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云天阁出事了(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回公主下的话,邓公子一个多月前忽然失踪,像是人家蒸发似的,邓大人已经派人四处寻找,并派人去江湖上打听,也请了云天阁查找,但就是没有公子的消息……”

    “云天阁?”我自嘲的一笑,真是到哪也摆脱不了他呢?云天?云天阁?

    “是呀,云天阁是江湖上最隐秘报最齐全的报组织,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消息云天阁都能帮你找到,邓大人这次花了一万两银子请云天阁查找公子下落,可惜一个多月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说也奇怪,这世上竟然有云天阁办不到的事……”

    我淡淡的一问,让王成以为我对云天阁有兴趣,便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我看着满园盛开的鲜花,倚在栏杆上,任清风拂面,撩惹青丝,花香扑鼻,沁人心脾,这么美好的,实在不该想那些烦心事,伤心人。

    “我这是住在巡抚府吗?”我轻轻打断他的话。

    “回公主下的话……”

    “不要一口一个公主下,礼节繁琐,在我这里就减免了吧!”

    “是,公主下……”

    “嗯?”

    “是,属下谨记,公主是住在巡抚府,那公主昏厥后,属下便禀告了邓大人,邓大人当心驿馆条件不好,便亲自接公主到了巡抚府,便请了全城最好的大夫为公主看病。邓大人见属下有些武艺,便调过来贴保护公主。”

    “难不成守卫森严的巡抚府也会进贼人来行刺不成?”我微微一笑,折了栏杆边的海棠花来嗅。

    “倒没有贼人来行刺,只是有件怪事让邓大人不得不担心公主的安危……”

    “什么怪事?”

    “就是邓公子莫名其妙失踪的事。”

    “哦?”难不成邓公子在三重守卫处处暗哨的巡抚府也突然消失不见?

    “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邓公子和往常一样,在外面和书友喝酒回来,有些醉意,当时还很得意的对贴小厮说他今天遇到了一个颇为艳丽的女子,那女子盯着他看了许久,看样子是心仪于他了,邓公子还说那女子与别的姑娘小姐不同,有些清冷却又妩媚柔,艳如桃李,邓公子当时还说有机会要去看看是哪家的小姐,邓公子俊美夺人,被姑娘小姐看上,那也是常有的事,大家也没当回事,谁知就在那天晚上,邓公子忽然消失不见了……”

    “忽然消失不见?”

    “对呀。据服侍他的婢女讲,那天晚上她服侍邓公子睡下之后,就关好门窗,到了第二天早上,来服侍邓公子起时,发现上空无一人,房间里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只有一点淡淡的香气,像是女人的脂粉香,可当天晚上所有守卫都没有看见有人出入巡抚府,更别说是女人了,也没有看见邓公子出府,哎,邓公子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邓大人以为公子被人绑架了,可是等了好几天也没有绑匪说要赎金什么的,派出去的人也找不到公子的下落,邓大人无奈,只好求助于云天阁,可惜云天阁也找不到公子的下落,说也奇怪,云天阁能把消失了几十年的人,哪怕死在荒郊野外,也能找出来,竟然找不到一个大活人……”

    王成摇头叹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云天阁空负盛名,其实只是表面光鲜,根本没有江湖中人传说的那么厉害……”

    云天的能力我知道,只是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云天阁竟然找不到邓公子的下落。以云天的能力,怎么可能找不到?难道抓走邓公子的人的份隐秘到连云天也查找不出吗?

    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走邓公子?若是绑架,怎么不要赎金?若是寻仇,也该见尸啊!那个邓公子白天遇见的艳丽女子,又是怎么样的份?遗落房间的女人香气,是她的吗?

    本想去邓公子的房间观察一下,但一想时隔一个多月,什么香气都飘散干净了,也只好作罢。

    再一想,连云天阁都查找不到的人,我又如何找到?对于消息报,云天阁可比百花园强多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多年来,风爸爸和魑爸爸黑白两道都查找不到云天的确切信息,若不是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并且自报姓名,想必我也不会知道他就是云天阁的阁主。

    无聊的把手里的海棠花枝扔进池里,起一池水,涟漪一圈一圈的向池边扩散,水光潋滟,池水清澈幽绿,池里的荷花仍只见叶不见花,天毕竟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碧绿的叶子亭亭玉立,迎风招展,如俏纤秀的女子。

    风吹来,一枚桃花花瓣飘落眼前,我忙伸手接住,迎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才发现池边的那株桃花已芳菲落尽,只剩满树新绿了。

    桃花妖娆,风万种,我不由得想起月歌,婚礼出事,接着为了云天离开百花园,到如今有一个月了吧,期间虽然回去过一次,也是匆匆而去又匆匆离开。

    想起不辞而别的云天,忽然觉得自己着实可笑,差点为了一个负我的云天,舍弃我珍惜我的美男们。

    我再不能再负我的月歌美人了,想到此,忽然很想回百花园,想抱紧他纤细柔软的腰肢,靠在他香气醉人的怀里,听他柔软媚的语调轻轻唤我“姑娘——”,感觉那拒还迎口是心非的意,任青丝缠绕,温软缠绵,我的月歌总是用他的温柔媚包容着我,用他独有的纤细敏感呵护着我,如此美好体贴又善解人意的月歌,我岂能再负他?

    想到回百花园,便回头吩咐王成:“去把我的马牵来!”

    “马?公主是要离开了吗?公主的体还未痊愈呢,岂能……”淡淡却威严的眼神扫过他的脸,他马上低声道,“属下马上就去!”

    很快,王成便拉了乘风来,乘风见到我,便小跑过来,亲昵的蹭了蹭我的脸,我拍了拍它的头,“乘风,今天,我们回家!”

    乘风兴奋的仰天长嘶,看样子它也归心似箭啊。

    牵了乘风走出巡抚府的大门,邓大人和邓夫人及若干下属毕恭毕敬的把我送至门口,我翻上马,正想离开,忽然一名士兵飞速奔来,“不好了不好了,云天阁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