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独伤

    房间内,门窗紧闭,满室灯光辉煌。

    边不远处的墙壁上一个长方形的落地镜,光滑精美的镶嵌在其上,印着灯光,反出淡淡的光线。

    沙夏平静的看着镜中自己的倒影,眉宇间显着些许淡漠,仿佛间又变成了那个与之平常大相径庭的淡静男人。

    伸手轻轻解开扣子,雪白衬衫被沙夏丢在了一边,露出精烁的上半,完美的材,黄金的比列,没有一丝赘

    只是现在他膛、手臂、后背等等地方,却是布满了一条条淤青,还有伤痕,面目狰狞的印在那如玉的肌肤上,很是损害美感。

    “还真是很难看呢!”

    良久,沙夏缓缓的抚上那点点让人发粟的伤痕,语气平淡得似在述说,仿佛这伤是在别人上一般,没有疼痛,他只是个旁观者。

    “头,何必呢!”

    突然,角落里一声叹息,一道影波动而出,泛着白光慢慢形成一个人影,只是那人影却是被白光笼罩,让人不得见真容。

    沙夏闻言,挑了挑眉,旋即又舒展开来,淡笑道:“你话真是变多了!”

    人影默然,反淡道:“你不也变了么?”

    变得理智全失,为了一个邪恶之魔,私自与其订立契约,同生共死不说!

    竟然还宁愿走净化路,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尝尽万噬魂痛,落得个伤魂伤。

    “把东西给我!”沙夏不置可否,深邃的眼眸掠过淡漠,修长的手掌默然的伸出。

    万噬魂痛,那是规矩,想要与父亲谈判,就得走净化路,能出,则才有谈判的资格!反之,则无!

    “复光泉水,虽能白骨生死人,复原一切伤患,但有得必有失,痛在所难免!”

    人影默然,前白光波动,一瓶玉瓶浮显,一挥,落入沙夏手中。

    “遵父亲之命,以后,我们不会再给予你任何帮助!最后一次机会,给你,给她,如若你本原力现,我们将做为使者降临,奉命带你回返!”

    人影顿了顿,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渐渐消失,“头,保重了!”

    手中玉瓶紧了紧,沙夏沉默的打开看了一眼,瓶中清香四溢而出,他嘴角掠上一抹诡笑。

    计算得还真准确,这一瓶,也只够他复伤了!

    “真是抠门啊!”

    说不帮助,还真不帮得够彻底的!

    沙夏挑挑眼,拿着玉瓶,没有二话的仰头喝了下去。

    刹那,他额头不可抑制的流淌下汗珠,偏倒在-上的躯不住的颤抖,眉宇间溢满了痛苦,却是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复光泉水,复原时还真是够痛!

    拧着眉,双手紧握,汗流如雨,沙夏嘴角突兀的扬上一抹微笑。

    痛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楼下的小舞躯一颤,心头一跳,直觉得混不舒服,却是不明所以。

    可她真怀疑,是不是那个混蛋在干什么,好象,貌似是契约感在做怪!

    只是,似乎又难以确定,玄之一字,还真是够玄。

    皱了皱鼻子,小舞挥去思绪,她才难得管,反正等到解约后,她就自由了!

    不知火舞加油!o(n_n)o!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