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游湖(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晴空万里,天空蔚蓝如洗,秋光潋滟,秋风凉爽,水面如镜面般平静,秋风吹过,起一圈圈细微的涟漪,岸边垂柳随风摇曳,平静的水面倒影着婀娜多姿的影,如静立在湖边安静垂下眼帘的女子。

    精美别致的画舫上,我懒懒的斜倚在船头,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和秋风的凉爽,空气里飘来花草的淡淡清香和香茗的醉人幽香,心好不惬意。

    “茗雨的茶越来越好喝了呢,香气萦绕舌尖,三不绝,让人尝之忘忧,舍弃不得,真不愧是绝色楼的第一茶艺师!”听见我的赞美,茗雨秀丽的脸上染上羞涩欣喜的红晕。

    月歌有些嫉妒的看了茗雨一眼,柔软的子便缠了上来,婀娜招摇的眉向上一挑,妩媚的看我一眼,媚绵软的说道:“品茗听曲,有茶香萦绕,又岂能没有琴声作陪?就让月歌为姑娘弹一曲如何?”

    “月歌这是吃茗雨的醋了吗?”我附在月歌耳边笑着轻声询问,月歌被我猜中心事,脸上倏地就红透了,分外媚迷人,斜睨了我一眼,媚眼如丝,勾魂夺魄,电得我差点晕厥,青丝随风招摇,滴的红唇轻轻抿了抿,嗔道:“月歌只想为姑娘弹曲而已,姑娘不喜欢就直说好了,何苦取笑月歌?”

    “取笑?”我轻轻咬着月歌的耳垂,温气轻轻吹进他的耳里,惹得他一阵轻颤,软的子不由自主的向我偎来,醉人的幽香一阵阵刺激着我,哎,做女人真难!做个有自制力的女人更难!偏偏我怎么这么有自制力?“疼你都来不及,怎舍得取笑?你可是我的月歌呀……”

    “姑娘就尽管逗着月歌玩罢……”月歌嗔的飞了个媚眼,美艳媚的脸如怒放的桃花般人,坐直子,吩咐清奴取了琴来。

    十指拨动,悠扬的琴声如流水般在空气里流淌,待听得那清幽熟悉的旋律,不由得了然一笑,这月歌呀,还真的费了心思呢!偏偏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出口,要我猜来猜去,俩个人相处,猜度着彼此的心思,这些撩人的怀倒是动人得很,闺房里的风光也很旖旎,也算有些浪漫思,可是,若相聚苦短,将时光浪费在猜度上,岂不可惜?

    一曲弹罢,月歌便柔万千的偎了过来,笑道:“与姑娘那在雅阁里所吹奏的箫声相比,月歌的琴声还是差了些韵味,姑娘觉得呢?”

    明明就想要夸赞嘛,偏偏口是心非!我的月歌呀,怎么就对我使那些小心眼呢?我邪魅一笑,看着月歌期盼却强装淡泊的脸,心里起了逗弄的心思,“月歌说欠些韵味那便欠些韵味吧……”

    月歌妖娆欣喜的脸马上垮了下来,眼神黯淡无光,洁白整齐的贝齿轻轻咬着唇瓣,却倔强的昂着头,强装着笑意。

    “不过,我倒是很喜欢月歌的琴声,优美婉转,也更喜欢月歌那认真听了我吹奏的《江花月夜》,更喜欢月歌为了让我开心如此费尽心思,只是月歌非要说欠些韵味,我也不好反驳,就顺着月歌的话吧,月歌说如何便如何,我怎么忍心拂逆月歌的心意呢?”

    一席话说得月歌心花怒放,妩媚的狐狸眼里闪闪发光,脸上却偏偏装得不在乎的样子,硬着嘴说,“姑娘是哄月歌开心罢?月歌总觉得不如姑娘演奏得完美……”

    “你就当我哄你开心,我希望月歌开心,不好吗?”

    “姑娘——”月歌妩媚的眼里隐隐有泪光闪动,媚无限的唤了一声,唇边带着妖娆的笑意,便低头埋进我的怀里。

    “云天听得江上传来《江花月夜》的琴声,还以为是姑娘演奏呢,没想到是绝色楼的月歌公子。”一阵浅浅的笑声传至耳边,便见着一尾小舟迎面飘来,船头的一袭紫色影,不就是那温柔蛊惑翩然俊逸的云天吗?

    见到那优雅贵气风采耀眼长得比自己还美的云天,月歌心里不由得敲响了警钟,却仍站起,微微施了一礼,妖娆笑道,“能让云公子将月歌的琴声误以为是姑娘弹奏,对月歌来说,是莫大的荣幸呢。”

    “天姿袅娜十分,可惜风流半节腰,却恨画工无见识,动人处不曾描。云天多谢姑娘赐教,云天才华浅薄,未能将姑娘的动人神韵绘于纸上,真是对不住姑娘了!”

    浅淡的笑容,温柔的语气,不疾不徐不紧不慢的语速,慵懒深邃的紫眸里尽是温柔蛊惑深流动,只看了一眼,我的心便如一池漾开来,想起那不明而来的不祥预感,赶紧将目光移至江面,欣赏着江面上的旖旎风光。

    江面平静光滑,江水澄澈见底,仿若可以看见柔柔的水草在水底招摇,偶尔会有调皮的鱼儿游过画舫,天空碧蓝如洗,柔软的白云懒懒的躺在天空上,秋光明媚迷人,秋风温柔凉爽,远处是苍茫连绵的群山,潇江悠悠长长,一路逶迤,好似没有尽头。

    现在时辰尚早,游人尚未出来游玩,江面上只飘着我们这一艘画舫,一尾小舟,听月歌说,若到了晚上,这里便会泊满各色画舫,灯火旖旎艳丽,映得江面一片耀眼暧昧的红,不时会从各个画舫里飘来轻轻软软缠绵迷人的歌声,当地的花娘们唱些小曲儿,卖几坛酒,赚些养家度的小钱,有点名气的花娘还会有不少客人来捧场,风光旖旎风,气息暧昧迷人,恍若娘亲所说的秦淮河。

    “姑娘似乎不太欢迎云天的到来?”云天浅浅一笑,紫眸在阳光下闪着神秘迷人的蛊惑光芒。

    “不欢迎也来了,不是吗?”我也浅浅一笑,却不敢看他的眼睛,怕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姑娘的语气似乎颇为无奈,云天只是仰慕姑娘……”

    “云公子不是约了我酉时初刻吗?怎么自己先来了?”我的眼睛微微眯着,似乎怕阳光刺伤了眼睛,其实我是怕他那双紫眸里的蛊惑光芒震撼我好不容易沉静的心。

    “姑娘不也先来了吗?云天为主人,岂能后到,让姑娘久等,岂不失礼?”浅淡得体的笑容,一席话说得滴水不漏,任我再牙尖嘴利,也找不出话来反驳,只能轻轻一笑,继续欣赏着湖光山色。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