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七虫七花七草(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没事的,没事的,姑娘已经尽力了,一定可以救云天公子,姑娘别着急,一切会好起来的,总会想起来的,姑娘别着急,别着急……”月歌的声音温软好听,如风般吹过,发狂的我在月歌温暖柔软的怀里渐渐平静下来。

    还好,我的月歌还在我边,一如既往的安慰着我。

    我擦净眼泪,冲月歌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我没事了,月歌,你去叫魑爸爸来,就说有了新况。”

    月歌答应着去了,我来到云天的前,抚摸着那雪白的发丝,认真思索着,却总是想不出有哪一种毒花无论单独中招还是与那七种毒草七种毒虫六种毒花相互作用可以让人头发变白。

    “苏苏别想了,人总有一死,云天之死虽没到重于泰山的境界,但还好不至于轻于鸿毛……”云天浅浅一笑,戏谑的声音听在耳里又惹起窒息般的心痛,我伸手温柔的擦去他唇边妖艳的血丝,坚定的说,“我一定会研制出七步殇的解药的,云天!”

    我真的能研制出解药吗?别说现在还不知道最后一种毒花是什么,即便知道了又能如何?七步殇最可怕的不是七种毒虫七种毒花七种毒草,而是那错乱的七种制药工序,不同的排序制出的七步殇药不同,药力不同,药效不同,解药也不同,若服食错解药,则会引发次序再次自动排序,引出更复杂的毒,到那时,就绝对无解了!连下药人也解不了!

    以云天的聪颖又岂会不知眼前女子信心不足,却只是努力笑了笑,握紧她柔软冰凉的小手,尽管自己的手比她冰冷,却仍想着温暖她绝望到接近冰点的心。

    天色将晓,寒气愈发重了起来,清冷的风从半开的窗吹入,吹到上是莫名的冷意,云天的脸色愈发苍白,子微微颤抖,却仍努力冲我绽放出虚弱的笑容。

    我起将半开的窗户关严实,回头却发现云天的子蜷缩着,颤抖着,脸色惨白得吓人,手紧捂着口,神痛苦不已。

    “云天,你怎么了?”我扑过去将他拥入怀中,却发现他的体冷得骇人,脸也冰冷得如同冰块,还往外不停的冒着寒气,那寒气似乎要将我和云天冻成冰人,我抱紧他,努力让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不停的蹭着他的脸,“你怎么了?云天,你到底怎么了?”

    “苏苏,我……我……”他浑打着哆嗦,声音弱不可闻,嘴唇冻得乌紫,眉上凝着冰寒的水气。

    “你怎么了?云天,怎么这样冷?你到底怎么了?”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头脑一片混沌,只知道抱紧他冰冷的体,拼命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却发现那一点点温暖石沉大海般得不到回应,他的体依然如冰冻般。

    眼前闪过一抹妖艳的红色,魑爸爸的手已探上云天的脉,凝神听了片刻,沉声道:“他是寒毒发作了!”

    “寒毒?”

    魑爸爸点点头,在暗格里拿出一个火红色的瓶子,拿出一枚火红色的药丸塞入云天的口里,我知道那是火龙丸,又以掌抚于云天背上暗暗输送真气,不知过了多久,云天的体才恢复了些许暖意,魑爸爸扶着重新陷入昏迷的他躺下。

    “今天是初五,不是一月里最冷的一天,按理寒毒不会这个时候发作,难道是七步殇催发了他体内的寒毒发作?”魑爸爸看着昏迷沉睡的云天,喃喃自语道,忽而又看向我,“苏苏,你那是不是从他嘴里闻到一股冰寒之气,从而断定是冰茧之毒?”

    我点了点头。

    “苏苏,我们都错了,那股冰寒之气不是冰茧的作用,而是他体内藏了寒毒,以致体制冷,才会散发冰寒之气,又加上七步殇的毒,让他的寒气愈发强烈,你才会以为是冰茧。”

    我顿时瘫软在椅子上,月歌用力握紧我的手,温暖一点点从他手心里传过来,我冲他努力笑了笑,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许久,才喃喃问道,“那……他知道自己中了寒毒吗?”

    “寒毒每月发作一次,一般是在每月寒气最重的那天发作,也就是月圆之夜,每月发作,每月解毒,他又岂会不知?”

    我忽然想起在绕城的绝色楼,楚凌和烈宇来看我的那,也是月圆之夜,四人一起喝酒作乐,唱歌舞剑,原打算不醉不散,云天却中途离去,脸上那抹痛苦原来不是我的错觉,而是他寒毒发作。

    “能解吗?”

    “这股寒毒应该是练功走火入魔导致的,只可压制,只可……”魑爸爸复杂的眼神飞快的扫过我的脸,没有说下去,我却知道了他的意思。

    纤长的手指温柔的滑过那俊美苍白的脸庞,停留在那雪白的发丝上,喃喃自语道:“到底是哪种毒虫和毒花相作用导致头发变白?”

    “年轻时随师父四方历练,经过北域的一个偏僻小村时,见当地人均发如雪,师父甚感奇特,在那里呆了接近一年,才弄明白原因,原来当地漫山遍野长着一种名叫七星花的毒花,七星花开花时,细微的花粉随风飘在空气中,又被村人吸入五脏六腑,当地盛产一种名叫雪茧的毒虫,通体雪白透明,雪茧虽是毒虫,却能以毒攻毒,对抗一些毒药,村人将这种雪茧收集起来卖与城里的药行,却在积月累中,不知不觉也染了雪茧的毒,雪茧与七星花毒相冲,两相作用,才导致当地人发白如雪。”

    “魑爸爸的意思是说,云天青丝如雪是雪茧和七星花造成的?”

    魑爸爸点了点头,拿起那张记录七毒虫七毒花七毒草的纸,在毒虫那一行,划掉冰茧,添上雪茧,又在毒花那一行里添上七星花,七虫七花七草至此全部找齐。

    “魑爸爸,其余十九种,我都能找齐解药,雪茧和七星花我却没听说过,可有解药?”

    “有又能如何呢?” 魑爸爸看着我叹息,“其实,苏苏,你早知道七步殇无解的,不是吗?”

    “无论如何,苏苏也要一试,绝不放弃任何一点希望!”我仰起头坚定不移的看向魑爸爸,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

    魑爸爸神色复杂的看我一眼,幽幽道,“好吧,魑爸爸去给你找雪茧和七星花的解药,可是,苏苏,那制药工序你可已清楚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