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赫连修

    夜色如水,树影婆娑,从城堡门延伸而至的长长红地毯在其中形成了独一的风景。

    一道淡紫色的影急奔而来,踏上红地毯,那因半寸高根鞋踩步的力度,起伏不定的发出优美的旋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她前面的一男一女两人,只不过前面的人走的仿佛有些急速。

    “等等,等等我……”裙角飞扬,淡紫如蝶,小舞奔跑着,终于发出了呼喊。

    前面那男子蓦然一顿,生生停止脚步,他边的女子也紧跟着蹙步不前,回头望去间,女子眼中不露出一丝疑惑。

    小舞面容一喜,连忙加快了速度直奔上前,轻呼着气不自的拉上男子的胳臂,呵呵一笑,“总算赶上你了!”

    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小舞心中难得有些激动,她今年满了二十岁,跟那个救她的恩人,梦中的初恋,有整整差不多十二年没见了。

    适才不经意间,她已经看过,他手腕上的红链,确实证明是他,真的是他啊!

    “你谁啊你!一上来就拉拉扯扯干嘛!知不知羞啊!”女子眉头一皱,她旁的男子还没说什么,她上前就立即拍开了小舞的手,明显很是不悦。

    小舞微怔,看了女子一眼,再看向男子那冷漠的轮廓,他眼神也是似乎掠过了一丝不悦。

    这景似乎跟第一次,蛮象的,小舞不自的就回想起了那次,那次他依然这般冷,而不喜被人触碰。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想着,小舞脸上漫起些许讪然,忙歉意道。

    “我认识你吗?你追我干什么?”男子冷冷的看着小舞,音色依旧那般充满着寒气,面无表

    其实,小舞他们都在宴会大厅见过,当时两女之争,升华为商业,还有那沙夏的维护,他们都看在眼里,听说是那个男人原先的管家,但他可不记得自己跟这个女人有何牵扯。

    “你不记得我了吗?上次,那手机,你赔我,还有,还有十二年前,你救过我,你都忘了吗?”小舞眼波流动着激揩的色彩,定定的看着男子,连连说道。

    小舞觉得他应该不会忘才对,不然他为何到现在还带着她的信物?

    “手机?十二年前?”男子嘴唇蠕动,目光微微一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小舞片刻,他还真是越看越感觉熟悉。

    蓦然男子脑中灵光一闪,轻抬起手腕,眼神中却有些不确定,不诧异道:“是你?”

    “嗯!嗯!是我,就是我,这是我们家的信物,你想起来了是么?”小舞笑脸满容,看了那红链一眼,连连着点头。

    神采飞扬间,她一激动又不自抓上了男子的胳臂。

    “都叫你别拉拉扯扯了,你这人怎么回事!”女子见此,立即又不满了,再次拉开小舞手,鄙睨的看了她一眼,旋即才望向男子,疑惑道:“你认识她?”

    她可不记得有这个女人的存在,不过男子手腕上的红链,她倒是知晓是一个他救过的人赠送,但难道就是这个不规矩的女人么?

    男子点点头,算是回应,表瞬间又变的冷淡,默然道:“小姐,你到底有何事?”

    “什么有何事?当时要报恩啊!我说过嘛!有一天我一定会还你这份的!”小舞双腮微鼓,嘟了嘟嘴,意证言词直视男子。

    想她舞姐,从小到大,做人的宗旨就是睚眦必报,恩果同样如此!欠人,她不喜欢!

    男子眼波微动,不意察觉的漫过一抹悸动,却片刻又沉寂下来,淡漠道:“我只是顺手而已!”

    他当时确实是顺手,只是想不到那个小女孩竟然铭记到如今,她的做法,仿佛就象第一见面那时,她说会报恩,那般的真诚。

    其实,他也不知为何,一直还记得那天,她的信物,更是陪伴他走过了很多个季节,一直到如今。

    “不行,得人恩果千年记,不知报恩,妄为人,救命之恩,大为天,我一定要还的!”小舞微昂着头,眼神毫不掩饰的坚定。

    但怎么让人感觉有些霸道呢? -_-!

    “你这人烦不烦啊!别人都不让你还了,还缠着干嘛!”女子秀眉一皱,立即忍不住开口,妩媚的面容已然极度不满,一双凤目看着小舞跟看敌似的。

    小舞眼一挑,这个女人,她也看出来了,明显的喜欢他,任何接近他的女人,这个女人好象都会把她自我升级为敌。

    可干她毛事啊!

    小舞嘴微撇,睨了她一眼,淡嗤道:“这位小姐,你难道不知插话是一种不好的行为?”

    “你……”

    女子小脚一蹬,她话未完,那一直面无表的冷漠男子,却是在这时,不自的嘴角上翘,那弧度虽细微,那笑虽僵硬,但却如同花绽放,冰雪融化,有着一种人心魄的俊美。

    “你应该多笑笑!”小舞宛尔微笑,由衷说道。她也感觉到了,他应该不常笑,所以才这般僵硬,但确实比不笑时帅多了,至少她这么认为!

    女子闻声一怔,转眸间,男子的笑容却又一瞬间隐了下来,不让她疑惑了,这女人说他笑了?在笑?不会搞错了吧?至从那件事后,她可很久很久没看到过了,她几乎都习惯了他的面无表

    “走了!”

    男子的声音依然很冷,那笑似乎是一场梦,女子没反应过来时,他已转

    然而,只是片刻,男子迈步的型却是一顿,眼底闪过一抹难明的深沉。

    蓦然,他霍地回,上前几步,直直的看向小舞,小舞心中一怔,不明所以,他冷冷的声音已然传来:“你想报恩?”

    小舞再次一怔,却是点了点头,这点她适才说过了,舞姐不说谎话好多年,绝对不骗人。

    “只是如此么?”话刚落,男子一个踏步,躯临近,兀的一把揽住了小舞的腰际,这种反差的突然,近乎让人无法反应。

    女子傻眼间,脸瞬间沉了!

    扑鼻的男气息,闯入鼻尖,小舞心一跳,有些回不过神,“什,什么意思?”

    “没有其它原因?”男子鹰眸深沉,脸越发的接近,那呼吸几乎喷洒到了小舞脸上,让她感觉痒痒的。

    他冰冷的声音,在这时,更是奇异的泛着一丝邪肆,仿佛是在鼓惑般。

    “呃……”

    小舞脸一红,她好象明白他的意思了,可有其它原因么?似乎有吧!她还记得八岁时的心动,她这么多年没交过男朋友,也有一定原因是因为他,这是她等待的人呢!

    可……她脑中仿佛间,这时却是掠过了一抹熟悉的影,那个人,他不羁,他风流,他无赖,他温和,他邪恶,他是一个多面人,永远都不定,很多面,说也无法说完。

    男子眼眸一眯,看着脸蛋红晕,后又恍惚的小女人,目中掠起一丝异光,心中微不可察升上一股怒气。

    为何会如此,他不知,或许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小女孩在他心中就是不同的吧!只是他从未思考过。

    “有?还是没有?”男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手不自加重了些,奇怪的感觉,让他有些烦。

    “我,我……”红晕漫上耳根,小舞眼神闪烁,却不知如何回答。

    小舞想说有,但又无法说出口,她也不知为什么,仿佛有些不确定。

    想说没有吧!还是说不出口,似乎又有!

    天啊!脑子又混沌了!o(╯□╰)o

    女子站在旁边,脸色沉得已经不能再沉,看着两人暧昧的姿势,她觉得十分刺眼。

    他何时对一个女人如此过?没有,能在他边的就只有她而已,可就连她几乎都跟他没有何太亲密的接触,不是她不想,而是知晓他不喜欢。

    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他变得好奇怪!

    女子双拳紧握,狠狠的瞪向小舞,她的眼光,已然达到了极度不善的地步。

    她不会让她得逞的,绝对不会,能在他边只有她,只有她而已,一直都只有她!

    “修!我们该走了!”女子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快速上前,拉了拉男子的手臂,以奇怪的姿势,连忙岔入了两人之间。

    男子眼一动,女子的声音,立即让他从那烦怒的心绪中脱离了出来,看了小舞一眼,他轻轻垂下眼敛,睫毛轻颤间,他已恢复如初。

    “赫连修!”简洁的吐出三个字,男子冷漠的音色一如开始,来着灵魂的寒冷气息,不杂丝毫感。

    蓦然转,他矫健的形,没入了黑夜当中。

    女子微怔,扭头看了小舞一眼,终于忿忿的跺了跺脚,连忙跟了上去。

    小舞站在原地,已然无语了。

    很奇怪,今夜很奇怪,他奇怪,他也奇怪!

    为毛都这么奇怪呢?

    不过还好,总算厉经波折,知晓了他的名字!

    赫连修么?

    “赫连修!”

    小舞瞬间挥去了那恼人的绪,嘴角微微一扬,裙摆轻灵,转,犹如一只暗夜蝴蝶,淡紫的色彩泛过如水的涟漪,在月下美丽绽放。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