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听说这些妃嫔们入宫几天了还没被皇上宠幸,刘大人不知多开心。

    “皇上的子嗣重过一切朝政大事,能不急吗?”反驳刘大人的是工部侍郎周涵,他的女儿周晴也已入宫为妃,进宫几天了,还没被宠幸,他这做爹的能不急吗?他可一门心思打算女儿生个皇子荣登皇后之位,他也好扬眉吐气。

    “皇兄系江山,儿女私轻于鸿毛,哪能像周大人一样看中个美丽女子,便急不可耐的娶回家,听说周大人新娶的小妾怀孕了?周大人老年得子,真是可喜可贺啊!”雅王也就是蓝明轩皮笑不笑的说道,他早就看不顺眼那个矫揉做作的周晴,哪一点比得上苏苏?真不知皇兄怎么想的!

    周涵被王爷一番抢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不敢反驳,只得闭上嘴巴。

    “皇上既已立妃,又接了众妃嫔入宫,却冷落她们,迟迟不肯宠幸,于于理都属不妥,还请皇上三思!”说话的是老国师萧明德,萧国师没有什么女儿孙女之类的进宫,为人臣子,又是极有威信,说话也属中肯,一时间,文武百官纷纷附和。

    “好了好了!朕会好好考虑各位卿的提议!”

    “请皇上……”萧明德还想再说什么,蓝明锐已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大手一挥,“退朝!”

    萧明德看着皇帝消失的方向长叹一声,难道皇上想学先皇,为美人放弃江山?

    “周大人还不赶快回家看看你那怀孕的小妾?”周大人刚走出大,雅王蓝明轩便笑嘻嘻的凑了上来,周大人敢怒不敢言,只得拱手道:“下官还有要事在,先行告辞!”

    说完,便像有鬼追似的飞快逃离。

    “王爷与皇上手足深,还请劝劝皇上吧!”

    “是啊是啊,这事非得王爷去劝不可,还请王爷……”有女儿入宫的大臣们纷纷围了上来。

    “国师和各位大人为何不自己去劝?本王可没那闲功夫管皇兄宠不宠幸妃嫔!”蓝明轩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扔下一干大臣面面相觑,却谁也不敢劝皇帝,纷纷灰溜溜散去。

    蓝明轩离开大,漫无目的在皇宫里晃悠,不知不觉走到苏苏长呆的念柔宫,那一明黄的天子正站在满园的牡丹中,高大伟岸的背影带着让人心酸的萧索。

    “皇兄。”蓝明轩淡淡开口,天子缓缓转过来,吃力一笑,笑容里带着淡淡的愁郁,深深的失落,“是皇弟啊!”

    “皇兄既然想她,为何还要立妃?这样岂不再无回转余地?”

    蓝明锐没有说话,弯腰扶起一株倒落在地的牡丹,蓝明轩实在耐不得这沉默,加大了声音开口唤道:“皇兄——”

    “昨夜一夜暴风雨,将满园的牡丹尽数折辱,若苏苏回来,见朕没有护好她心的牡丹,一定会难过的。”

    “皇兄,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文武百官纷纷上奏折要你临幸妃嫔,你还有心思管这些牡丹?”蓝明轩恨铁不成钢的吼道,也顾不得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这些牡丹是朕从全国各地搜集而来的,你看这株三色牡丹,只因有苏苏来了兴致说,不知这世上是否有三色牡丹,若有,三色齐放,该是多么美丽,朕便命人培育了这一株,浅紫,粉红,翠绿,三色花瓣夹杂交错,交相辉映,相得益彰,美得浑然天成……”

    “皇兄!”

    “这满园的牡丹都是朕亲手侍弄的,每一丛每一株,都由朕精挑细选,花花叶叶,枝枝桠桠,都是朕亲自裁剪修饰……”蓝明锐说着温柔的抚摸着牡丹的憔悴花瓣,叹道,“满园艳丽,鲜花怒放,谁知一夜暴风雨,便零落不堪,若苏苏见了,不知会多么难过,还是让朕先把牡丹养好再说……”

    “皇兄!”蓝明轩懊恼的冲上去夺过皇兄手里的绿牡丹,再不临幸妃嫔,大臣们便要罢朝了,火烧眉毛了,即便温润平和如他,也耐不住了,皇兄还有心思摆弄这些玩物?

    蓝明锐高贵狂傲的眼神扫了一眼蓝明轩,一言不发的从他边走过,抱起那盆枝叶受损严重的绿牡丹,往花丛走去。

    “皇兄——”蓝明轩追了上去。

    蓝明锐沉默着用支架支起摇摇坠的花枝,小心翼翼的剪去受伤的枝叶,动作轻柔得仿佛对待心的珍宝。

    “皇兄,你倒是说话呀!既然立妃了,就要临幸,不然,怎么堵住大臣们的嘴巴和母后,皇的质问?若真的不想,何必要立妃?当母后说想要子嗣,要你立柳玉为妃,我怕苏苏伤心,心想母后不过是要子嗣而已,便追求柳玉,说要娶她为妃,母后见柳玉心系于我,也只得顺从了我,如今,你竟然又自己立妃,还一次接十几个大臣的女儿入宫,皇兄如此,岂不伤苏苏的心?……”

    “不要说了!”蓝明锐忽然厉声喝道,鸷森寒的脸色让蓝明轩噤声。

    “今夜,朕会临幸妃嫔!你就让朕……”声音渐渐微弱沉重,眸里敏锐散去,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悲伤全笼在雾中,“就让朕再看看这些花,再想想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想想她,最后一次……过了今夜,朕便要……彻底放开她……”

    “皇兄——”蓝明轩惊觉一向坚毅果敢的皇兄,傲视天下从不落泪的皇兄,深邃的眸里竟含了泪,一低头,眼泪已滴落在绿牡丹青翠碧绿的花瓣上,如清晨的露珠儿,晶莹剔透,却又溢满悲伤无奈。

    “皇兄——”声音不自觉的哽咽,他苦他悲他无奈,一腔深付诸东流,皇兄比他苦百倍,悲千倍,无奈万倍,一代明君,九五之尊,拥有江山又如何,终究无法拥有她的心,她的影渐行渐远,幼时相赠的长命锁,锁住的只有皇兄的深和幸福。

    苏苏,你是最残忍的女子,让我们上你,却无的将我们抛弃!可是,我们却舍不得恨你半分,是我们太痴太傻,还是中了你的毒?

    “过了今夜,皇兄一定会忘了苏苏吗?”

    许久,那低头侍弄牡丹的君王才抬起头来,坚定的说:“一定会!”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