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白目狼(2)

    小舞手中的酒,沙夏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却是怪异的凑近她,正当小舞被他看得疑惑想问时,他完全不着边际的噎人的话出来了,“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擦那么厚的粉!”

    微怔,旋即——唰唰……脑门黑线直线下滑。

    什么意思?她这也叫厚吗?她不过因来酒吧,略微擦了一点粉而已!

    哪里厚了?你个白目狼,什么眼神?

    靠之……

    小舞直觉得心理汗的不行,脸上却仍旧在雅笑,舞姐名言:笑里藏刀,该忍则忍,方为上策,“呵,呵呵!是吗!我没注意到啊!”

    “哦……”点头,沙夏似乎在说原来如此。

    只是不知道是他皮太厚,还是无自知,或者在耍着她玩,竟然依然没有移开他那双白目狼眼,是的,白目狼眼,对于小舞来说就是。

    一分种后,他终于吐了一句更加噎死人不偿命的劝论,“我觉得你可以不必笑得那么假!”

    假?她笑得假么?好吧!她承认她确实笑得假!

    可,有人这般说话的么?是不是太直接了?还是说他这人原本就这么,这么直接?

    小舞额头黑线已然下滑,捏着酒杯的手不的紧了紧,咬牙切齿的笑道:“是么?我觉得还好!”

    “哦……”又是一声拉长的音调,可沙夏的噎人嘴似乎还没结束的倾向,“我觉得……”

    靠之……

    要不是想要让他喝掉这杯酒,好不费吹灰之力的杀掉他!

    她一定会冲上去爆揍他一顿,然后把他剁成一块一块,喂狗,这人太他妈的烦了。

    小舞心中狠忖,额头黑线早已泛滥,忙往前递了递酒杯,以防止他再度吐出噎人的后话,“我觉得,还是先喝酒吧!”

    “我觉得……”无视她的话,他仿佛依然没意识到小舞的怒火。

    妈的,你没听到我说话么?

    还有完没完了?

    你觉得,你觉得,我觉得你应该去死!说话这么噎人!

    瞧瞧你那副婊子脸,险相,也称称自己有几份斤量啊!本小姐用得着你这样的人来品头论足么?

    小舞心中小宇宙几爆发,连连再次递了递酒杯,声音已然有些隐隐的怒意,“我们能先喝酒么?”

    “我觉得……”再次无视。

    沙夏似乎是存心的,可当小舞再次听到这三个让她头大的字眼,即将要濒临极限时,他又笑了,笑得温柔如水,修长的手指揉上她的秀发,“我觉得你原本的样子,应该会更美!”

    原来,原来他是想说这个!

    小舞呆滞,看着那份温柔,眼眶中隐隐有泪花闪现,别误会,那绝对不感动的泪花,是复杂的泪花,就象一个被点燃到极致的烟火,转眼又被一盆凉水泼得熄灭,憋闷,却再怎么样也发不出火来了。

    沙夏也不管她什么心,现在倒是很干脆的接过酒杯。

    当他修长的手指触碰到小舞手时,小舞心中一窒,紧张之感瞬间溢满心头,当然,是兴奋的紧张,终于要搞定了么?

    她一双大眼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沙夏距离酒杯越来越近的唇,五毫米,三毫米,一毫米……

    骤然……

    优雅的音乐,手机铃声响起。

    小舞脸部瞬间抽了,老天,你丫的不是这么玩我吧?还是你太眷顾他了?

    突来的声音,导致沙夏不得不先放下酒杯,接电话,小舞不知晓对方说了什么,只知晓他说了三句话,很简洁的三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首先:“酒吧!”

    再则:“不必!”

    最后:“可以分手了!”完结,他直接挂电话。

    小舞见此倒是眼睛一亮,可以喝酒了么?这是她想说的话,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一只大手已抓住了她拖起,简洁的吐出一个字,“走!”

    “不喝酒了?”手被沙夏拉着,小舞脑中却尽是那杯酒,酒,酒啊!我的毒啊!

    “还喝?以那个女人格,我看很快就会来,她离这里很近的,沙夏是不想此刻有麻烦!”叶皓好心解释道。

    可小舞现在到是根本没啥心去计较叶皓口中,所谓‘此刻’的意思与暧昧,她眼中心中只有酒。

    “哦!不过……”可以不可以先把那杯酒喝了啊!小舞泪眼滴,很想说完。

    沙夏却没给她机会,径直拉起她就走,或者说基本是被拖着走的!

    靠!赶着去投胎么?

    小舞踏出包厢门时,回眸很是幽怨的看了那杯酒一眼,再很是怜悯的看了里面的四人一眼,心中暗道:谁喝到,谁倒霉,你们自求多福吧!

    其实,她的怜悯有些多余了,因为他们走之后不久,叶皓口中的那个女人,便来这里大闹了一场。

    …………

重要声明:小说《魔吻娇妻赖上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