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流云苏晚(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梨花如雪,迎风飘落,落满云天的肩头,清晨的阳光如细碎的金子般铺下,青紫相间的长发晕染出一大片迷人的温暖光泽,云天低着头,专心在心的焦尾琴上刻着什么,长长的睫毛上有阳光在跳舞,完美的侧脸在一大片飘落的梨花雪中优雅迷人,似乎还可以闻到淡淡的梨花清香。

    我倚在竹门上看了一会,转进了房间,将窗台上晾晒的梨花花瓣装入香囊里,放至鼻子前闻了闻,梨花的清香扑鼻而来。

    “云天。”我走到云天边轻声唤他,香囊握在手里,手心一片温濡湿。

    他抬眉浅浅一笑,又低下头去划出流畅的最后一笔,放下刻刀,笑道:“好了!”

    我这才发现焦尾琴的琴座上刻了行云流水的四个字——流云苏晚,原来早上看到的第三个露出草字头的字是苏字。

    流云苏晚?流云,意指云天你吗?苏晚,意指苏苏我吗?

    纤长白嫩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四个飞扬洒脱的字,心里涌起阵阵不安和伤感,我的云天真的要离开了吗?

    “这是什么?”云天看到我手心握着的香囊,问道。

    稍作迟疑,把香囊塞到他手里,“送与你!”

    他并没有表现得很惊喜,只是淡淡问道:“是苏苏绣的吗?我记得苏苏好像不通……”

    不通女红的话他终究没有说出来,我叹了口气,云天,我怎能要求你如他们那般在乎我,在乎我的礼物?你终究不是他们!

    伸手把香囊拿回,压下心里的失落,淡淡道:“苏苏不懂女红,又岂会刺绣?只想着这香囊是自幼带着上的,便想着……”

    我没有说下去,转要走,却被云天拉住,从我手心把香囊夺走,我看他一眼,伸手去夺香囊,“不是不要的吗?你不要我也不稀罕!”

    “我稀罕!”云天浅浅一笑,深邃的紫眸里波光潋滟,小心翼翼的把香囊放入怀中贴近心脏的位置,似对待心的珍宝一般。

    “这可不是我绣的!要了可别后悔!”我赌气的走到梨树下,伸出手掌接住一枚正好飘落的花瓣,梨花的香气隐隐飘入鼻间,沁人心脾。

    “自幼带在苏苏上的,自是苏苏珍的,公主割将之赠与云天,云天又岂能辜负公主的美意?”云天坏坏一笑,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得意相。

    我嗔的飞了一记白眼给他,他走过来,浅浅一笑,轻轻将我拥入怀中,下巴抵着我的发丝,双臂轻轻环着我的小蛮腰。

    “苏苏。”他轻声唤我的名字,语气有些迟疑,“若云天不得已……伤了苏苏,苏苏可会怨我?”

    我心里一咯噔,转头看向他,他的目光有些躲闪,深不可测的紫眸愈发深邃,看不到底,波光粼粼,刺痛了我的眼睛,柳眉轻挑,轻轻一笑,纤长柔软的手指轻轻滑过他的脸颊,抚摸着修长立的眉,心底一片寒凉,语气却温软动听,“云天在说什么呢?云天怎会伤了苏苏呢?”

    伤我?云天,你不是我吗?怎会伤我?真的决定离开吗?我的疑问只能堵在心里,我不能问,也不敢问,怕问了得到的是不想听的答案,其实,答案早已明确,是我自己欺瞒着自己,怎么也不肯承认。

    云天浅浅一笑,笑意到不了眼底,明暗不定的波光在深邃的紫眸里闪烁,似乎夹杂着难言的哀伤和无奈。

    “云天——”轻轻唤着他的名字,心疼的抚平他纠结的眉心,轻轻把头埋入他的膛,闻着他上若有若无的梨花香,和几乎不可闻的独特药草香,带着独一无二的清苦气息。

    送他的香囊用避虫草的药汁浸过,避虫草是魑爸爸这两年才种出来的药草,香囊被药汁浸过,蛇蚁虫蝎近不了

    “云天——”依偎在他怀里,贪婪的呼吸着他上好闻的气息,“我们就在这里这样过一辈子,只有你和我,一起看落,观潮起潮落,听涛声海浪,置于梨花香中,可好?”

    我的话语犹如一颗小石子投入云天平静的心湖,起了一片涟漪,很快便听到云天轻淡却掩不住迟疑的声音:“好。”

    你迟疑了,云天,你还是迟疑了!

    抱紧他结实紧致没有一丝赘的腰肢,压下心里四处蔓延的悲伤和失望,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风华绝代的容颜,浅浅一笑,笑颜如艳丽的昙花怒放,我想我的笑容一定很美,不然怎能清晰的从他眼中看到惊艳的光芒,只是云天,你只看到我的美,却看不到这绝美笑容里的哀伤凄绝。

    我这是第几次挽留你了,云天?不论第几次,这……是最后一次,云天,你若要走便走,苏苏我绝不会再挽留。

    “苏苏若喜欢,我们便在这里过一生一世,只希望苏苏莫嫌这里不够繁华闹,也莫嫌生活浅淡无味便可。”云天的声音温柔而缥缈,如他的人一般像要随风而去,怎么也抓不牢,眸里的波光潋滟迷人,我努力看,却怎么也看不到波光下的深意,云天,为何你是如此难以看透?

    低下头,敛去忧伤,才抬头笑吟吟的看向他,手指滑过琴弦,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清澈而悠远,“云天,为我弹一曲罢。”

    “好。”清风轻轻吹过,吹落了几枚莹白的花瓣,梨花的怡人清香在空气里若有若无,云天的声音随风飘来,缥缈而空远。

    紫袍迎风吹起,青丝飞扬,清雅优美而略带愁郁的旋律从云天修长的指间流出,我和着旋律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云天听见我的哼唱,转过头来浅浅一笑,明艳的笑容在阳光下映着如雪梨花,更是风华绝代,优雅迷人,深邃的紫眸里波光流转,映着阳光点点,如湖面上的波光粼粼,让我一点点沉沦。

    我的心又开始恍惚起来,幸福真的如此短暂吗?云天,我真的留不住你吗?折了段,低下头,也留不住你吗?我找不到答案,心,被大片大片的伤感和失落铺盖。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