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小诺这是做什么呢?没听银杏说吗?那可是月歌专为苏苏做的……”魑笑得很妖娆无害,楚风扬也在边上微笑道,“柔儿想吃珍珠米丸,这里有呢,何必非要吃苏苏的?”

    说完,便夹了一颗放进柔儿碗里。

    “我没看到这里有……”见众人一脸不信的表,苏小诺干笑两声,埋头对付碗里的珍珠米丸。

    “就是啊,娘亲有自己的珍珠米丸,为何非要吃苏苏的呢?”我盈盈笑着,不经意间“唰”的一道眼神过去,自己已经有五大美男了,还打我月歌的主意?吃好自己碗里的就成,别贪恋别人碗里的!

    纯属欣赏,绝无恶意!你不能污蔑娘亲的清白!‘唰’的一道眼神又回来。

    污蔑?人证物证俱在,还抵赖?‘唰’的一道眼神又过去。

    你家月歌有我欣赏,那是他的福气!‘唰’的又回来。

    我家月歌用不着那福气!

    四目相瞪,空气里火花吱吱吱吱的响个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美妇人终于败下阵来,嫣然一笑,不错!苏苏,有娘亲当年的气势!记住,别对美男手下留!一定要完成娘亲建立美男后宫的遗愿啊……

    您老还没升天呢!哪来的遗愿?不屑的撇撇嘴,翻了翻白眼。

    比喻!这是比喻!懂不?暴怒的眼神狠狠瞪了过来。

    彻底将娘亲的暴怒忽略不计,夹起一颗珍珠米丸放入口中细细咀嚼,糯米的清香糯软混合着鱼的鲜美可口在口里蔓延开来,夹了颗米丸递到月歌唇边,“月歌的手艺真不错,来,尝尝……”

    月歌皱着眉头想了想,才张口吞下米丸,那表就跟吞了苍蝇一样难看。

    “公主有所不知,月歌公子前些子学做米丸时,试吃了太多,如今怕是再也不想吃了。”银杏盈盈一笑,解了我的疑惑。

    再美味的食品吃多了,也会觉得恶心。

    “月歌,以后那些事,就让下人做吧!”夹起一枚米丸,想起月歌为难的样子,又放下,轻轻说道。

    等了片刻,才听到月歌轻轻的一声“好。”眼里的受伤转瞬即逝,脸上的笑容妖娆妩媚,我知他又胡思乱想,在桌下执了他的手,轻轻抚摸着他手指上的针孔烫伤,感觉到他纤长的体猛的僵直。

    “月歌就是月歌,如果为了别人改变自己,那就不是月歌了,也不是我喜欢的月歌了。”我没有看他,声音轻得只有他能听见。

    “姑娘……不喜欢吗?”许久,仿佛有一声叹息自那红唇中溢出,我转过脸,定定的看着他有些受伤的眼睛,怜的吻了吻他的唇,不带一丝**,“不是不喜欢,是心疼,因为心疼,所以不舍。”

    “姑娘……”修长妩媚的狐狸眼里隐约闪动着泪光,我冲他一笑,回头扫了一眼站成一排的婢仆们,沉声道:“今后谁敢放月歌公子进厨房,马上滚铺盖回家!若月歌公子因此受伤,别怪本公主……”

    话没有说下去,从他们恭敬严肃的脸上,我看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姑娘……”月歌反握住那柔滑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妖娆笑道:“月歌只是偶尔下厨房而已,姑娘何必弄得如临大敌似的?”

    明明就很开心,偏装得不在乎,真是口是心非的月歌!

    “月歌若想去,我自不会拦着月歌,”伸手捏了捏他柔滑细嫩的肌肤,霸道一笑,“不过,得等到我不心疼的时候!”

    用过早膳,便执了月歌的手在花园里赏花,十指相扣,紧紧纠缠,力量大得似乎要嵌进月歌的骨节里。

    “姑娘为何如此用力?莫不是把月歌当成了恨之入骨的仇人?”月歌皱眉笑道,举起十指相扣的双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月歌不知吗?”温柔的意一点点在那修长的眼里蔓延,波光潋滟美丽,我看着紧紧纠缠的双手,轻轻道:“缠得愈紧,便愈分不开,苏苏想把月歌缠住!”

    “月歌……也想把姑娘缠住,永不分离!”美貌妖娆的脸上全无往的妩媚戏谑,语气难得的郑重认真,努力回握着我的手,十指紧紧相扣,似要揉进我的血里,眸里闪动着坚定与勇敢。

    “月歌……”我抱住他的纤腰,将头埋在他的膛上,他的心跳舒缓有序,“明锐哥哥要立妃了。”

    心跳陡的变急,良久才恢复舒缓的节奏,耳畔传来他妖娆妩媚的声音,“姑娘不开心?”

    “嗯。”轻轻的一声,空气里恍若听到一声弱不可闻的叹息,是月歌?是我?不可知!

    “姑娘不开心,月歌便陪着姑娘出去走走罢!”

    “不了!”我摇了摇头,重新执了月歌的手,盈盈笑道:“我们回小院去,把软榻搬到院子里,晒太阳,如何?”

    “一切听姑娘的!”

    回了小院,便吩咐下人们把软榻搬到院子里,看到梳妆台上的白玉玲珑佩,握入手中仔细轻柔的摸索着,玉佩上的纹理还是那么清晰,如安静流淌的流水,又如明锐哥哥眸里的潋滟波光。

    其实这样也好,不是吗?他要立妃,他的幸福即将到来,我也有我的月歌,我的幸福一直在边陪伴着我,又何必再自私的霸占着他?他已错过那么多年,我又怎么忍心再让他错过?他是帝王呢,终究会有后宫三千佳丽!

    想了想,便坚决的将白玉玲珑佩锁入箱子的最底层,坚定的转离开,走在阳光下,抬头看着漫天的阳光,我的眼睛在阳光下晶亮无双,似乎藏着泪,看着月歌斜倚在软榻上,一脸幸福满足的笑,温柔深的看向我,那颗藏在眼底的泪便无声无息的融化在阳光里。

    冬里的阳光很温暖和煦,温和而不刺眼,照在人上是莫名的舒服安心,很快,我便枕着月歌的大腿昏昏睡。

    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有人轻柔的握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紧密纠结,熟悉的妩媚声音飘入耳中,有些飘渺却听得真真切切。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