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鸳鸯帐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这便是夜给你的七步殇解药吗?”看着云天面前那青色小瓶,我皱眉问道。

    云天看我一眼,点了点头,我拿过小瓶,打开瓶盖,药汁色泽浓黑,一股微苦的药味扑鼻而来,我仰头便想喝一口,云天已飞快夺下药瓶,面有愠色。

    “苏苏,这是药,哪能胡乱喝?”

    “我想试一下到底是不是七步殇的解药。”

    云天愣了愣,看我一眼,轻轻说了声“傻瓜。”便将解药喝下。

    “今天是第三次!”没头没脑的话让云天皱了眉,待明白过来,脸上已布满失落。

    今天是第三次,照夜的说法,再服四次,云天的七步殇便可完全解除,而我,还能和云天在一起十二天,十二天?半月不足。

    “姑娘只需和云天再呆十二天,便可离去,若姑娘不乐意,今便可离开,云天绝不强留。”见她沉默不语,以为她想速速离去,语气不由得尖锐起来。

    “真不强留吗?”

    云天点头,面色不善,我笑了,“若舍不得,为何要说气话?若不想我留下,那为何让乘风带我来?”

    “我……”

    我浅浅一笑,明白过来的云天懊恼的将我拥入怀中,狠狠的在那滴的唇上浅啄,“叫你戏弄我!”

    “云天——”我的求饶无助而绵长,听起来像是醉人的呻吟,小手有意无意的勾住那修长完美的脖颈,柔软的体贴近他的体,感觉到云天的子僵直,我看向他的脸,依旧温柔从容,只是眸里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颜色,是挣扎,是痛苦,是隐忍,似乎还有……恨……

    我在有意无意的惑他,而他在有意无意的抗拒,我的心刹那间就明白了,冷冷一笑,离开他的怀抱,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雪白梨花,和花丛后的无边海水。

    “对不起,我只是……”

    “与你无关!”我淡淡的开口,感觉到空气一下子凝固了,我不理会他,闭上双眼,听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仿佛我的心在被无的拍打,海风迎面吹来,带着海独有的腥气。

    子忽然被人从后紧紧拥住,力量大得似乎要将我整个人融入他的体里,“对不起,我只是会想到你和他的交易……我会很心痛,很自责,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若不是我,苏苏怎么会……”

    “苏苏不要说与我无关,不要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推开他,转冷冷的看着他,“苏苏已非完璧!”

    许是我的直白让他反应不过来,片刻才见他唇角上扬,笑意深浓,“云天也非童男!”

    明白过来的我想也不想便扑了上去,狠狠吻上他的唇瓣。

    “苏苏——”他的轻唤全淹没在深吻里,抱紧怀里的软,愁绪忧虑仇恨全抛下,只愿此刻与她深吻交缠。

    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的吻,深入浅出的纠缠,温的手掌搂紧那纤细的小蛮腰,轻轻叩开她的珍珠贝齿,灵巧的舌头寻到她的香滑小舌,邀之共舞。

    云天欣喜激动的吻着那人的红唇,只吻得她面上醉人的红晕,拼命求饶,喘不过气来才放过她。

    “云天——”我半睁着迷离的双眼,暧昧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扫过他微醉的脸,软无力的子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

    “别再引我了!云天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低头在那微肿的唇瓣上浅浅一吻,云天的声音沙哑低沉,该死的感。

    我笑了,手指滑过他的口,暗暗在心里下了决心,站直了子,抿唇笑道,“云天,给我弹一曲吧。”

    琴声流转,熟悉的旋律传来竟又是周郎顾,看着云天期待的神色,我忽然明白他这是想让我唱给他听呢。

    心里早已有了打算,脸上却不动声色,只作不知,直到弹了大半曲子了,云天才按捺不住道:“苏苏就为云天唱一曲,如何?”

    “不是唱过了吗?”

    “那,有他人在场,云天想单独聆听苏苏的歌声,不愿与他人分享。”眸底的波光有些霸道。

    我笑了笑,走过去,手指轻轻挑起琴弦,发出一声低吟,唇角噙了笑意,“若云天能教我琴艺,我便为云天弹唱,如何?”

    似笑非笑的表,聪颖如云天,又岂会不知我在故意推托,也不懊恼,当下便应道,“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便拥我坐下,执了我的手指挑动琴弦,我也不配合他的教导,胡乱弹奏,琴声杂乱无章,他也不恼,只是执意的要教我琴艺,一遍一遍的讲解曲谱,示范弹奏。

    接连几如此,我见他认真如此,似乎不教会我绝不罢休,心里不由得有些感动,也跟着认真起来,本就是极通音律之人,过了几,我的琴便能弹得像模像样了,云天见此,仿佛看见不远的将来我便能为他弹唱高歌,脸上的笑容愈发明媚,我受此鼓舞,也愈加认真努力,我真的想为我的云天弹琴浅唱,弹一曲山高水阔,唱一段地久天长。

    离月圆之夜越来越近,云天的脸色愈发不好,子也愈发冰凉,我知道,他的寒毒又要发作了。

    月圆之夜,我吩咐王大姐也就是每送来食盒的妇人做了几个拿手好菜,又吩咐她买了一坛女儿红。

    云天脸色苍白,见我为他倒酒,露出温柔笑意,“苏苏今怎么想起喝酒来了?”

    “想起往在绝色楼,也曾与云天对酒当歌,好不惬意,很是怀念,今便买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想与云天一起对酒当歌开怀畅饮,可好?”

    云天脸色苍白如纸,却仍笑着接了酒杯一饮而尽。

    “再饮一杯。”我笑着又给他倒了一杯,他也不推辞,接过一口饮尽。

    看着如玉的脸颊上潮红密布,我心知药力已经发作,却不动声色的又给他倒了一杯女儿红,盈盈一笑,“云天再喝一杯吧!”

    “怎么这般?”云天皱了皱眉,笑着接了酒杯喝下,俊美的脸上潮红密布,额上细汗津津,眼神开始陷入迷离。

    “苏苏——”他轻声唤我,声音带着感的暗哑,火迷离的眼神锁在我上,我走过去,手指抚上他的口,他刚推开我,下一刻又把将我抱住,炽的吻铺天盖地落下。

    “苏苏,苏苏——”我的名字在他口里一遍一遍的缠绕,仰起脸,任由着他温柔而霸道的索吻,滚烫的气息洒落在我的肌肤上,起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感觉。

    “苏苏,苏苏——”

    “云天——”只一声,便陷入了他的纠缠里。

    云天又怎会知道我在女儿红里放了女儿香,女儿香是魑爸爸研制的媚药,中此药者,无论功力再高强,眼前会出现幻象,将眼前的人无论男女一律看成心的人。

    云天,知你我,我便对今夜的所作所为无怨无悔!

    除去衣物,完美洁白的体展露在云天面前,他再也控制不住,飞快除去衣物,将我抱起,双双倒入柔软的褥中。

    许是药力的作用,云天冰冷的口变得滚烫,炽的吻在我的上落下,印出人的红痕,修长光滑的手掌抚摸着我的体,酥麻的感觉如海浪般涌来,闭上双眼,抱紧他结实紧致没有一丝赘的腰肢,忍受着体的空虚。

    “苏苏,苏苏——”他的眼神早已迷离,口里却念着我的名字,一声一声,温柔缠绵,火癫狂,我的眼前一片模糊。

    “苏苏——”滚烫的吻落在我的前,酥麻的感觉仿佛电流击过我的体,体很空虚,急需云天将我填满,激的吻连绵不绝的落在我的前,强烈的酥麻感觉让我再也控制不住,翻将云天压下,出手封住他的经脉,俯紧贴着他滚烫如火的体,细碎的吻在他光洁如玉的肌肤上落下,惹得他愈发激狂,若不是我封住他的内力,恐怕他会将我压在下尽,不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绝不罢休。

    云天,我知你我,可是,你可知我也你?

    粉色鸳鸯帐缓缓落下,银针闪过,烛火湮灭,暧昧的呻吟迷人的低吼在寂静的夜里此起彼伏不肯停歇。

    在这一场欢乐到极致的纠缠中,云天早已陷入癫狂,抱着我在天堂里飞驰,而我,却一直在快乐得想大叫的极致里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我要为了他做出一点牺牲,不能沉沦。

    午夜刚过,圆月高悬,空气清冷,心痛一波一波袭来,全仿佛陷入冰窖中,寒气凝在上,仿佛可以凝结成冰,五脏六腑像被冰住了似的。

    挣扎着拿出火龙丸,吞下一粒,又席地运功,让真气与火龙丸的药在全经脉道行走。

    过了大约一刻钟,全的冰冷才逐渐缓解,心痛也渐渐微弱,气开始在五脏六腑涌动,第一月的寒毒就这样熬过了。

    如水的清冷月光从窗户洒进屋里,上,激过后的云天安然熟睡,我欣慰的笑了笑,钻进被窝里,抱紧他的腰肢,将头埋入他温暖的怀里,聆听着他温柔有力的心跳和轻微安稳的呼吸。

    吻了吻他感的薄唇,泪盈上眼眶,我的云天,再也不用受寒毒之苦,引毒是没有办法的事,寒毒到了我的上,后果严重我早已知道,却依然欣喜为他所做的一切。

    若能预测将来,我是否还能像今天这样义无反顾的为他?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