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纯火越恋

    客厅气氛一度沉静,这一刹那,几乎连掉一根针都可以清晰听见,众人的视线往两人上,左瞟瞟,右看看,眼神怪诞非常!

    舞爸爸一脸尴尬,笑容僵硬,推了推琳娜贴过来的躯,想坐远一点!

    琳娜挑挑眉,丝毫无知,继续往舞爸爸上贴,想她,在美国听到不知火这个姓时,就已断定是那个人!

    不知火,那是他们独家的姓,除非是属于同一脉,否则世上不可能再有其他人。

    只是两人多年没见,琳娜心中倒是难得紧张,所以才经过调查,再整理好心绪之后,才过来!

    现在相见,就是缘分,她可不会再让他跑掉!

    “我决定了,我以后就住这里了!”琳娜单手一扬,又一个重磅炸弹砸下。

    “什么?住,住这里?”舞爸爸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这刚见面,就要住他家?有没搞错啊!

    “干嘛啊!越哥哥,不欢迎娜娜哦?”琳娜眼神极度幽怨,一副看负心汉的模样,面容极剧伤心意味。

    ‘唰’‘唰’

    舞爸爸额头直直滑下一丝丝黑线,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看着琳娜,完全哑然了,这叫他怎么说才好?

    雪妮抿唇,同的看了舞爸爸一眼,她跟琳娜也相处过一段时间,这未来婆婆,总体来说很强悍,可怜的越叔啊!

    沙夏眼神早已恢复正常,不置可否,娜娜美女从来都是自主主义,且拳脚功夫也不错,一直以来到哪里,他都不用太过担心,不过,看这况,倒是某些人会悲剧地!

    小舞和小藤脸部抽搐,想说,却又不好说什么!老爸找一个伴他们倒是真不在意,毕竟他们妈妈都死了很多年了,可这未免来得有些太突然!

    “越哥哥!我们这么久不见,难道你都不想念娜娜哦?”见得舞爸爸不说话,琳娜目光更加幽怨了,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

    只是那一张打扮得鹤发白须的模样,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看着两人,就仿佛是一个老人在和一个中年男人在诉似的,别提有多怪异!

    “想,想了,想了!”舞爸爸唇一扯,讪然点头,其实他没想过,近乎都快忘了,当然这话不能明说,这人很可怕!

    “那就对了嘛!以后我可就靠着你了!”呵呵一笑,挽着舞爸爸的手臂,琳娜越发的亲,随即她头自顾往男人肩膀一靠,满脸回忆。

    “越哥哥啊!想当初……”

    “呃……那个,都七点多了吧!我该去做饭了!”琳娜刚开口,舞爸爸霍地起,一溜烟,在琳娜呆愣的神色中,闪电般的奔向厨房。

    再呆下去,他会想一头钻地底去!

    都这么大年纪了,丢人啊!

    小舞嘴微抽,丫的啊!她老爸终于知道做饭了,只是这明显是逃跑行为!

    看了小腾一眼,小舞使了个眼色,两人对琳娜有礼微笑,随即跟着他们老爸一起冲进了厨房。

    三人离去,沙夏转眸挑眉,意味深长的笑道:“娜娜美女,你藏得可够深的啊!”他到现在才明白,原来他这位养母,不结婚,是有原因的!

    两人的故事,分手的主要因素,他想应该会跟琳娜的有关,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受得了她这般的火

    琳娜回神,不置是否,提抬头,兴高采烈的转换衣服去——

    …………

    厨房内,小舞关上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小腾便连忙上前狐疑的问道:“爸,你是准备要给我们找新妈么?”

    “你这孩子,你说什么呢!”舞爸爸眼一瞪,忙乎着,话说得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小舞拉了拉还要询问的小腾,问这么直接,老爸会尴尬的。

    “爸,你准备怎么办?我觉得她好象对你……”

    委婉一点,那是必须滴!不过,小舞觉得那个‘月老’真的很火

    “哎!”舞爸爸叹了口气,切着片,沉吟不语。

    他还记得,那是上中学时,在那柳树下,一袭火红连衣裙的少女,迎着阳光,笑容有他从没见过的灿烂,如烈炎,可焚烧一切的火!也焚烧了他!

    第一次,就被那抹影所吸引!很美,真的很美!

    后来,他们相识相知,走在一起,琳娜火辣的女人,洋溢,当时他们的恋还被朋友戏称之为‘纯火越恋’。

    他们有过欢乐,只是相处的过程中,正因为她的,时间一长,他却越发觉得有些吃不消,琳娜太过古灵精怪,脑子里总是有奇怪的思想,更是会实施行动做些对常人来说过逾的事,火得有些过头了!

    没法!他也只能选择逃避!

    那以前的心动,不论是青年的冲动也好!真的假的也罢!就算他对不起她吧!

    他转学了,不带走一丝尘埃,没有下只字半句,仅管有些无,他知道自己确实不太近人

    他还记得,琳娜找到他时的伤心,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但那又如何,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无论对错,不可能重来,就算重来,或许他依然选择会逃,她的,他自认吃不消!

    人说初恋是最值得回忆的,但那也只不过是回忆!

    他很清楚,很明白到底谁才是自己的所属,因为那时,他已认识了小舞的母亲,很温柔的女人,让他有呵护一生的坚定,那是琳娜上找不到的感觉。

    然而,现在,他还真想不到她找来了,罗林这个姓,原本就较广,她的家世,他一直也都不是很清楚,知道沙夏的母亲名讳一样时,他虽有些猜想,但却又立即被自己所否定,以为那是巧合!

    可,还真是巧合,巧合到成真了,竟然真的是那个她!

    火一样的女人,接受吗?很难!

    不接受吧!看这况,根据他的了解,恐怕这次跑不掉了!

    “哎!走一步算一步吧!船到桥头自然直!”良久,舞爸爸幽幽一叹。

    “爸!你不喜欢她?”找后妈,小舞不反对,主要是要老爸喜欢才行。

    舞爸爸手微顿,沉思了少许,摇了摇头,苦笑道:“也不是,怎么说呢!只是,你也看出来了吧!娜娜,她太,太过了!”

    舞爸爸也知晓孩子的心思,可那般的他真没福消瘦,更何况他一个人也过了这么多年,要找早找了,不想找而已,对于前妻,他依然心念如昔,从没真正放下过!

    要不是因为他,因为这该死的杀手职业,小舞的母亲也不会……

    想起那事,舞爸爸就觉得痛心,面容不漫过一层悲伤,不知火流派,传承一千年,世世代代为了监守职业不落,为了让绝学一代代相传下去!拼斗一生!

    可到头来又怎样?还不是一代代的没落了下去,仅剩一脉!而他也独留一人!

    杀手,生活在暗夜的鬼魅,徘徊于生死边缘的流浪者!

    不知火,繁华后,也只不过是一部悲剧而已,固执,迂腐罢了!

    如若,不是小舞坚持,他不会再让她干这一行!

    小舞眼眸微闪,沉默了,随即微微一笑,忙岔开话题问道:“爸,今天弄什么吃?我可是专门学了做菜!等会儿给你们来一手!”

    “能吃么?”小腾狐疑!他可没吃过,会不会中毒来着?

    “死小子,你敢小瞧我?找打!”小舞眉宇一横,手中菜扬上,拽着一把菜拍了过去。

    小腾扭一躲,边躲边口中嚷嚷:“爸,你看,瞧见没!这么一大号的伪劣产品啊!你以后记得买东西一定要注意!”

    “小家伙,你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知道不?爸,你别理他,看我的九白骨爪,小舞飞菜!好让他瞧瞧什么是寿星公上吊,嫌命太长!”小舞爪子挥得虎虎生风,一把青菜轻舞飙扬,到处乱飞。

    小腾跳脚乱窜,狠狠鄙视自己老姐!

    一追一跑,一个小小的厨房,被两姐弟一小半会已弄的颇为狼籍!

    舞爸爸怔怔的看着两人,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一家人相处那么多年,有些事,不用说,都懂!

    “两位,我想这厨房打扫工作,我该收点劳苦费咯!不两价,一次五千,现交!”

    话落,舞爸爸眼光戏谑,毫不客气的摊开手一伸,很明显在说给钱!

    小舞手一顿,扭头鄙视:“爸!你啥时候当上抢劫犯了?”

    “六千!”舞爸爸淡笑,加价。

    小舞嘟嘴,掏钱,舞爸爸接过不客气的收起来,小腾在一旁偷笑。

    “爸,你就一地主!鄙视你!”

    地主剥削农民!不道德!

    舞爸爸不置是否,转尔一笑:“小舞,你不是要给我们来一手么?那就做糖醋排骨吧!”

    “糖醋排骨?”小舞挑眉,很诡异啊!为毛是糖醋排骨?

    小腾扑哧笑道:“姐,姐夫喜欢吃,老爸当然要照顾女婿咯!”

    “乱喊什么你?快给我去干活!”小舞瞪瞪眼,小样的,翅膀硬了啊!

    小腾撇嘴,老实做事,但那眼神端得是颇为暧昧!

    小舞脸微红,但也没继续否认!

    哎!为了老爸!她就让他们可乐一下吧!o(╯□╰)o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