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醉酒(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潇江的晚上果如月歌所说那般闹旖旎,风无限。

    江面上泊满各色画舫,灯火旖旎艳丽,映得江面一片耀眼暧昧的红,不时从各个画舫里飘来轻轻软软缠绵迷人的歌声。

    画舫上的花娘手上弹着琵琶,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盖住了原本清秀可人的相貌,妖艳的红唇里唱着咿咿呀呀的小曲儿。

    “船家,再拿壶酒来!”已经有些醉意的绝美女子将空了的酒壶往脚边一砸,大声冲船家吼,船家战战兢兢的把酒壶放在桌上。

    花娘仍软软的唱着那些老掉牙的小曲,我伸手便去抓桌上的酒壶,谁知扑了个空,酒壶已被人抢先一步拿在手里。

    “你为什么夺我的酒?你要喝酒为什么不自己买?没钱吗?我给你!”我醉意蒙蒙的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重重拍在桌上,“给你!拿去喝酒!别来抢我的酒!”

    “姑娘为何喝得这般醉呢?连云天都不认识了?”我听着那浅淡的声音有些熟悉,又听他自称云天,努力睁开醉意蒙蒙的双眼,看着眼前的紫色影,努力笑了笑,“是你啊!云阁主!”

    “还知道我云天的份,也不是醉得很厉害嘛!”云天浅浅一笑,我不理他,回头冲船家大喊,“船家,再给我一壶酒!”

    船家战战兢兢的端了酒过来,却看到醉酒的姑娘边多了位俊美迷人的紫衣公子,紫衣公子冲他摆摆手示意不用了,船家明了的端了酒转回到船尾。

    “这是什么船家,有生意也不做!”我懊恼的捶着桌子,云天叹了口气,劝道:“酒醉伤,姑娘又何必让关心自己的人难过呢?”

    我凑近他的脸,盯着他看了许久,他依然从容不迫的迎向我的注视,紫眸里一片明亮澄澈,我忽然笑了,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云天,你真的长得很美,美到月星辰在你眼前都要黯淡无光,你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似的,只需看一眼,便会被蛊惑,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那姑娘可被蛊惑了?”他的声音温柔而蛊惑,带着不可抗拒的致命魔力,我用力摇了摇头,躲开他温柔深的注视。

    “云天不在乎能否蛊惑别人,云天只希望能蛊惑得了姑娘!”他深款款的看我一眼,见我一脸茫然的醉意,垂下眼眸,声音突然有些悲伤,“只是云天的这个愿望好像很难实现呢,姑娘几乎不受云天蛊惑!”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云天莫名其妙,语气有了薄怒,“姑娘笑什么呢?云天只是先向姑娘表明心意,姑娘即便不喜欢云天,也不必如此放肆嘲笑!”

    “笑你?”我冷笑一声,“你自作多了!”

    “那姑娘为何发笑?”

    “想笑就笑啰!怎么?有律法规定不许人笑吗?”见我梗着脖子打着酒嗝近乎无赖的反驳,云天忽然笑了,不是那种浅浅的得体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愉悦的笑容,连那双深邃的紫眸里也有了笑意。

    “姑娘想笑就笑,没有律法规定不许人笑。”说完,云天又愉悦一笑,笑容灿若星辰,看得我当场脑袋当机。

    “姑娘,姑娘!”云天见我呆呆的模样,加大声音又唤了一声,我回过神来醉眼朦胧的瞪他一眼,“干嘛?”

    “没干嘛,只是叫声姑娘而已。”

    “你别老姑娘姑娘的叫,我有名字的!”

    “那请问姑娘芳名……”

    “你会不知道?”我瞪他一眼,又打了个响亮的酒嗝,一股臭臭的酒气就喷到云天的脸上,熏得他微微皱了眉,看他恼怒却不得不装出淡定从容的样子,我心大好,冲花娘叫道:“别唱了!”

    花娘被我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是不是不喜欢这首曲,那奴家换一首唱给姑娘听。”

    “不用唱了!”我拿出一张银票塞到她手里,花娘一看银票的面值惊喜得心花怒放,连声道:“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夜风吹来,我头有些晕,再加上船一晃,我也跟着脚步一晃,眼看就要摔倒,却见一道紫色闪过,我便稳稳当当的落进一个温暖清雅清香四溢的怀里,我努力站直子,冲云天露出笑容:“多谢你了,云阁主!”

    “叫我云天吧,苏苏姑娘。”

    他浅浅一笑,眼神如星辰般明亮迷人,你终于承认你知道我是谁了?我也冲他微微一笑,“为答谢云天公子伸手相扶,我便吹奏一曲!”

    说完,拿出腰际的玉箫吹起伯牙师傅教授的《恰似一江水向东流》,悠扬伤感的箫声从玉箫中连绵不绝的流出,略有些悲伤沉重的旋律便在旖旎暧昧的江上流淌。

    一轮明月高悬,照得我的心多了些伤感和悲愁,眼眶不由得有了些湿意,却在明暗不明的灯火下看不真切,也亏了这暧昧昏暗的夜色,我的悲伤才能融入夜风里,不被看见。

    其实我有什么好伤感的呢?如果我对月歌说清楚实,他怎会不答应呢?可是听到他说我厌烦了他,想像扔垃圾一样扔弃他,我的心便会很难过,比我自己亲手扔弃他还难过,我难过他的不信任,难过他的自我轻,难过他用看其他人的目光看我。

    听到他如此说,我便再也不愿说出真相,就当事从未发生过,我从未那样想过吧,我还是苏苏公主,他还是绝色楼的当红小倌月歌,自此便没有交集!

    一曲吹罢,我冲云天盈盈一笑,将悲愁全敛下,“如何?”

    “姑娘的悲愁,云天不知,却仍希望能让姑娘开怀。”我眯着眼看向他,他温柔深邃的紫眸里似乎有些真挚的意。

    “那便将我刚才的曲子用古琴弹奏吧,让苏苏来为公子唱一首!”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