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长命锁(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冰心明月 书名:妖娆女帝
    我不屑的撇撇嘴,翻了个白眼,笑着勾上明锐强壮的脖子,“太子哥哥,明天我就要离开幽京了呢,今天特来辞行。”

    “苏苏又要走了,去哪了?”蓝明锐的语气有着深深的失落和愁郁,却仍温柔如水。

    “娘亲和爹爹们终于答应我出去闯江湖。”

    “闯江湖?苏苏,会不会太危险了?”

    我轻轻抚平他纠结的眉心,笑道,“太子哥哥,你忘了?我已经十六岁了!我可以照顾自己了!”

    “对哦,苏苏十六岁了,可以出阁了。”双眸不由得黯淡无光。

    “出阁?想都没想过,这世上又有几个像太子哥哥这般俊美温柔,尊贵迷人的男儿呢?”

    “苏苏果真这样认为吗?”蓝明锐笑得眼睛弯弯。

    “当然。”

    “既然苏苏公主这么喜欢皇上,何不嫁与皇上为妃?”

    “做妃子?不行。”我摇了摇头。

    “我怎么舍得苏苏做妃子,自是做皇后了,苏苏可愿意?”我实在不忍心打击太子哥哥,却也不想违逆自己的心意,只得笑着摇摇头,见他眼里期待的光芒黯淡下去,忙解释道:“不是太子哥哥不够好,实在是……实在是我不想困于深宫。”

    我从他怀里跳下,踱着方步,昂首,摆出书生的造型,就差手中没把扇子,“有诗云,庭院深深深几许,乱红飞过秋千去,又有诗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还有诗云,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蓝明锐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我不悦的瞪着他,“你笑什么?”

    蓝明锐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我想到苏苏小时吟的那两首诗。”

    我的脸倏地就红到了耳根。

    八岁时,十六岁的太子哥哥刚刚登基,明轩哥哥和还有其他王爷的皇子公主,都在宫里上学,教课的是一位据说学识渊博的老先生,有一我无聊透顶,跟了进去,当时先生正摇头晃脑的讲吟诗作对,我站了起来,大声说:“作诗有什么难的?我随口就可以作出来!”

    “小小年纪这般狂妄!”老先生最见不得有人在他课上捣乱,当下气得发白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我离开座位,踱着方步,稍微思考了片刻,便朗声吟来:“照香炉生紫烟,”

    先生摸着长须,满意的看着我,谁知我下一句就让他差点昏迷。

    “遥看美男光着。”

    所有的皇子们都害羞且崇拜的看着我,大大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心,我再接再厉,把最后两句也吟出。

    “口水直下三千尺,美人如花扣鼻屎。”

    ‘扑通’一声巨响,原来是心脏不是很好的老先生晕倒在地,可怜的老人家!我在心里哀叹三秒,皇子们手忙脚乱的冲上去扶起先生,使劲掐他人中。

    经过一番努力,老先生终于醒转。

    “我这还有一首诗呢,先生请听!前明月光,地上鞋六双,五个美男子,一个女色狼。”

    “哇,苏苏姐姐好厉害哦!还会作诗哦!”五岁的程俊表弟无比崇拜的看着我,眼里冒出无数红心。

    程俊表弟是子琴姑姑的儿子,小时候还长得蛮漂亮的,长大后就,哎!不说也罢,说了难受。

    “那当然!想我苏苏那可是美貌与智慧的化。”我自豪的高昂着头。

    “你……你……”老先生颤抖着手指指着我,就是说不出下文。

    “我知道自己才华横溢,才高八斗,才貌双全,才智过人,可您也不要用这么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我轻轻弹开先生的手指,“作诗真的没什么难的?您看我随口就吟了两首。”

    “你……!狂妄!”老先生瞪圆眼珠,憋着一口气低吼,“对个对子!”

    “好!”

    老先生凑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我,我也瞪着他死鱼般没有神采的眼睛,战火一触即发。

    “抓而痒,痒而抓,不抓不痒,不痒不抓,抓抓痒痒,痒痒抓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对!”

    “生了死,死了生,有生有死,有死有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怎样?”

    “噗——”先生喷出数十口鲜血,倒地不起。

    “其实还有一下联,吃了拉,拉了吃,有吃有拉,有拉有吃,吃吃拉拉,拉拉吃吃,先吃先拉,先拉先吃,这个貌似也不错!”

    先生又喷出数十口鲜血,我在心里感叹不已,先生的血真多啊!

    先生梗着脖子,努力睁开眼睛,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瞪着我,“何方高人,报上名来!”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苏苏!”

    “原来你就是苏苏公主,败在你手上,老夫死也瞑目了。”老先生说完,脑袋一歪,两眼一翻,两腿一瞪,晕了。

    “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美男光着,口水直下三千尺,美人如花扣鼻屎。还有什么前明月光,地上鞋六双,五个美男子,一个女色狼,苏苏呀,你的脑袋瓜里到底想些什么?”蓝明锐好笑的轻轻敲着苏苏的脑门。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当时你不是要处理朝政吗?怎么知道我的糗事?我明明没看见你的!”

    “从你一开始进去,调戏边的小男孩,到后来激怒先生,吟诗,和先生对对子,我都知道,我一直在帘子后面看着呢,你不知道而已。”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嘿嘿,”我干笑两声,飞快的在太子哥哥感的薄唇上偷了个香,待他反应过来时,我已退至三丈之外。

    “走了,太子哥哥。”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的影已从中消失。

    明锐唇,似要把她残留的温软甜美细细品尝,宽厚的手掌轻轻按着口的位置,那里有她送的长命锁,眼里的温柔幸福看得邓公公眼眶湿润,哎,也只有这苏苏公主能给寂寞的皇上带来快乐呢。

    长命锁,长命锁,能锁住你吗,苏苏?若不能,你锁住我,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妖娆女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