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疯狂的两男人

    气氛一度沉静了下来,两人屹立原地,各怀思绪,默默不语!

    ‘嗤啦’

    忽然,这时,一辆奔驰猛然从远到近,径直的停在了大铁门口,紧跟着着一名牌休闲装,面容英俊,墨眸如鹰,气息冰冷的男子走了下来。

    小舞脸部瞬间僵硬了,额头数滴汗珠直线下滑,汗啊!她想长江滔滔水要泛滥了,真是哪壶不开,来哪壶!

    沙夏转头,眸底快速掠过一丝霾,这况,如若不是傻子,一定看得出!还用说么?

    赫连修走上前,淡扫了两人一眼,脸上无喜无怒,转尔,看向沙夏,两人对视少许,他默然开口:“痞子,好久不见!”

    “我想应该说最好不见吧!哦!冰块!”沙夏眼眸微眯,皮笑不笑,他们见面准无好事。

    痞子?冰块?小舞眉微挑,真称呼貌似也恰当,看起来他们还真认识,上次她就猜测到了!

    这景象,是敌非友啊!再加上——

    等会儿,她真在想会不会被秧及池鱼来着?

    未必这就是纯粹的作茧自缚?

    小舞莞自琢磨着,赫连修眼微挑,掠过沙夏,看向女子间,他冷漠的面容,泛起一抹柔和。

    “小舞!你没忘我们昨夜之约吧!”赫连修嘴角上扬,那笑虽然有些僵硬,但却也十分迷人,他话语明显更是掺杂着些许暧昧。

    “呃……”小舞尴尬,她忘是没忘,她不是一整上午都正在落跑么?

    可,这话说得,好似……

    眼角微微瞥了一下沙夏,他那脸色是沉得不能再沉了,比之猪柑还要铁青,仿佛间,是要濒临爆发的火山,一触即发!

    “冰块,我不管你们什么约,你最好给我别打她的主意!”手揽上小舞的腰际,暗流的火焰闪过沙夏眼底,用行动和话语证明着她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许染指。

    躯一颤,小舞下意识想挣开,但在看到沙夏眸中的森,她又瞬间焉了下来,僵硬在那里,不敢行动。

    不争气确实是不争气!

    但说实在的,她还真有点怕夏怪物,囧!o(╯□╰)o

    赫连修指尖微握,冷冽的眉宇间掠过一丝异光,扫着两人的暧昧,他心间无所觉的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酸意,不明,却很真实!

    “听不懂么?还不走?”察觉到小舞的妥协,沙夏脸色微微缓和,但看向男子的眼光依然充斥着浓重的沉!

    小丫头是他的,一直都是,谁染指半点,他都不许!

    龙有逆鳞,触之及伤!

    不知火舞,便是他的逆鳞!

    “这恐怕不是你说了算吧!你们有关系么?小舞不过是你的管家而已!你是否管得太宽了?”赫连修冷笑,所有心绪被他压了下来。

    沙夏眸底轻沉,漫起肃杀光芒,赫连修这话说到点子上了,他们之间说明了,还真找不到何关系!

    赫连修转尔乘胜追击似的,续而看向小舞脸色一柔,颇为绅士:“小舞,你说呢!”

    “呃……”

    一惯的单音,小舞更尴尬了,为难的瞥向那随之转眸看着她的沙夏,对这个问题,越发感觉囧迫

    小舞发现了,她这救命恩人,赫连修也不是好人来着,居然把问题无的抛给她!

    悲剧啊!她现在自己都正愁着呢!

    夏怪物吧!她有点怕!暴怒的后果很严重!

    赫连修吧!一直是她从小到大的心属,虽现在感觉有点微微变异,但她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想过远离。

    十二年的魂牵梦绕,不是一时间可以磨灭!

    选择的话,小舞按原本的想法,当然是选好不容易相遇的赫连修!

    只是,现在似乎有点不由己了,不能选啊!夏怪物会暴起的!囧

    小舞的沉默,使得沙夏眼底闪过不易察觉的伤感,无人发觉,但沙夏懂了,他不知她们之间什么关系,可她的徘徊,他能看出!

    然,他不想放手,也不愿放手,多久了,唯一的心回归,他怎能舍得?

    伤,快速被坚定代替,她不选,那就让他帮她!

    “你想追她?”沙夏出乎两人意料的问出一句话,无人懂其意!

    赫连修一怔,没否认:“是又怎样!”

    沙夏似乎变得有些奇怪,小舞头大如斗,为毛她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么?这么说来,你是喜欢她了!”沙夏唇角掠起邪肆,自顾的伸到小舞后腰际,在小舞疑惑间,他已摸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

    皇极刀,小舞一般况下都随携带,沙夏显然很熟悉!

    小舞心头一跳,沙夏突然让人未觉反应的在自己手腕间狠狠的划过一刀,鲜血如流,漫过肌肤,坠滴在地,他邪气的脸上有着强烈的疯狂:“那咱们就比比!”

    别怪他迫!他倒要看看这冰块有她!

    “你,你疯了!”

    赫连修瞳孔微收,小舞回过神,玉手快速悟上那微深的伤口,想为沙夏止血!

    沙夏划得很精准,不至死,但却深,只是,小舞现在哪里想得到那么多,那鲜血让她兀然恐惧,魔女契约,感觉越发深刻,她似乎提前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夏怪物,为毛这么疯啊!要干嘛来着?

    小舞心惊胆颤,血滑过她玉手,却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怕了?”沙夏讽笑。

    赫连修沉默,眼中异光闪烁,他从没真正思考过,自己对小舞是什么感觉,唯一能肯定的是,他想她在边,所以他才会追逐!

    脑中回旋起十二年前,那个小女孩,精致的小脸蛋,有着不愿欠人的坚定,她说:她一定会还他这个人

    再次相逢,她依然没忘,其实他又何忘记,应该说很自然的没忘,潜意识的,不然那条红链,也不会陪伴他至今!

    “你看到了吧!”扭头,沙夏讽刺一笑,为她死都怕,这到底能有多她?笑话!

    小舞蹙眉,看了一眼沉默的赫连修,是难过吗?女人好象都会希望有致死不渝的,女人好象都会希望自己所,能为她付出一切,女人好象都会希望有这种彼此交命的真

    可,怪异的小舞心底似乎并不是那么难过,但却潜意识忽略这种东西!

    沙夏今天让小舞越发得感觉奇怪,奇怪又疯狂,他多面的人,有着天使的容颜,近乎可以让所有人沉迷,对她,总是内敛的霸道,什么都要管,总是替她做决定,有时候不得不让她感觉讨厌!

    但不论如何,小舞不能否认,他们之间很暧昧,但那也仅限于此,沙夏从没说过她,她也一直自认识自己不过是沙夏的游戏,现在依然如此!

    然而,这又算什么?

    心,似乎悸动了!

    说起来久,但小舞的思考其实很短暂,在沙夏那句话刚落不久,一又是突发的况,让她真傻眼了!

    赫连修没有二话,在沉默后,竟然一把夺过那还染着鲜血的小刀,近乎连考虑都没有,便自径划破肌肤,不一样体,血一样的嫣红!

    “痞子,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赫连修冷笑,他敢,他为何不敢,或许是冲动了,但他愿意!

    一见钟,不是!

    那是沉淀十二年,从没有想过的暴发!

    况且他们之间,他从来没认输过!

    沙夏手指微紧,眸间泛异,赫连修很出乎他意料,看来他猜错了他对她的强烈,不过,哪也得有命享才行!

    “那咱们就比比谁先死!”

    震撼的话,史无前列的疯狂!

    在小舞傻愣中,沙夏抽过赫连修手间的小刀,动作依然优雅,却是嗜血的邪疯!

    ‘哗’

    伤口深了一分!

    “要看天意么?我奉陪!”冷冷一笑,赫连修没有半点示弱,同样的冷中带着疯狂,死么?很多年前他就应该死了,又何可怕?

    空气中,没有千军万马似的战火般的硝烟,一面冷,一面,优雅的动作,看似在划布娃娃,毫不关己,但却充满着残妄的暗流!

    恐怕无人敢如此疯癫,无人会如此不把自己体当回事!

    两男人,相貌各有千秋,价不遑多让!同样的狠辣,对别人如此,对自己依然如此!小舞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只是——丫的,都干嘛啊!都真疯了不成?

    死也有人挣抢?有没搞错!

    “都给我停!”小舞怒目,再不阻止,她想真会完蛋了!

    “亲的!你怕什么,放心!我不会死!”沙夏扭头微笑,赫连修对这话中意思不会明白,但小舞却听得懂!

    沙夏明显是在告诉她,不会拉她下去!

    但全部的原因并不在此啊!具体的!小舞难得想,可现在不能这么玩,这点她是肯定地!

    可,劝解厉喝似乎都没用!囧

    “你们,你们……自己玩吧!”

    小舞真是找不到话说了,她想或许她离开,这两人应该就会停止吧!

    果然,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两男人看着女子仿佛对他们无语的背影,皆停了下来。

    扭头,赫连修看着拿在沙夏手中的小刀,默然冷笑,“我想现在没得玩了!”

    “哼!”

    沙夏眼微沉,冷冷一哼,拂手追去,但那临走时,眸间掠过的警告意味分外明显。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