东西,但今,赫连修肯定了,证实了。

    那十二年的潜意所牵,原来真的是能让他留念的存在!

    或许他真应该感谢沙夏才对,要不是沙夏,他还真不会有这般笃定。

    红链相依,原来是

    她,是那个人,不知火舞!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