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我们去看爹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凌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凤灵宫的.

    心.已经麻木.

    “知道么凌云.过去四年.我之所以在明明防备着你的同时.却还忍不住许你的靠近.默认你给的好.甚至.是自己给自己找着各种理由.在这个本不该久留的地方.一留.就是四年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么.”

    “是什么.”

    “是……因为.在你的上.我.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呵……一个你深过.永远……也忘不了的人.”

    “……是.深过.永远.也忘不了……”

    “这么说.你还他.”

    “呵……这个东西.在我心里.只怕.已经沒有了……”

    “那……你是恨他了.”

    “不.恨一个人.比苦多了.我又何必给自己平添那份负累.不过.是不了.而已……”

    “不了.呵.既然不了.又何必连一个替一个与他相似的影子也要留恋.这就是你所谓的不.清灵.为什么.在感面前.你永远都这么懦弱呢.为什么你就不相信.你有着让这天下的男人只要放在心上就只有死亡才可以解脱的力量.”

    “呵呵.这种盲目的自恋.我.还真沒有.”

    “那你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些.又是为何.”

    清灵淡漠无到残忍的笑在凌云眼前生生摇晃着.

    “告诉你这些.就是想告诉你.凌云.伤过我的人.无论.他有多少难言的苦衷.曾为我付出过多少.但.只要伤了.一切过往.便都是过眼云烟.我不会.再有半分留恋……我就是这么一个绝又自私的女人.乖乖待在别人的羽翼下接受别人的保护.我做不到.在我看來.并肩作战.纵然是会遍体鳞伤.那样的疼痛.也不及像个傻瓜一样被安排在局外.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颠覆而无力挣扎的痛苦……”

    “呵呵.是啊.你说得对.你的确是个绝自私的女人.天生.最擅长的.就是用绝自私來伪装你那颗怕受伤的心……只可惜.我.还是懂得迟了一步……”

    “凌云.纵然我离开了这个地方.后.不论我走到哪里.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尽全力赶到你边……”

    “……这.我可以……当做是你给我的承诺么.”

    “……可以.”

    ……

    凌云长长斜躺在宽大的龙椅上.轻闭着双眸.微凉的修长指尖缓缓揉捏着轻蹙的眉心.

    “皇上.宫外有一位自称是玉渊国派遣使的人送來一封信.还要求必须要皇上亲启.”公公跪在地上.高高举到凌云面前的托盘上放着一个封面上龙飞凤舞写着‘凌华国君亲启’的信封.

    凌云轻轻睁眼.按在眉间的手缓缓放下.已经敛去所有绪的双眸轻垂.看着那信封.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

    抬手.拿起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件.

    **

    凤灵宫.

    可可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面前面色冷漠的女人.闪着水光的眼底.泛着令人心疼的红.

    “娘亲……我想去看爹爹……”

    见面前的女人依然是那份不变的淡然沉默.小丫头嫩生生的小嘴轻抿着.撇了撇.睁得大大的眼底.已经蓄满了亮晃晃的水珠子.

    咕噜噜.两颗豆大的水球带着眼眶里滚烫的温度滚过那张粉嘟嘟的小脸.直直砸在了寝中华贵的地毯上.

    “……娘亲……我想爹爹.我要去看爹爹……”

    稚嫩的嗓音已经带上了抽泣的哽咽.

    “你跟干爹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还偷看了干爹给你的信……娘亲.我要去看爹爹.我要救他……”

    清灵平静的望着窗外.

    一阵微风透过大开的窗子吹进内.抚起清灵耳侧散落的发.一时间.凌乱了的发丝贴在脸上.

    清灵抬手.扶了扶脸上散乱的发丝.

    转.沒有看站在一旁的两个孩子.慢慢的向着软榻走去.

    “娘亲……你……如果你不想去.就让我和乐乐去.好么……”可可小嘴一瘪一瘪.小胳膊抹着脸上的泪珠儿.声音软软的.带着祈求.说着.

    清灵微垂着眉眼.只觉心底的酸楚一下子都涌到了眼底.胀得眼眶都发疼.

    只是.她沒有抬眼.似是在极力掩饰般.径自端起几案上已经沏好许久的茶.默默喝着.

    就见直直盯着她的乐乐拉起一边哭得伤心的小丫头.走到清灵对面.明明是孩童般黑白分明纯真的眼底.却是不属于年龄的平静与深沉:“娘亲.那茶已经凉了.”

    说着.已经轻踮着脚接过了清灵手中的杯子:“爹爹说了.娘亲喜欢喝茶.”

    转.就吩咐门外的宫女换上茶.

    清灵眸光一怔.淡淡的看着面前那张稚气未脱的俊秀小脸.脑子里.全是那张多來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在意的容颜.

    乐乐眼眸轻轻眨了眨.静静回视着看着他出神的清灵.许久.见宫女已经端着茶上來.伸手拿起茶壶.沏了一杯.还小心翼翼的对到嘴唇边试了试温.才递到清灵手边:“喝吧娘亲.冷刚刚好.”

    清灵酸胀的眼底瞬间通透.

    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

    记忆里.曾几何时.也有一个男人.在初见的时侯.就曾这样贴心又霸道的递给她一杯茶.说过这样的话.就连神色和动作.都是那么得如出一辙.

    不愧.是血脉相连的亲父子……

    突然觉得.这四年.她过得.其实比她所以为的还要幸福.

    四年.她忘了那份悸动.更忘了那份纠结.在这里安逸的享受着自己的平静生活.却将那份割不断放不下的牵绊留在了另一个人心中.

    她幸福着.他煎熬着.

    四年前.的确是他的犹豫与怀疑伤了她的心.可若是她不曾用心.又何谈伤心.

    今想想.当年那么固执的选择用那种以命换命的方式去做赌救他.除了是因为答应过爸爸一定要保他安然无恙.除了当时心中那份莫名涌出的绝对不想让他有事的念头.难道.就沒有一点点对于他让她失望让她心伤的报复么.

    瞒着他.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安然无恙.还要让他一直恨着她.怨着她.有朝一却发现.真正无无义.错失一切.毁掉一切的.却是他自己.

    是他自己.亲手扼杀了自己的.伤透了自己最的人.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悔不自已痛不生的事实么.

    之深.恨之切.

    如果.四年前的那个男人沒有让她疼到这种地步.她.又怎么会在那个时候有那么大的狠心.预谋着.有朝一.让他也痛到这份程度.

    许多事儿.从來.不是沒有发生.只是.她一直逃避.不愿意承认罢了……

    也许.四年前.若是她沒有差阳错的喝下那瓶忘水.沒有忘却那些被压抑心底的悸动与伤痛.一切.说不定会是另一种境地.

    她.或许不会让他等四年.煎熬四年.才知道一切的缘由.

    只是.真的.沒有如果.

    四年.陪在她边的.是另一个男人.可这四年.给她幸福最多的.却是这两个孩子.

    这两个.她.和他的孩子.

    他在沒有她的子里孤独受苦.他的孩子.却在陪着她幸福.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补偿.一种陪伴.

    乐乐不知道清灵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的心思.也跟在他边的妹妹一样.是那么得明显.

    “娘亲.我们去看爹爹吧.”

    不是乞求.不是劝慰.淡淡软软的声音.却让人心酸.

    清灵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在几案上.抬眼.望着两个孩子:“你们是不是觉得.娘亲.很狠心.”

    小丫头心思单纯些.这会儿.本就伤心得很.水晶晶的大眼睛轻轻望清灵一眼.沒有说话.低头.咬着嘴唇儿抽泣.

    而乐乐.却抿了抿小嘴唇.垂了垂眼.似是想了想.才道:“沒有.娘亲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这世上对我们最好的女人.”

    清灵淡淡扯出一抹笑:“那你们爹爹呢.他对你们.难道不好么.”

    “好.但爹爹的好.与娘亲是不一样的.爹爹不但会对我们好.还会对娘亲好.我们虽然很听话很懂事儿.可毕竟我只是小孩.现在的我们只能享受着娘亲对我们的好.我们.却不能对娘亲好.爹爹就不一样.爹爹是男人.男人.生來就是保护自己心的女人的.爹爹保护好了娘亲.娘亲才能保护好我们……”

    清灵一把将两个孩子拥进怀里.酸胀着红透了的眼眶中.终于.滑下了滚烫的泪水.

    这.是她來到这个世界后.第二次落泪.

    第一次是找到了爸爸.

    这第二次.是为了这两个可懂事儿得让她心疼

    的孩子.和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男人……

    “……好……我们去看爹爹……明天.我们就去……”

    **

    早朝上.凌云听着上众臣的议论.幽深的眼底是无尽的深暗.

    边上的公公小心翼翼的凑到凌云耳边.不知是说了什么.凌云平静暗沉的眸蓦地一阵失神.

    耳语完的公公小心的瞄了眼凌云的神色.垂下眼.脸上闪过一抹沉沉的心疼.

    不等上那位老臣后面的话说完.上首一声‘皇上龙体欠安.诸事稍后再议.退潮……’响起.金碧辉煌的中.只剩下一众面面相觑的朝臣.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