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以天下为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你!”我怒瞪着他,心里寒意更甚,以江山为聘礼那是在明轩哥哥的婚礼上烈宇和楚凌的玩笑话,夜又如何得知的?他难道在明轩的王府安插了眼线?

    “苏苏公主所料不错,本主的确在雅王府安了眼线,也不怕告诉公主,别说雅王府,就连三国皇宫,本主也插了眼线,可以说,三国帝王的一举一动都在本主的掌握之中。”

    他一眼就看穿了我心里所想,这样的对手,真可怕!我微微一笑,心底一片冰凉,掌心一片濡湿,后背冷汗直冒。

    他邪魅一笑,语气慵懒,“若三国帝王储君联手,本主可能不是对手,但若分开来,本主潜入皇宫杀他们,可以说易如反掌,可惜本主宅心仁厚,实在不忍多加杀孽,只好拜托苏苏公主尽快将天下统一,本主到时自会帮公主打理天下,既不会让公主劳累,也免了三国帝王被杀,还可以让天下一统,百姓安家乐业,岂不三全齐美?”

    “本公主真想不到宫主竟如此‘善良’,‘怀大义’!”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他听出了我的讽刺,却仍笑道,“公主过奖了!”

    “无耻!”我恨声咒骂,幽蓝的眸底闪过一丝骇人的寒光,脸上却淡淡笑道:“公主似乎不信云阁主在本主手上?”

    我不置可否的看他一眼,说实话,我的确不是很相信云天在他手里,或许我早就相信了,只是怕自己支持不住,才潜意识告诉自己云天还好好的,并没有落入任何人的魔掌。

    “看来公主真的不信本主的话呢?”他邪魅一笑,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来,语气嘲弄而得意,“据说这根玉箫是公主的贴之物……”

    我定睛一看,他手里碧绿通透的玉箫不就是我赠与云天的那根玉箫吗?只是系在箫上的流苏不见了。

    “我送给云天的玉箫怎么在你手里?”我扑过去夺下他手里的玉箫,怒瞪着他大声质问。

    “你说呢?”邪恶的笑意在唇边漾,“本主废了好大的劲才从云阁主手上夺下这根玉箫,不惜废了云阁主的手筋,才夺下这根玉箫,看来,云阁主对公主赠送的礼物护得紧呢,哈哈……”

    张狂放肆的笑透着不可一世的得意,我却无心计较,低头轻轻抚摸着玉箫,仿佛感觉到云天温柔的温暖,眼前出现云天温柔蛊惑的目光,邪魅迷人的笑意,眼泪大颗大颗落在箫上,浸得玉箫一片水意冰冷,废了手筋?云天,终究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你怎么会沦为他人的棋子?若不是这该死的天女之命,若不是深你,你又怎么被他人抓来要挟我?

    天女之命?难道我真的不得不顺应天命成为一统天下的主宰吗?

    泪落无声,滴滴心痛。

    清风吹过,仿佛闻到云天上的梨花清香和独有的药香,耳畔仿佛听见他温柔蛊惑的声音,“苏苏——”

    抬起泪流满面的脸,正对上夜的脸,幽蓝的眸里仿佛有心痛闪过,再仔细看时,深不可测的眸里只有森寒,冰冷的银色面具泛着寒光,见我看他,不耐烦的说道“苏苏公主想好没有?若没想好,那就慢慢想吧,本主要回地宫了,今早上出门时忘记吩咐下属把云阁主从水牢里接出来治伤了,本主得赶快回去,不然,晚了,恐怕药王在场,也回天乏术啊……”

    “你把云天关在水牢里?”我失控的咆哮,他却充耳不闻,毫不在意的说道:“不关水牢关哪里呢?本主的地牢都满了呢,只好委屈云阁主暂时屈居水牢了,公主请放心,云阁主暂时死不了的,虽然上全是伤,昨夜也受了小小的委屈,但不会危及到命的……”

    “昨夜受了小小的委屈是什么意思?”

    “就是昨夜本主想了个新的拷问方式,叫钉手指,做起来很简单的,就是拿钉子钉入指甲盖里,昨天本主刚想出这个方法,所以就想多试试,云阁主有幸十个手指都被三寸长的铁钉钉入……”

    心痛一波一波袭来,像要撕裂我的心,一点点一点点的撕裂,不肯停歇,非要折磨得我死去才肯罢休,强撑着没有倒下,无力的扶着石桌,狠狠的瞪着夜,哑声低吼,“不要说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为你夺取天下!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就是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你不要折磨他,不要折磨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都给你……”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毫无条理的喃喃说着,“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给你,都给你,你不要折磨他,不要伤害他,呜呜呜……”

    眼泪模糊了双眼,迷蒙中仿佛看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我惊喜的紧紧抓住那只手,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云天,云天,是你吗?是你吗?”

    “苏苏——”依旧温柔蛊惑的声音,带着让人心痛的心疼,我想扑到他的怀里,却听到院外传来清雅而充满磁的声音:“苏苏,苏苏……”

    我回头想看看是谁,再回头时,却发现眼前已空无一人,指间仍残留着熟悉的温柔温暖,梨花丛轻轻晃动,梨花轻轻飘落,一切如常,仿佛从未有人来过,仿佛云天的出现,夜的出现,与夜的交易都只是梦境。

    我轻轻闭上眼,既是梦境,那我便继续睡去,只希望醒来时,云天阁没有被攻陷,云天依然风华绝代的在梨花树下弹琴,一切都像往那般美好。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宁愿永不醒来,那样,我便不会为云天心疼,便不会为了云天辜负深我的人,便不会内疚不会心痛不会悲伤。

    清风轻轻飘过,带来梨花的淡淡清香,恍如幸福甜蜜而忧伤的气息,缓缓闭上眼,任由着自己陷入昏厥。

    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又传来拿清雅又充满磁的声音,“苏苏,苏苏……”

    一声一声,温柔的呼唤。

    “苏苏,苏苏,……”

    一声一声,不肯罢休。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