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伤别离(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我的笑容比清晨的阳光更灿烂夺目,心,却一点一点冰冷,你犹豫了,云天,若换作他们,无论月歌,明锐哥哥,凌哥哥,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转脸看着他完美的侧脸在阳光下闪动着迷人的光泽,不由得自嘲的笑笑,我为什么会上你,云天?仅仅是因为你的俊美容颜吗?

    我为什么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你会如我待你般待我?自以为是的以为只要我开口,只要我愿意抛下那些深温柔,你会毫不犹豫的抛下一切和我隐居在这世外仙境里,却不知,我是我,你是你,我舍得下我的繁华尊贵深,你却舍不下你的功名利禄远大抱负!

    我苏苏,终究是太自信了!

    抬眸浅笑,“我说笑而已,再美的景致看多了也会厌烦,我可不想等到相看相厌的那一天,就趁着感还在说离开,岂不更好?留在回忆里的也会是美好瑰丽……”

    “苏苏,”深邃的紫眸里忽然含了雾气,水气蕴染,我看着他的眼睛,盈盈含笑,直看得他别过脸去,似是看着初升的朝阳,眸里的水雾散去,淡淡道:“苏苏说的极是,何必非要等到相看两相厌时,才幡然悔悟呢?此时散了不更好?用尽一生来思念……”

    我冷冷一笑,站起来,拍着裙上的细沙,“对啊,想不到云阁主和云天竟也意见相同,既然如此,那就散了吧!”

    说完,一摔裙子,沿着海边走去,再也不理会他。

    才走出几步远,云天就从后冲上来,紧紧抱住我,我也不挣扎,任由他抱着,笑容冰冷,语气嘲弄,“怎么?云阁主舍不得吗?云阁主舍不得苏苏,苏苏可舍得下云阁主!”

    “苏苏——”他低沉的声音里含满了愁绪,在海风里蔓延,一层层压下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别这样,苏苏,你知道的……”

    “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在乎!”挣开他的拥抱,我往前走去,恨声说着。

    “你真的什么也不在乎吗?苏苏,你真的不在乎吗?”云天的声音从后远远飘来,带着难以释怀的愁郁。

    我顿住了,半饷才坚定的说道:“对!我不在乎!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一直往前走,心里却期待着他追上来,等了许久,也未见动静,不由得气恼不已,却倔强的不肯回头,如果我肯回头,或许可以看到他眸里的挣扎和悲痛,以及那抹深藏在眸底的深刻恨意。

    懊恼的踢掉鞋子,脱了鞋袜,赤足走在海滩上,细细软软的感觉也不能我的心变好,一时不慎,脚上一痛,不由得叫出声来。

    正想抬起脚来看,那抹修长的紫色影已掠至跟前,修长的食指轻轻握住莹白如玉的秀足,看着白嫩的脚掌上殷红的血,皱了皱眉,“是海蜇!”

    “不要你管!”我倔强的想抽回自己的脚,却被他扣在手里,云天浅浅一笑,修眉轻挑,眼波流转,“云天管定了!”

    说完,不顾我的抗议,打横将我抱起,大步往竹舍走去,我又气又恨又喜的挣扎着,他忽然停住脚步,低下头来看我,幽幽的说,“苏苏,别这样好吗?”

    紫眸里流过的是愁郁,波光黯淡,紫发迎风飘扬,如愁绪般在我眼前晃动,看得我的心是心酸也是心疼,我不再挣扎,乖顺的将头埋进他温暖清雅的怀里,感觉到他的心跳温柔而有力,仿若梨花香的气息在我鼻间萦绕,浅淡而灼

    如果时间能停止,就这样一直相依相偎,直到永远,或许也不错。

    云天小心翼翼的把我放在竹塌上,手指温柔的握住那纤纤玉足,仔细的清洗伤口,耐心细致的上药,神专注得仿佛在对待深的珍宝。

    脚掌传来的灼痛不由得让我低呼出声,“痛——”

    “痛?”云天抬起头来,眸里是满满的心疼,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那小小的伤口,“真的痛吗?”

    “嗯。”我点了点头。

    他的手指愈发轻柔起来,语气心疼不已,“马上就好了,苏苏,再忍忍。”

    他的眸清澈明媚,如一汪深潭,波光潋滟,风华绝代的姿容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我眼前,我的心有涟漪一圈一圈在漾,忘了疼痛,眼里只有他,再看不到其他。

    他浅浅一笑,温柔而蛊惑,低下头去继续小心仔细的给我的伤口上药,动作舒缓而轻柔,时刻担忧会触疼我的伤口。

    他青紫相间的长发在晨风里招摇,清晨的阳光洒了进来,落满他的双肩,柔顺光滑的发丝折出点点迷人的光泽,我的云天在阳光里愈发迷人。

    云天,我在心里轻轻细细的念,一遍一遍,温柔缱绻,伤感愁郁,却不知他能否听到,只低了头小心轻柔的处理我的伤口。

    “云天,不要走好吗?”在心里说了千遍百遍,终究再也按捺不住。

    感觉到他轻握我的纤足的手募的一僵,片刻听到他低低的应了声,“好。”

    真的可以吗?为什么还是犹豫?为什么语气这么不肯定?云天,我已数次放下段挽留你了,为什么还是敌不过那些荣华功名?

    你是真的我吗?云天。

    水雾蒙上眼眶,眼前一片模糊,却仍浅浅的笑,如花的笑容在清凉的清晨里美丽而凄伤,冰凉醉人甜美得如花朵上的露珠,云天,我不会再挽留你了,我在心里坚定的说,却悲哀的感觉到那坚定如此踌躇。

    云天处理好我的伤口,正想抱我到上去,我盈盈笑着道:“只是小伤而已,何必如此小题大做?我就在塌上歇一会,有些倦了,想再眯一会……”

    “是云天昨夜累着苏苏了吗?”他线条完美的脸凑近,笑容邪魅而蛊惑,修长的眉,深邃迷人的眼,高傲然的鼻,薄薄的唇,我妩媚一笑,媚眼如丝,手指轻轻在他的薄唇上摩挲,看到他眸中变幻的波光,不由得柔一笑,“云天也知道自己累着苏苏了?还不让苏苏好好歇息?偏生要来惑我。”

    “哦?是云天惑公主下,还是公主惑云天呢?”云天邪魅一笑,张唇便想含住那纤长白嫩如青葱的手指细吻。

    我躲开他的唇,调皮一笑,在竹塌上躺下,云天解下我的发髻,让柔滑的青丝垂下,又拿了锦被来为我盖上,见我阖上眼眸,方才走出房门。

    在脚步离开的刹那,那本已入睡的女子忽然睁开眼来,唇边露出哀伤绝美的笑容。

    端午节快乐!吃粽子,赛龙舟,看小说,快快乐乐过端午。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