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发怒

    夜色如墨,月上柳梢,如水的银色,犹如透明薄沙轻洒而下,遍布大地。

    微风吹来,秋季的树叶一片片的摇动,一片片的坠落,很美,却萧瑟。

    车内,灯光明暗不定透窗而入,印照在两人脸上,寂静的环绕。

    沙夏轻低着头,柔软的黑发,隐盖下了他所有的神色,没有人知晓他在想什么。

    只是他那侧脸上还残留的五指红印,却犹如噬血的恶魔,狰狞刻在他白皙的肌肤上,分外显目。

    “你真的太过分了!”小舞声音有些哽咽,愤怒的一掌过后,委屈如同洪水爆发,满满的填在了她的心间。

    转,扭开车门,双眼发红,小舞眼中的泪水毫无预兆的夺眶而出,一滴滴如水中花朵绽放,坠落。

    “对不起!”

    伸手拉住,沙夏的声音低沉着悲伤,或许真的不是他看到那样!只是他真的很愤怒!

    “对不起?对不起就有用么?那我捅你一刀,再来跟你说对不起行不?”小舞没回头,依然委屈,扭动着手想甩开他的大掌。

    “如若你想,那你捅吧!”沙夏抬眸,沉的轮廓,柔和了下来。

    “你到底知不知晓我在说什么?你别这么自以为是行不行!”小舞微怔,回头看着他认真的神色,心中完全不知何滋味。

    沙夏总是这样,顾着自己,什么都以自己的想法为主,他有想过别人的想法么?

    “无所谓了!”沙夏淡淡道,紧接着他蓦然一正,眼神认真的看着小舞,沉声道:“答应我,别再见他!别再跟他有任何牵扯!”

    “你,你,你别再这么自以为是行不行!”小舞心口一提,她无语了,她适才说了让他别这么自以为是,可现在依然如此。

    “答应我!”沙夏声音再次沉了沉,仍旧我行我素的认真,似乎不答应,他就绝不放手般,霸道顿显。

    “你凭什么管我!”小舞又有些怒了,这个男人,她真不该说什么好!为什么总是要霸道的干涉她的生活,就连渡也不知去向,现在又来,可恶!可恶!

    沙夏眸子微闪,蓝如海,深如虚,看了小舞少许,才叹了口气,轻声道: “我做什么必然有原因,我不会伤害你,相信我,相信我就别再跟他见面,他,你不了解!”

    “相信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是我谁啊!可笑,原因,那你说出来啊!我倒要听听什么原因!”小舞微嗤,定眸直视男子,她倒想知道什么原因。

    “你不用知道!”沙夏扭开头,眼眸闪烁不定,但语气却是坚定异常。

    一旦开头,就会牵引出很多事!

    他不会告诉她,永远不会,他不想重蹈覆辙!

    “那就是没有原因咯!好,那就请你别干涉我的生活,我要跟谁在一起,要和谁做朋友,那是我的事,不劳你心!”说完,小舞就甩开他的手,可沙夏却象钳子一般,分毫不动。

    “放开!”

    小舞脸色变冷,她真是受够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大掌紧了紧,沙夏低沉的嗓子,有着一丝凄迷的悲伤。

    但小舞感受不到,她声音越发的冷然,一字一顿道:“放-开!”

    沙夏沉默,他的躯在颤抖,扭头,低垂下眼眸,明暗的光线在他上透出浓烈的寞落。

    他的无奈,他的挣扎,他的悲伤,无人能了解!

    他是不想说,也不能说,可为什么,为什么要他?

    难道真的要回到以前才甘心吗?难道真的要重蹈覆辙才心愿吗?

    不要,他不要!不要……

    ‘砰’

    一声重响,沙夏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车上,重重的,狠狠的,仿佛在发泄着自所有怒气,所有的挣扎,还有恐惧。

    物品坠落,时速表的碎片,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肌肤,鲜血一滴滴顺着他的手流溢而下,鲜艳的色彩刺目不已。

    而沙夏,却感觉不到疼痛。

    小舞心一怔,愣愣的看着那如水嫣红,流动的脉动,很红艳,象滴的玫瑰红。

    可,他这是在干什么?

    “你疯了?”抓过男子的手,小舞蹙着眉,就给他拔出碎片。

    她心间已分不清是怒,还是什么,似乎更多是心疼,只是这种感觉被她潜意识的剔除了。

    “我是疯了,我疯很多年了,很多年,很多年!”沙夏扭头撕吼,面显狂乱。

    很多年,他没有这种烦躁的感觉了!

    捏上小舞的双肩,沙夏手中力度再没有了轻重,一双蓝眸越渐如血,潋滟着赤红的光芒,就似那夜间的豺狼,散发一股股涔心的凶

    小舞呆滞,看着这眼前的男子,她几乎有些愕然。

    沙夏历来让人琢磨不定,但她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如此这般的透露出怒火,凶凛然。

    适才的沉跟现在比,完全是大巫见小巫,此时他反差更大。

    小舞第一次知晓,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发怒!

    ‘砰’‘砰’

    这时,窗户敲打声响起,一警服的男人闯入了两人的对视中,他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但这隔音效果颇好的车内,却是听不见。

    “嗯!那个……”小舞讪然的看向窗外,交警终于追上了!o(╯□╰)o

    沙夏冷冷一哼,扭头兀地打开车门,一字怒喝猛然飙出他唇间:“滚!”

    一字出口,狂行必发,冷气凛然。

    秋风瑟瑟中,小舞唇抽了,交警傻愣了,这交警可谓从来没遇到过这样人,他好象还没说话吧!

    “滚不滚?不滚我来教你!”一道冷怒的声音飘从沙夏口中溢出,交警还没反应过来,他蓦然窜出车子,一拳就打了过去。

    交警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左眼乌青了,在起间,他怒火直直的冒上了头顶。

    原本是看着这车,他知晓份一定不简单,准备开张罚单就行了,可,可谁能猜到,这人竟然二话不说,上前就打他,真是太过分了!

    “你,你这个泼民!”怒火冲顶,交警全然完全一切,怒喝着摸出警棍就击了上去。

    沙夏瞳一收,却奇迹般的避都不避,伸手迎着警根就抓了上去,可那冲击的力度,就算抓住也是会反震受伤。

    但看沙夏的模样,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又好象在找虐,而那交警仿佛也是冲昏了头脑,只顾打人。

    一瞬间,几个来回,沙夏和交警你一拳我一拳,完全扭打在了一起,无人闪避,这全然是**的搏击。

    黑夜中,两头凶狼,互不相让,发疯似的攻击,乱,完全乱了!

    小舞坐在车里,咽了口唾沫,看着两个疯人,很早很早就已经完全无语了。

    她总算见识到了什么才叫——野兽的疯狂!

    不要命啊!o(╯□╰)o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