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周郎顾(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对!不醉不归!”烈宇也豪气万千的说道,看向我时,脸上仍有些窘色,我故作没看见,笑着取了两只夜光杯来,给两人满上酒。

    “苏苏妹妹,还没介绍你的朋友给我和烈宇认识呢!”

    “在下云天。”

    “云天?”烈宇皱了皱眉,问道:“江湖上最隐秘的报组织云天阁与阁下有何关系?”

    “在下便是云天阁的阁主云天。”云天也不隐瞒,从容应下。

    此话一出,楚凌和烈宇看向云天的眼神便多了探究,云天也不躲闪,淡定从容的迎向两人的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楚凌和烈宇才收回目光,笑道:“在下楚凌,这位是烈宇,我们都是苏苏自幼长大的朋友。”

    “青梅竹马!”烈宇忽然蹦出这个词,惊得我口里的酒差点喷出去,云天一贯从容的脸色也有了小小的变化,却只是那么一瞬,又恢复如常。

    因为烈宇口无遮拦说出的青梅竹马,这顿酒喝得着实沉闷无趣,三个男人都不说话,埋头喝闷酒,却谁也不愿先离去。

    我实在受不了这沉闷得怪异的气氛,开口笑道:“有酒无歌,不够豪迈,媚娘,叫最好的歌姬过来!”

    “是,姑娘!”侍立在一边的媚娘忙答应着去了,不多时,便带了绝色楼的当红歌姬羽蝶过来。

    “羽蝶见过姑娘,见过各位公子。”羽蝶抱着琵琶安静站立,眉目如画,风流含俏,姿色果然不俗,一开口,声音恍如黄莺出谷,又如夜莺啼唱,清悦动听。

    “羽蝶,捡你拿手的唱来。”

    “是,姑娘。”羽蝶说着,便在椅子上坐下,纤长细嫩的手指熟练的拨动琴弦,伴随着有些哀怨缠绵的琴声,朱唇轻启,开口唱来,“琵琶声,到如今还在这响起,穿越千年的寻觅,旧梦依稀,这一声叹息,是人间多少的哀怨,天涯飘泊落浔阳,伤心泪滴……”

    “琵琶声,到如今还在这响起,素手弄琵琶,琵琶清脆声响咚叮咚,信手低眉续弹,续续弹,弹尽心中无限事,低眉续弹,续续弹,弹尽心中无限事……”

    琵琶声清脆声响咚叮咚,又带着无限的伤感无奈,歌声缠绵哀怨,仿佛听见歌女眼泪滴落的声音,昔欢笑已成回忆,今长别离,只能轻声叹息,空自悲戚。

    “欢笑声,已成了昨的回忆,素手弄琵琶,琵琶清脆声响咚叮咚,分明眼里有泪,有泪滴,人间何事长离别,分明有泪,有泪滴,人间无处寄相思……”

    “欢笑声,已成了昨的记忆,红颜已老不如昔,空自悲戚,这一声叹息,是人间多少的哀怨,弹尽千年的孤寂,独自叹息,弹尽千年的孤寂,独自叹息……”

    一曲《琵琶语》被羽蝶唱得婉转幽怨,缠绵悱恻,扣人心弦,催人泪下,我对羽蝶浅浅一笑,回头见三人均淡淡的表,也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怎样?我绝色楼的歌姬不赖吧?你们三位是不是听傻了?”我开了个玩笑打破沉默。

    云天浅浅一笑,语气温柔:“绝色楼的歌姬歌声宛如天籁,不过,云天还是喜欢那苏苏姑娘为云天吹奏的《江花月夜》,余音绕梁,三不绝。”

    这话说得真暧昧!楚凌和烈宇一听,双眼冒火,尤其是烈宇,差点冲动的站起来,幸好被楚凌暗暗拉住,我看着怒气冲冲却不得不拼命压下怒火的烈宇,很是疑惑,他这么生气干什么?楚凌生气我可以理解,因为他喜欢我,可我和烈宇又没什么交

    “苏苏姑娘的箫声,让云天夜想念,不知姑娘今可否赏云天一个薄面,再吹奏一曲,如何?”云天就怕俩人不误会似的,把我们的关系说得亲密异常,好像他一开口,我就得颠赔着笑脸讨好他似的。

    “云公子开口,苏苏焉能拒绝?”见楚凌烈宇臭臭的脸色,我嫣然一笑,话锋一转,“今凌哥哥和宇哥哥来看苏苏,苏苏万分感动,就以此曲为凌哥哥宇哥哥接风吧!”

    楚凌和烈宇脸上马上晴空万里,烈宇甚至挑衅的瞪了云天一眼,云天面色如常,眸底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恨。

    我取了玉箫放至唇边,悠扬动听的箫声如流水般在寂静的夜空里流淌,箫声婉转连绵,幽幽流转,恍如安静流动的泉水,忽而旋律一转,变得铿锵有力,豪气万千,让人中不由得升起万种豪

    一曲吹罢,三人均是一脸迷醉表,我莞尔一笑,喃喃道:“若当学的是琴,今便可边弹琴边唱曲了,可惜那时自认玉箫轻灵潇洒,如今倒愁自己没有长两张嘴。”

    烈宇和楚凌一开始听可以唱曲,眼里放光,听到后面眼里的光芒便逐渐黯淡。

    云天浅浅一笑,“就让云天为姑娘弹琴伴奏,姑娘唱曲如何?”

    说完,便取了琴来,十指拨动,叩响琴弦,刚才的旋律便丝毫不差的从他指间静静流淌出来。

    我不惊叹云天的高超琴艺,和过耳不忘的本领。

    “姑娘,如何?”云天温柔一笑,我也盈盈一笑,和着他指间的旋律,开口唱起那首《周郎顾》。

    绿绮轻拂刹那玄冰破,九霄仙音凡尘落

    东风染尽半壁胭脂色,奇谋险兵运帷幄

    何曾相见梦中英姿阔,扬眉淡看漫天烽火

    谈笑群英高歌剑锋烁,缓带轻衫惊鸿若

    浅斟酌 影婆娑  夜阑珊 灯未缀

    丈夫处世应将功名拓,岂抛年少任蹉跎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