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零度冷场

    金碧辉煌,灯光耀眼的会场,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那空旷的地方,牵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却都已然诧异与疑惑了,那脸上的表颇为怪异。

    原本在一楼宴会大厅时,他们就有所猜测,毕竟沙夏宠那女人宠得真是天上有地下无,就因一点小事,宁愿与一家大集团交恶,也要为那个女人找回场子,这意思很明显。

    第一排的那处地方,没灭灯时,他们也看到过,那是坐在沙夏旁的女人,是那个姓不知火名舞的女人,可现在却是空无一人,所有人还真是有些无语。

    被女人抛弃不顾,还是在这种场合,面子,沙夏的面子,到此时可算全无了,颜面扫地!

    座位上,白瑶眼一动,扫了全场一眼,沉吟少许,霍的就站起

    “你要干什么?”白启眉一蹙,原本就观察着自己女儿的他,眼明手快的抓住了白瑶的手臂,把她按了下去,轻声喝问道。

    “我要把握机会!”白瑶深吸了口气,挣脱开父亲的束缚。

    想她前些子沙夏跟她分手后,她不是没努力过,可却没整到小舞,沙夏也总是把她拒之门外,连罗林集团大门她都不得进入。

    这次可以说是一个机会,她要把握机会,只要还有一点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瑶儿!”白启声音虽小,但已然有些严厉,他这个女儿,他真是有些无奈,要不是她是他的独生女,他真想掐死她,总是不听他话。

    白启有时候真的在想,他是不是太过宠她了?才让她养成这般任的习

    “我不!”看着白启凌厉的神色,白瑶没有妥协,眼神却是越发坚定,机会,她不要放弃!

    两父女在座位上拉扯着,白瑶最终还是霍的站起了

    她这一站,可谓是独秀一枝花,众人视线纷纷看了过来,适才白瑶和白启的声音很小,除了临近的几人外,无人听到,很多人看着白瑶起,皆是不明所以!

    这白大小姐要干什么?

    “让各位见笑了,区区一个管家,沙夏怎会把true  love给她呢!沙夏只不过给各位开了个小玩笑而已,true  love当然最终应有配得上它份的人才对!”白瑶微微一笑,迈步穿过座位,火-暴的姿,优雅的向着台上一步步走去。

    众人一愣,表怪异之色没减,反而更浓!

    白启脸却是瞬间沉了,可这时候他还能去拉扯自己的女儿么?就算拉扯,他知道白瑶也不会听,一意孤行,他这个女儿总是这样!

    沙夏眼微微一眯,看向走来的女人,心中的怒火在沸腾,但他脸上却早已看不出喜怒,只是那周流溢的寒气,倒是犹如天降之息,那是无法隐匿,越渐越浓的东西。

    走上台,白瑶望着男子柔一笑,天生媚态油生,她双手轻轻的勾上他的脖颈,沙夏眉宇一沉,白瑶也不顾他的神色,脸挨上他的俊容。

    “沙夏,我这可是帮你,如若今你的true  love没有归宿,那你的面子就没了,你也知晓那个女人跑了,根本就不顾你,她哪有资格在你边,只有我,无论何时,都会在你边,只有我,才是你的,就算你那般对待我,我一样会帮你!”

    白瑶声音很小,就连齐暮也听不太清楚,在外人看来,这般的景,就好似人般的耳鬓磨腮,充满了暧昧。

    沙夏嘴角一勾,似笑非笑,轻声道:“白大小姐,你nc了吧!”

    “什么?”白瑶微怔,有些不明他的意思。

    沙夏瞳孔深沉,没有回答,大掌一拂,径直推开白瑶躯,不仅是白瑶,任何女人,对他来说无吸引力,他以前只不过游戏而已,仅此而已!

    “谢了!”沙夏默然一笑,面向全场,目不斜视,冷冷接道:“白大小姐,请你哪来的,回哪去!”

    沙夏这话,说得声音颇大,且一点都不客气,他就是如此,不在乎的人,永远都不会留,在乎的人,就是宠到天上,那也是正常。

    面子么?对沙夏来说就如狗

    众人目露奇光,这场戏,真是越演越冷啊!对于沙夏,他们找不到话说了,只能两个字:个

    白瑶眼一抽,看着那个铁血般的男人,脸色瞬间铁青了,她明明就是来帮他的,为何依然对她这般无

    “你……”

    “宁缺勿烂,你还不配我为你亲手制造!”沙夏看都没看白瑶一眼,默然目视前方,冷冷的一句话又打了回去。

    这话不是不客气了,而是根本就是讽刺,赤--的讽刺,毫无余地的鄙睨。

    齐暮站在两人旁边,脸是尴尬得不能在尴尬了,左看看,右看看,咀嚼了少许,才忙上前想打圆场:“白大小姐,我看……”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白瑶眼一横,口起伏着,完全就不给齐暮面子,千金小姐的刁蛮任展露无疑。

    齐暮嘴唇一抽,面容越发尴尬,止了口也不再发言,心中却是暗撇:这女人这般泼辣,也怪不得夏少甩她,是我,我也甩,哼哼!

    白瑶当然不知晓齐暮的心声,否则会更气,白启在下面脸色已然难看到极点了,没等台上白瑶说话,他蓦然起一吼:“瑶儿!你还嫌脸丢得不够么?给我下来!”

    “我不!”白瑶毫不思考的回吼,脸色虽被沙夏弄十分不好看,但此时子却是依然的倔强。

    “你,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白启面容狞沉,小眼怒火直冒,一肥胖的越发抖动得厉害。

    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枉他白启纵横商场那么多年,就算称不上绝顶聪明,那也是不遑多让的主,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

    他,他真想一把把她揍回娘胎,重生,真是快气死他了!

    “你们要表演,可以上台,我就不奉陪了!”

    沙夏依然目不所视,冷淡的说完,他手腕一翻,金盒子盖上,放于裤兜里,不顾两父女脸色与众人的视线,我行我素的走下台。

    此时,所有人都不知该说什么了,连白瑶都只怒却哑言,不是傻子都知晓,她现在上去只会继续自取其辱!

    原来白瑶以为的这个难得机会,竟然如此卑微!

    顷刻间,周围气氛刹那寂静,场面极度冷了下来。

    绝对的零度冷场。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