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紫微宫中

    第二(日rì)早,么儿和慎儿早早为田酒儿梳了个飞仙髻,插上干娘送来的紫宝石头饰,穿上那(身shēn)高贵典雅的宫装。

    田酒儿看到铜镜里那个风髻雾鬓、明眸皓齿,肤如凝脂、颜如秋水,顾盼之际散发着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的自己。

    想了想,她随手将发间的宝石装饰摘下一些,整个人顿时显得素淡了些。这才满意的坐上宫中早已等候多时的马车。

    下了马车,田酒儿带着么儿先到紫薇宫给干娘请安。干娘喜静,几次请安干娘不是手捧诗书依窗而读,就是与闲暇下来的皇上相坐对弈。有来请安的子女夫人总是不敢多扰稍坐便走。倒也合了酒儿的(性xìng)子,她也愿意请安后待在干娘(身shēn)边静静的坐上片刻。

    走进紫薇宫,干娘(身shēn)边意外的坐了一男一女。正在抱着干娘说笑,看我进来。都稍稍端正了些。

    “这(身shēn)衣服穿在你(身shēn)上还真是好看,酒儿,来干娘(身shēn)边来坐着。”干娘打量她片刻笑着说道。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腾儿、羽儿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娘的乖乖干女儿田酒儿。”

    “酒儿,这是我的大儿子皇甫腾、女儿皇甫飞羽。”干娘宠溺看看两人笑着对田酒儿说。

    公主今(日rì)换了一(身shēn)粉红色宫装看起来更加的清纯可(爱ài),神色自如的向田酒儿点点头算是回应。田酒儿也很配合的装作不认识向公主见礼。

    皇甫腾也是当今的太子(殿diàn)下,十七八岁的样子(身shēn)穿冰蓝色的丝绸衣袍,金色的腰带上绣着传说中的独角兽,一个晶莹剔透的白色独角兽玉佩优雅的从腰间直垂而下。头发用一根镶着夜明珠的冰蓝绸带挽起。整个人透着一股高贵和睿智。看向田酒儿的时候,眼里的一丝惊艳与欣赏正好在田酒儿低首向他行礼时闪过,他冲着抬起头的田酒儿客气疏远的微笑点头。

    “母后,羽儿听说酒儿姐姐从生下来就开始饮酒,不仅制酒技术天下无双,对于品酒更是有着独到的见解,羽儿前些(日rì)子的了几种好酒,却不知这些酒叫什么名字,更不知这酒是何年所造。今(日rì)正好碰到姐姐。母后,羽儿想请姐姐帮羽儿鉴别一下,您看可好?”

    皇甫飞羽说完,用很是天真可(爱ài)而又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干娘。扭转头看向田酒儿时眼里却带上了讥嘲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阴yīn)谋味道。田酒儿心里暗叹一声,不知这公主今(日rì)准备了什么难堪给她。

    还没等干娘和田酒儿发言,站在一边对眼前的事像是漠不关心的太子(殿diàn)下说话了:“是什么样的好酒连我们聪明无比的小皇妹也看不出来,拿出来让皇兄也尝尝。”

    “这酒皇兄可喝不得!”皇甫飞羽随口回绝。这酒可是她为那个野孩子专门准备的。

    “为什么这酒皇兄喝不得,酒儿却能喝得?”皇甫腾笑着问道。

    “因为···因为···,因为这酒的酒劲很大。羽儿知道酒儿姐姐从小酒喝酒,练就了千杯不醉的本事,才敢让姐姐品鉴。一会皇兄去参加宴会还要应酬,皇兄不想现在就喝醉了吧?”皇甫羽儿眼珠转了转,撒(娇jiāo)似的跟皇甫腾辩解道。

    “好了,好了,宴会马上要开始了,你们兄妹就别争了。羽儿,赶紧着人把酒端上来,母后也好奇了到底是什么酒让我们的羽儿这么宝贝。”

    皇甫飞羽的贴(身shēn)侍女很快把酒端了上来,一共五杯,用不同材质的酒杯装着。田酒儿从颜色和飘来的淡淡酒香可以判断出的确是酒中极品,干娘和太子也都带着赞赏频频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嗜酒妖妃田酒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紫微宫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