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刺杀(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清早醒来,头有些痛,昨夜真不该醉酒!我懊恼的揉着太阳

    “姑娘醒了?”月歌温柔欣喜的声音刚传进我耳里,就看到一摸妖娆的红色坐到前。

    “姑娘昨夜醉酒,晨起,是会有些不舒服的。”月歌说着温柔娴熟的按摩着我的太阳

    月歌的按摩技术真是好的没话说,我闭上眼舒服的享受,感受着月歌柔软温的手指在我的太阳处温柔娴熟的按压着。

    “姑娘好些了吗?”

    我点了点头,月歌小心翼翼的扶我下,又叫来下人端水让我漱口净脸。

    梳洗完毕,月歌又仔细体贴的给我穿上衣裙,在给我系腰带时,不时羞温柔的冲我笑,笑得我莫名其妙。

    “月歌今天怎么这么温柔体贴了?大清早的就来做这些下人做的活。”

    “那些下人粗手粗脚的,伤了姑娘嫩的皮肤如何是好?还是让月歌亲手伺候姑娘,方才放心。”月歌说着,温柔一笑,又羞的低下头去帮我把玉佩系在腰间。

    “月歌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

    “哪里怪了?月歌还是月歌呀!姑娘又拿月歌来取笑了!”

    “不对不对!你不是月歌!我的月歌美人可是妖娆无限,风万种的,哪像你,整个一贤良淑德的乖巧小媳妇嘛!哪一点像我的月歌?”

    “月歌这样不好吗?”

    “好是好,可感觉不自在,我的月歌美人呀,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是不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

    “姑娘又拿月歌取笑了?”月歌手里的红色丝绢轻飘飘的飞过我的脸,嗔的飞了个媚眼,“姑娘明知月歌为何如此,还故作不知,拿着月歌来取笑。”

    “我哪里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发上斜插的红玉簪,我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这小美人是知道我要娶他做夫妾了,才变得跟个贤惠的小媳妇似的,眼珠子一转,凑近月歌美貌妖娆的脸,伸手抚过红玉簪,呵呵一笑,“这发簪不是断了吗?”

    “姑娘送的礼物,月歌岂能扔弃?”月歌说着,一脸幸福甜蜜的笑,时不时的抛个妖娆多的媚眼给我,电得我差点忘记自己要捉弄他的目的,“我还真不知道月歌为何变化如此之大,要不月歌告诉我?”

    “姑娘——”月歌人的看我一眼,嗔痴缠的声音电得我一阵酥麻,“月歌都知道了,姑娘还想瞒着月歌吗?”

    “月歌知道什么了?”我存心逗他。

    “姑娘——”月歌羞的瞅我一眼,低头给我整理衣襟,“姑娘为何不告诉月歌,是姑娘要娶月歌做夫妾,害得月歌猜忌姑娘的心意,惹姑娘不开心。”

    “娶你做夫妾?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娶你做夫妾?”月歌听我断然反驳,人当下就愣住了,咬着唇瓣道,“姑娘昨不是让王府送了聘礼来,说要娶月歌做夫妾的吗?”

    “可你不是说要把聘礼退回去吗?”

    “那……那月歌后悔了,月歌接了聘礼了,姑娘可不能反悔了,姑娘说过要娶月歌的……”月歌说着说着,眼眶有些红,看得我一阵心疼,却仍笑着说,“那是昨天的事了,过了一夜,本公主反悔了,为什么要娶个人回家放着呢?一个人多自在啊!”

    “姑娘——”月歌紧咬着唇瓣,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悲伤忧愁的模样我见犹怜。

    我吸了口气,强忍着不松口,“昨天是本公主一时冲动,才会说要娶你,如今本公主冷静下来了,不娶了,反正你也说过不嫁的。”

    “姑娘,月歌昨只是以为姑娘要把月歌送个他人做娈童,不知姑娘的心意,月歌……”

    “那你就继续以为我要把你送给别人做娈童好了!”我淡淡打断他的话,脸上的表淡淡的,看不出欣喜悲愁。

    “姑娘,你——”月歌咬了咬唇,没有说下去,突然露出妖娆的笑容,修长妩媚的狐狸眼里山着妖媚的光芒,“姑娘说的也是,月歌在绝色楼人人追捧,为何要委屈自己做他人夫妾呢?就像现在这样,不时逗逗那些达官贵人,富家千金,豪门贵妇,岂不更好?”

    月歌说完,风万种的看我一眼,唇边笑容妩媚人,扭着紧致的水蛇腰妖媚无限的离开,看不出半点失意悲苦。

    我想开口留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也许煞煞月歌的小子,对他以后会好些吧!到了明天,明天我一定亲口和月歌说娶他!

    一整天,月歌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清奴不时带来他的消息,无非是和哪个哪个公子小姐大爷喝了几杯,调笑几句,弹弹曲,也没什么出格。

    到了晚上,清奴带来消息说月歌已经沐浴准备安歇了,这月歌的子还蛮拗的,到现在也不肯服软,我微微一笑,放下手里的书,让清奴和茗雨也去休息。

    夜风吹进来,有些凉意,我起关窗,一股莫名的冷意夹在风里吹到上,这么快就深秋了?我轻轻一笑,随手把窗户关上,忽听得屋顶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是瓦片碎裂的声音。

    “谁?”一声冷喝,我的影已掠向屋顶,见到一个黑影正飞快往月歌的房间掠去,手中的长剑泛着森冷的光芒。

    月歌?我心下大惊,足下轻轻一点,飞快往月歌的小院掠去。

    月歌刚沐浴完,正要安歇,拔下绾发的红玉簪温柔深的摸了又摸,才不舍的放在梳妆台上,正要脱衣上,忽然听到后‘砰’的一声,窗户已被撞开,一柄冰冷锋利的长剑刺了过来,月歌没有武艺,根本躲闪不了,眼睁睁见着那柄剑刺入口。

    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口传来,鲜血如花朵般绽放,喷在地板上,月歌捂着口瞪着眼前蒙着面只露出一双森寒眼睛的黑衣人:“为什么要杀我?”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