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初见月歌(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我这次要在饶城呆些子,想住在绝色楼,就劳烦月歌公子安排了。”

    “月歌一定让姑娘满意。”

    “麻烦了,”连游山玩水,子还真有些疲累,打了个呵欠,懒懒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月歌一眼,“去安排吧!”

    “是,姑娘,”走到门边,刚要掀起珠帘,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我,“姑娘需要清秀小倌来服侍吗?”

    小倌?我斜睨了他一眼,浅浅一笑,“不用了。”

    从小长在美男窝里,我眼界太高,这绝色楼除了月歌,我看再没人入得了我的眼。

    月歌忽然笑了,看向我的眼神莫名含了羞意,似乎还有些期待,青丝妖娆的飞舞着。

    “没事了,去吧!”我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他幽幽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失落,看得我莫名其妙。

    月歌咬着红唇,掀起帘子,正要失望的离开,他原以为公主不要其他小倌,是想要他,谁知公主还是没有开口留下他,后忽然传来一声“月歌等等!”

    公主要他了?月歌欣喜得眼眶湿润,谁知公主只是淡淡看他一眼,说了句“叫下人准备水,我要沐浴。”便低头品茶,再不看他。

    月歌失望得都快将艳的红唇咬出血来,却只能恭敬的应着退下。

    我看着他临走前怨恨的眼神,一个头两个大,我什么时候惹他了?难道是风爸爸拖欠工钱?风爸爸那么有钱怎么会拖欠工钱?我看他随便给老妈买的首饰珍玩哪样不是价值连城的,怎么会拖欠工钱呢?

    一定是当年在月歌还是青嫩幼苗的时候,风爸爸用了什么不正当手段把人家拐进绝色楼做了当红小倌,后来因为业绩突出,工作卖力,人又长得美,才成了当家的。

    哎,这种事一定要你我愿的嘛,风爸爸怎么又不记得了?强拖了人家来,现在人家把怨恨撒在我上了。

    月歌刚走下雅阁,就看到一帮清秀小倌正和茶艺师茗雨嬉闹,口里说着什么诗啊姑娘啊之类的。

    “吵什么呢?”月歌心里郁闷得很,语气也不由得严厉起来。

    “回月歌哥哥的话,我们在看客人送给茗雨的诗和礼物呢,可茗雨小气,不给我们看。”一个清秀可人的小倌率先答道,引来其他小倌的附和。

    茗雨站在一边,秀美的脸上一片羞涩的迷人红晕。

    “客人?茗雨只是泡茶,又不接客,怎么会有客人送诗和礼物给他呢?”

    “月歌哥哥这你就不知道了,这诗和礼物都是雅阁里那位姑娘送的,听小路子说那位姑娘长得可美了,上还有一股高贵迷人的气质……”

    小路子就是那位长相讨喜的。

    快嘴的小倌径自说着,全然没发现月歌的脸上已变得铁青,厉的眼神狠狠向茗雨,“诗和礼物呢?”

    茗雨看着月歌铁青嫉恨的脸色,哆嗦了一下,把手里的丝绢和紫宝石手链递上。

    “秋风吹来满庭香,公子烹茶待客尝,一杯茗,千滴雨,醉得神仙也疏狂,一杯茗,千滴雨?茗雨?这位客人还真对茗雨你上心呢,特地把你的名字镶在诗里,”丝绢上那两个飘逸飞扬的绣字——苏苏,更让月歌嫉恨得双眼冒火,眼神如冰冷的利刃般向茗雨,咬着艳的唇瓣狠狠的说,“茗雨私收客人礼物,罚跪到明天早上!不准吃饭!”

    “月歌哥哥,茗雨也是一时大意而已,再说了,绝色楼里的哥哥姐姐们不也经常收客人礼物吗?就连哥哥你也……”

    “闭嘴!你想一起受罚吗?”月歌厉声呵斥,求的小倌马上害怕的收声,茗雨秀美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愤怒,只是低垂着眉任由发落,月歌看他这副淡淡的表,更是气岔,“龟奴!把茗雨这小蹄子拖到暗室去罚跪!别跪在这里惊扰了客人!”

    龟奴听了,不由分说就冲上来将纤瘦的茗雨拖走。

    天色刚黑,绝色楼里便闹起来,大厅里人声鼎沸,欢笑取乐声此起彼伏,月歌事忙,只在我的独立小院里呆了一会就匆匆走了,临走前还问我要不要去大厅欣赏歌舞,从小就经常欣赏老妈调戏各位美男爸爸的场景,导致我现在对看别人调戏美人或者美男都没兴趣,便打算穿过后院从后门溜出去,到大街上逛逛。

    刚走到后院,便听到低低的哭泣声,一个纤瘦的影站在树下嘤嘤哭泣。

    “你是谁?为什么躲在这里哭?”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清奴一跳,抬头便看见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庞,清冷如水的月华淡淡洒在她上,让她整个人如同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清奴顿时忘记了哭泣,只知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仙子。

    “我问你为什么哭?”长得太美就是不好,很容易就让人变得呆呆的。

    “清奴是在哭茗雨哥哥。”

    “茗雨?”这名字好熟悉,“可是那位泡得一手好茶的茗雨?”

    “就是他,怎么姑娘认得茗雨哥哥?”清奴秀丽的脸泪水涟涟,犹如梨花带雨,颇有几分惹人怜态。

    “我喝过他泡的茶,你为什么哭他?他出什么事了吗?”

    “还不是因为有位女客喝了茗雨哥哥泡的茶,就送了茗雨哥哥一首诗和一条紫宝石手链,被月歌哥哥看见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发脾气,说茗雨哥哥私自收客人礼物,罚茗雨哥哥去暗室罚跪,要跪到明天早上呢,还不许吃饭,茗雨哥哥子那么弱,又从未受过罚,怎么受得了啊?”说到这,清奴又抽抽搭搭的哭起来。

    “看来是我连累他了呢,”我喃喃自语道,又问清奴,“绝色楼里的小倌姑娘们不可以收客人的礼物吗?”

    “谁说的?这里的哥哥姐姐们哪个不收客人的礼物呢?就连月歌哥哥有时也收客人的礼物呢。”这个清奴年纪尚小,心思单纯,人家一问,就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你放心好了,你的茗雨哥哥很快就会放出来的。”

    “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转往月歌的院子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