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我该怎么救你,云天(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紧紧握住他纤长冰凉的手,泣不成声,“我不担心,云天,我不担心,不担心……”

    云天努力笑了笑,茫然的眼神看向窗外泛白的天色,“今天是第几天了?”

    我一愣,抬起头来,正对上他了然一切的眼神,慌忙避开,颤声道:“云天,你在说什么?什么第几天了?”

    “七步殇,我只有七天的命,今天是第几天了?”我避开云天直过来的眼神,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仍笑着说,“什么七步殇?云天,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中毒时,胡天就说他给我下的是七步殇……”

    “云天……”

    “苏苏,我很开心,很开心……咳咳……能为你挡下一劫,我知道只有几天时间了,虽然不甘心,可有你在边,我还是很满足,很幸福……”鲜艳刺眼的血丝从唇边溢出,带出溢出凄美的色彩,我紧紧抓住那双冰凉的手,哽咽不能语,滚烫的泪珠大颗大颗的滴落在他冰凉的手背,浸湿且燃烧了一大片肌肤,“云天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苏苏,可不可以陪我这最后几天?可不可以?咳咳……”

    “不许说丧气话!不许说丧气话!我会救你,我一定会救你!没有人可以从我苏苏手上抢人!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不准!”我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眼泪流到口里,又咸又涩又苦。

    云天倾城一笑,笑容如妖艳的罂粟花绽放在那苍白如纸的脸上,看得我的心像被生生割裂般的疼,疼得我想大喊,疼得我想死去。

    “苏苏,如此足矣,如此……真的足矣,我很开心……最后的时间,可以……可以在你的边……”短短的一句话,云天像是耗尽了最后的心力,唇一张,一大口乌红的血从口里喷而出,染红了雪白的被褥,刺目惊心的红,一大片妖娆艳丽的红,我的心,仿佛要死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今天才第三天,还有四天,还有四天,不是吗?”我握住云天的手,泪流满面,慌乱的擦着那刺眼的血迹,往的镇定全化为乌有,我的眼里,心里只有那一大片乌红的血迹。

    “别担心,苏苏,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云天努力露出笑容,只是那笑容苍白无力,看得我的心愈发痛得要窒息。

    “云天,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一定……”说到最后,坚定的语气愈发微弱,苏苏,你是无所不能的,你一定可以救云天的,不是吗?为什么我的心这般沉默,它也给不了答案吗?

    我闭上眼,绝望的泪水顺着脸庞滴落在染了血迹的被褥上,晕染出一大片血水。

    “苏苏,别担心……”云天握紧我的手,突如其来的冰冷让我的心犹如跌入冰窖,我睁开眼,发现云天的发尾已经变得雪白,我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怎么会这样?头发怎么白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最后一种毒花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我捶着头陷入疯狂,我的脑海里一片混沌,只有一句话在反复翻转:最后一种毒花到底是什么?

    “苏苏,别这样,没事的……”云天努力想起来安慰那歇斯底里的女子,却无力的瘫倒在榻上。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月歌刚端了参汤进来,就看到她痛苦的捶着自己的头,惊得砸了汤碗也浑然不知,扑过去将她拥入怀中,“姑娘,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看着月歌,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月歌,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怎么也想不出最后一种毒花是什么,月歌,我是不是很没用,月歌,我救不了云天,我救不了云天,呜呜呜呜……我救不了云天,月歌,我救不了他……我好恨自己如此没用……”

    “没事的,没事的,姑娘已经尽力了,一定可以救云天公子,姑娘别着急,一切会好起来的,总会想起来的,姑娘别着急,别着急……”月歌的声音温软好听,如风般吹过,发狂的我在月歌温暖柔软的怀里渐渐平静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