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狂风刮得窗子哗啦啦的响,惊醒了上本就睡得不安稳的人儿,月歌睁开眼,看着半开的窗户,皱了皱眉,他记得睡前已关紧窗户的,起关窗,狂风迎面吹来,吹得月歌睁不开眼睛。

    “要下雨了?也不知姑娘求医可顺利,一个人在外奔波,子可安康。”月歌轻声道,对着窗外的狂风大作发了会呆,关紧窗户,转正想上重新安歇。

    闪电划过,照得一切模糊不清,房中赫然站着一个人影,百花园暗卫重重,竟有人轻而易举进入他的房间,月歌惊得扶住桌子,勉强撑着摇摇坠的子,指着人影,颤声道,“你……你是谁?为何……来人……”

    “月歌,是我!”熟悉的声音让月歌的呼救卡在喉咙里,眼前一亮,烛台已被点燃,照亮了房中的一切,也照亮了那一风尘的女子。

    “姑娘是你?”惊魂未定月歌稍微一愣,便惊喜的扑了过来,突如其来的速度撞得我连连后退,只得抱着他双双倒在上。

    “真的是姑娘,月歌没有做梦吧?”尽管心里狂喜,月歌仍然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真的是我,月歌没有做梦。”躺在月歌香软的上,我疲惫的闭上双眼,任由着月歌恋的目光在我上流转。

    “姑娘的衣裳有些湿了,月歌帮姑娘换了吧?”

    “嗯。”我点了点头,依旧闭着双眼。

    感觉到月歌柔软温的手指轻轻解开我的腰带,颤抖的手指宣告了他内心的紧张,不知过了多久,衣襟被颤抖着解开,露出前的一大片光,月歌的手指缓缓滑过我的肌肤,带起一波一波的酥麻感觉,我仿佛听见月歌粗重的喘息。

    不知过了多久,衣服全被脱下,我感觉到自己完美的体展露在空气里,月歌的呼吸愈发粗重。

    “姑娘真美。”轻轻的赞叹带着隐忍的嘶哑,滚烫的手指轻柔的抚摸着那吹弹可破,光滑柔嫩的肌肤,酥麻的感觉接踵而来,我紧闭双眼,任由着月歌抚摸,也许,就这样,和月歌共赴巫山**也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柔软光滑的布料轻轻裹住我的体,我诧异的睁开眼,见月歌修长妩媚的眼里充溢着满满的怜,轻轻将我搂入怀中,“姑娘连奔波,还赶回来看月歌,想是疲惫得紧,就让月歌抱着姑娘好好歇息吧。”

    “嗯。”我点了点头,埋入月歌香气醉人的怀中,紧紧抱住他纤细的腰肢。

    熄了烛火,房中陷入一片寂静。

    “姑娘。”月歌忽然轻声唤我。

    “嗯。”

    “求医的事可顺利?那怪医可有方法救云公子?”

    “他可以救云天,只是要我送上一份礼物给他。”

    “什么礼物?”月歌好奇的问。

    什么礼物?我的心一片茫然,又想起暗夜宫主的要求,心,挣扎着,缓缓从月歌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为难的问道,“月歌,若……若我不得已伤了月歌,月歌可会怨我?”

    空气陷入难堪的沉默,不知过了多久,我以为月歌已睡去时,才听他轻轻一笑,“若为了姑娘,月歌不怨,若为了他人,月歌不甘,却也不愿让姑娘为难,伤?也无妨。”

    黑暗里看不清月歌脸上的表,但我知道他的笑容一定是无奈凄凉的,月歌,我真的要为了云天伤了你吗?我的心犹豫不决。

    “姑娘别想那么多,照着心里的想法去做就是,不用顾忌月歌。”似乎看穿我心里的挣扎,月歌开口说道。

    “月歌——”埋入他的颈窝里,拼命吸着他上的香气,低低道,“对不起。”

    “睡吧,姑娘。”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看着怀里的女子沉沉睡去,月歌唇边露出一抹凄然的笑,“伤?是为了云公子吧?在姑娘心里,月歌终究不如他呢,能有一个角落位置,月歌已心满意足,若能让姑娘永远记住月歌,伤,又何妨呢?”

    轻轻吻了吻她的发丝,闭上眼沉沉睡去,怀里的女子却猛然睁开眼,深深叹息,伸手抚平他纠结的眉心。

    窗外,狂风大作,山雨来风满楼,刚想到这句诗,便听得大雨倾盆而下,夹杂着骇人的闪电雷鸣,我的心一惊,正想往月歌怀里缩去,却发现月歌正往我怀里缩。

    原来月歌比我更害怕电闪雷鸣呢!无奈苦笑,只得抱紧月歌,一眼不眨的盯着窗外的电闪雷鸣,瓢盆大雨。

    大雨一直下到五更天才停止,我放开月歌,披衣下,打开窗户,借着廊上的灯火和微明的天色,看到院里的牡丹已被一夜的大雨摧残得花叶凌乱,那是明锐哥哥从全国各地为我集齐的珍贵牡丹,如今一场暴雨,便让艳的花朵零落成泥碾作尘。

    明锐哥哥,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心,依然刺痛,无奈一笑,明锐哥哥,这个时候你恐怕已接了妃嫔入宫吧?明知要祝福,苏苏依然心痛,明锐哥哥,如今你视为珍宝不肯亵渎的苏苏即将被人……

    虽娘亲常说,失了处子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层膜而已,可苏苏真的不甘心把被你珍的自己送与那恶心变态的色魔,明锐哥哥,你可不可以告诉苏苏,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既保全苏苏,又救了云天。

    两害相权取其轻?这道理我也懂,可要做起来还是为难不已。

    看着窗外大雨过后的残花败柳,脑海中忽然生了一个念头,穿好衣服,轻轻在月歌额上一吻,拿出珍藏在柜子里的白玉玲珑佩轻轻一吻,转飞出窗外。

    此刻,水蓝国的议政大上,蓝明锐面无表的看着纷纷请奏的大臣们。

    “皇上,皇上既已立妃,也将妃嫔接入后宫,为何迟迟不宠幸呢?为了皇家子嗣着想,还请皇上尽快临幸妃嫔!”说话的正是礼部尚书欧阳清,刚被接入宫的妃嫔中就有他的女儿淑妃欧阳盈盈。

    “急什么?不过才入宫几天吗?”一边的户部侍郎刘大人一脸的幸灾乐祸,他命不好,几个小妾生的都是儿子,本就眼红同僚们的女儿纷纷入宫为妃,听说这些妃嫔们入宫几天了还没被皇上宠幸,刘大人不知多开心。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