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她,忘了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你沒事儿吧.姑姑.”可可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问凤舞.“难道.我老娘肚子里有小宝宝是件很吓人的事儿么.”

    小丫头着实不明白.这个神经质姑姑的惊吓从何而來.

    凤舞却沒心思顾忌小丫头的疑惑.愣愣望着清灵脸颊抽搐的模样.眼中的惊吓越來越明显:“……嫂子.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啊.不舒服你就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真不知道你……”啃啃嗤嗤的说了半晌.突然.似是才反应过來此刻最重要的步骤.转头.就对着被她打发到远处的宫女大喊:”快.快去传御医……”

    “我沒事儿凤舞.”清灵无语得抓狂.转头对那矜矜战战已经准备按凤舞的话去叫御医的宫女说了声退下.才皱眉望着对面的凤舞.

    “至于么.吓成这样.别说我肚子里沒什么小玩意儿.就是真有.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吧.”清灵淡淡说着.看着凤舞的眼神有些佯装的不满.

    “呃……”凤舞有些无辜.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就是.小姑姑.我老娘肚子里的小宝宝又不是怪物.你至于吓成这副魂不附体的模样么……”就连一旁的小丫头都埋怨她了.

    清灵垂眉瞪一眼嘟着嘴拽着她的胳膊卖萌.作讨好状的小丫头.不咸不淡的道:“十天.不许出宫.不许吃芝麻蜜糖糕.”

    “啊……”小丫头一声哀嚎.

    “娘亲……”水汪汪的大眼睛做可怜状.求同.

    “十五天.”清灵看都不再看她.淡淡道.

    “呃.还是十天吧娘亲……”小丫头一脸悲苦相.妥协了.

    凤舞抬手摸了摸小丫头毛茸茸的小脑袋.温声安慰:“沒事儿.那些甜甜的东西.不吃也好.小孩子.吃多了牙疼.”

    “哼.你吃的比谁都多.怎么就不见你说牙疼.”小丫头找到撒气的地方了.

    凤舞抿嘴.皱眉.

    看來.又是她自作多了……

    讪讪拿回自己的手.看着清灵.压低嗓子.瞄了一眼清灵的肚子:“嫂子.那个……这么说.你肚子里并沒有小宝宝了.”

    清灵不蹙眉:“你似乎很盼望我的答案是沒有.”

    “当然当然.”话一出口.又惊觉不对.立马补救:“当然不是……”

    眼底眉梢都是不自在.

    诚实惯了的孩子.偶尔说个谎.着实沒什么技术含量可言.更何况.是要忽悠她这位人精‘嫂子’.

    清灵淡淡打量着凤舞的眉眼.沉默半晌:“说吧.到底是我给你留下了什么影.让你这么怕我肚子里有个什么东西.”

    凤舞低垂着眼.不知在想着什么.微嘟的小嘴轻轻扭动着.半晌.沒有说话.

    清灵看着面前这个心单纯的‘小姑子’.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不会是……四年前……”

    “原來嫂子你也记得啊……”凤舞蓦地抬头.大眼睛委屈兮兮的望着清灵.

    清灵轻轻挑眉.

    还真是.

    “嫂子你是不知道.四年前那次.你在御花园里昏倒.可是给我这一辈子都留下了影呢……”

    清灵眼眸转了转.

    有点印象.是由于她练了蛊术体内气过重导致昏迷那一回么.

    清灵淡淡一笑:“怎么.那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不至于吧.这丫头的胆儿她还是知道几分的.

    凤舞却一个劲儿的点头:“是啊.嫂子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那时你可是正怀着这两个小家伙呢.”说着又抚了抚可可扭來扭去轻仰着看着她们俩的小脑袋.“那时你本就醒來沒多久.子很不好.皇兄怕我调皮.惊动了你休养都不让我去找你玩儿.是我憋不住偷偷去的.沒想到.还真是把你给惊动晕了.”

    听着凤舞现在说起來都还略带亏欠的话.清灵眼底却笑意温柔:“你还真了解自己有多闹人.不过.我那一次昏迷跟你调皮沒什么关系.是我自己练功时不注意伤了子.恰好在那个时候发作了.你也不用一直这么自责.”

    清灵浅笑着说着.看着这个单纯的丫头.她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变得单纯了.

    凤舞嘟嘴看着清灵.眼底是满满的感激.可一张精致的小脸却还是皱巴巴的:“嫂子你这么好.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怪我了.只是嫂子你不知道.那次皇兄看到你不省人事时的模样是多么的吓人.”

    凤舞说着.撇了撇小嘴:“尤其是一开始.御医也看不出你昏迷的原因.还说你体里有一股莫名的东西在流窜.皇兄当时就吓红了眼.那瞪着我的模样.似乎只要我说错一句话就会把我给生吞了一般.”

    清灵挑眉.这.她倒是真不知道:“那后來呢.”

    凤舞撇着嘴:“后來.我告诉他.在你刚刚昏迷的时候.我从你上找出了一瓶药水.一时心急.也沒弄清楚是什么就给你服了……”

    “药水.”这回.轮到清灵疑惑了.

    “是啊.一瓶清澈透亮的药水.说不出是个什么味道.总之特别好闻.当时.我就是觉得闻起來都那么美妙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就……就自作主张喂进了你嘴里……”凤舞说着.眼底有些愧疚.“不过幸好.嫂子你最终沒事儿.要不然.我皇兄肯定因为这件事软我一辈子.”

    清灵完全被凤舞话中那曾被她无意服下的药水吸引了心神.自然也沒注意到她所说的软这一事.

    其实.她不知道.尽管那一次她有惊无险.但凤舞.还是被她亲的皇兄关了一个月的闭.而且.还把她瞒得滴水不漏.让她直到今天都认为.这个调皮可的小公主.那一个月.是跟着她的师父出宫游历去了.

    **

    忘水.

    清灵终于想起.那瓶由她从那个幻境中带出來的忘水.真的.已经被她遗忘了很久.

    她之所以从幻境中带出那一瓶.并且一直都放在上.并不是她未雨绸缪给自己准备的.仅仅.是觉得新奇.一时兴起而已.

    她从沒想过.有朝一.这东西.会用在她自己上.她也从不认为.今生的自己.会有用到这个东西的机会.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她算得了全天下.算得了任何人.却终究.人在命中.算不了她自己的宿命.

    那瓶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忘水.终是.用在了她自己上.

    只是.她好奇.她.究竟是.忘了什么.究竟是.忘了.谁.

    傅浩铭么.

    很显然.不是.

    不论是四年前.还是今天.她都不得不承认.傅浩铭在影子.就像是刻在她灵魂深处的一个印记.一个历经生死轮回.都不一定忘却的.印记……

    那么.那瓶忘水.究竟.带走了这一世.她关于谁的记忆.

    心里一个名字呼之出.但她.却还是死死挣扎着.想逃避.

    **

    今.是百花节后的第八个早晨.按规矩.是送花神的时.

    一大早.两个孩子就被凌云下旨传去一起参加送花神的庆典了.

    清灵本想阻止.可看到传旨的公公一同带來的信件时.终究.什么也沒说.让两个孩子跟着去了.

    两封信.一封是凌云亲笔写给她的.只有短短一句话:相信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另一封.陌生的笔记.沒有署名.也沒有落款.但信里的内容.却让清灵心头经不住一颤:风轻硕遇袭.郁疾爆发.伤及心脉.生死未卜.今已到长安.医者束手无策.危……

    **

    凌云到凤灵宫的时候.还不到午时.

    按时间推算.他应该是庆典一结束.就赶了过來.

    清灵看着对面淡淡注视着她的男人.眼底那抹习惯的掩饰.终于.犹豫了一下.一点点散去.

    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在见到面前这个男人的那一霎.她的心.有一种看到了希望的感觉.

    她.真的.是在乎那个男人的……

    “你.有什么打算.”凌云在她对面坐下.温声问.

    那双紧紧落在她脸上.温柔的描绘着她的轮廓的眸里是静静流淌着的安慰.触及.就让人觉得温暖.

    “你觉得.我该有什么打算.”清灵淡淡回问.平静的眼底看不出绪.

    凌云注视着她.半晌.突然轻声一笑.带着说不出的苦涩与无奈:“清灵.你就不能……不能有卸下你心底那份防备的时候么.”

    清灵不语.只是静静望着他.

    凌云抬手.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拆过的信封.递到清灵跟前:“看看吧.看看.再做决定.”

    清灵垂了垂眼.伸手.接过.拿出里面的信件.很快扫了一遍.平静无波的眼底.终于.聚起一抹凝重.

    “神风国.现在是什么状况.”抬眼.问凌云.

    凌云轻轻摇头:“传來的消息上看.倒是以往的平静.只是.你也知道.隔着这么远.一个消息传过來.最快也得一两天.在敏感时刻.一两天.足以发生许多事……”

    清灵望着凌云.轻轻眯眼.突然.‘呵’的一声轻笑:“你想……让我回去.”

    凌云沒有说话.只是不避不闪的回视着清灵的目光.

    默认.便是肯定.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