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肚子里的小弟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百花宴结束已经四天了.四天.凌华国皇宫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在这样平静的环境中.清灵的心.却越來越不平静.

    凤灵宫.清灵站在窗前.透过打开的窗子看着外面花红柳绿的景色.心.却一点儿也愉悦不起來.

    说不出原因.就是心里空落落的.烦乱的闷.

    “可可乐乐呢.”长出口气.拉回不知又飘远到何处的思绪.转.边向不远处的凤榻走去.边问.

    “回禀夫人.太子下被皇上传去勤政陪着皇上批阅奏章了.小公主在御花园里跟着凤舞公主学扎风筝呢.”

    一旁的公公恭敬的回道.

    这样的称呼.还真是别扭得可以.

    儿子女儿是太子公主.母亲却不是娘娘.不是娘娘也就罢了.却又偏偏享着比皇后娘娘还高的待遇.

    唉.真是这凌华国历史上一枝独秀的一笔了.

    凤舞公主.凌华国唯一还沒有出嫁的公主.凌云的亲妹妹.再过两个月及笄.

    清灵不蹙眉.

    批阅奏章……

    自从四天前凌云下旨昭告天下立乐乐为太子后.就以储君需从小培养为由.每天都会召乐乐过去陪着他看奏章.更是不避不讳的对着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一本正经的谈论天下大势.矜矜业业的一副塑造帝王之才的阵势.

    凌云这一系列雷厉风行的做法.就连清灵都猜不出他到底又是在搞什么把戏.

    明明说得清楚.清灵也依然相信.无论凌云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将乐乐立为了太子.但终归.不过是演一出戏.一时的权宜之计罢了.

    可如今.他演得这般真卖力.让她着实不得不多心.

    毕竟.那可是她的儿子.

    坐江山.本就是坐在刀山火海上.

    凌华国虽然是这苍州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强国.可就算是强国.明里暗里的那些家务事儿.又怎会沒有.

    在这凌华国的皇宫里待了四年.她从沒刻意去打听过那些朝堂的琐事.但有些事儿.就算不打听.耳边.也是吹过些风的.

    凌云这个男人.她从不否认他对她的好.但也不会因为他的那些好.她就给了他十二分的信任.

    她比谁都清楚.凌云.无论他在她面前是一个多么痴心多么长的男人.但归根结底.他最主要的份.还是一个帝王.一个强国的君主.

    所以.她从不将他在她上的任何一份付出.看做是一个平凡男人对的赠予.

    也是从四天前开始.凌云.到凤灵宫的次数明显减少了许多.

    以往.除了一三餐必定会与她一起用外.只要有闲的时间.他都会到凤灵宫.或是与她下下棋.或是.逗逗两个孩子.

    可这几天.每.都只会在用晚膳的时候.见他一面.

    倒不是她有多想念他.只是.这突如其來的变化.总让她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

    自从百花节的那个宴会后.一切.看上去平静如常.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几年的安逸生活让她不像过去那样紧绷.可心底那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敏感.却一点儿也沒有退化.

    如果.她猜得沒错.这苍州大陆变天的子.真的.不远了.

    而她最担心的.就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局面.

    就算凌云无心伤害这两个孩子.可他无心不代表别人无意.

    都说帝王无.可又有谁知.倘若帝王真的有.那份.也不是谁都受得起的.

    乐乐.想必如今已是全天下人眼中凌云的掌中之宝了吧.

    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她还做不出评判.但心底的预感.真的.不怎么好……

    “去御花园看看她们吧.”深吸口气.轻轻闭了闭眼睛.压下心中那些无厘头的纷杂.淡淡对旁边的公公道.

    “是.”公公恭敬的引路.

    **

    御花园.

    花香草绿.蝶飞莺鸣.

    万紫千红的花圃中.远远就听到了欢欣悦耳的笑声.

    清灵隐着轻愁的眉间终于有了一丝放松.也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哇.娘亲你也來了.快來快來.帮我把这个摁住.”小丫头见自己的娘亲过來.立马挥着小爪子大喊.

    蹲在她一旁.背对着清灵走來的方向的女子.一飘逸的水粉色轻纱长裙尽数拖在了地上.低着头.似是正在使劲儿捆绑着什么.听到边上小丫头的叫喊.立马回过了头.

    “咦.嫂子.你今天也有兴趣看我们玩这个了.”细细甜甜的声音带着轻快的喜悦.问.

    清灵浅笑着.虽然对于她口中的‘嫂子’这个称呼有些不待见.可也沒说什么.这丫头.她在这宫里待了四年.给她纠正了四年.不但沒成效.反倒是越描越黑.最后.索也就由她去了.

    反正.就当她恶作剧好了.

    清灵微微弯腰.接过面前的可可小手里举着要她帮忙拿着的竹子绑成的风筝骨架.打量了两眼.笑着看一旁的凤舞公主:“凤舞.这玩意儿.谁教你的.”

    状似无意的问着.轻佻的眉眼间却带着别有深意的轻笑.

    “呃……”凤舞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闪躲.本就带着些淡粉的精美脸蛋儿上闪过一抹红晕.却还是强装正经的道:“呵呵……当然是我请教了行家学來的.”

    “行家……嗯.看得出來.的确是个行家.”清灵却很明显.不打算让面前的人就这么打哈哈蒙混过关.空着的那只手伸到凤舞面前.拿过她手里那只已经大功告成的飞鸟.轻勾的嘴角噙着笑意.”一看这两只燕子的精致程度.就知道.是名师出高徒.”

    “呃……”凤舞脸上的尴尬与羞赧越发明显.“呵呵……谢谢嫂子的夸奖.如果……如果嫂子喜欢……”

    “如果我喜欢.你就送给我了.”清灵继续浅笑着逗她.

    “呃……啊.不不不.不是.我是想说.如果嫂子喜欢.我可以亲手再给嫂子做一个.”

    清灵轻笑出声.举了举手中的飞鸟风筝:“也给我做一个双飞燕.”

    “啊.当……当然不是……”终于.心被晒于光天化之下的少女被面前前卫的少妇嫂子问得羞红了脸.吞吞吐吐说着.低下了头去.

    被晾在一边半晌的小丫头却好奇心膨胀了.水溜溜的黑葡萄眸子盯着清灵手里举着的风筝.半晌.小眉毛轻皱.疑惑:“娘亲.什么是双飞燕啊.姑姑明明说这叫云燕.你怎么叫它双飞燕啊.”

    清灵垂眸看着面前满脸求知yuwang的小不点:“云燕.”

    “是啊.云叔叔亲口告诉我的.这叫云燕.是一种很美很美的鸟.不叫什么双飞燕……”小丫头一说就沒有了完.

    急得一旁的某位怀少女捉耳挠腮恨不得找个针來直接缝上面前这个小不点的嘴.

    可听着这番话的清灵却越发勾起了嘴角.挑眉斜睨着凤舞.眼中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云叔叔……可可.这宫中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号人啊.还叫叔叔……看來是沒个七老八十也有个四五十岁了吧……”

    不是清灵胡说.她养的闺女她比谁都清楚.这丫头.二三十岁的男人.只要长得美.在她眼里就都是哥哥.被叫叔叔.只有两种况.要么.不合这丫头的审美.要么.就是四五十岁往上的老男人.在小丫头的观念里.哥哥.是与她平起平坐的.可以调戏之.叔叔么.自然是对那些貌不合她意和生不逢时的男同志的安慰了.

    当然.以凤舞的眼光.这个云叔叔.自然不会是第一种.

    那么……

    清灵的话还沒说完.对面的人就耐不住了:“怎么可能.嫂子.云翊他才二十三岁.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怎么可能是四五十岁的老头子.”

    冲动的话一出口.看着面前笑得惬意的清灵.凤舞才心觉上当被耍.顿时.原本就漂着红晕的小脸顿时红了个透彻.

    “你真坏嫂子.”嘟嘴嗔怪道.也像个小孩子一样.两只爪子扒着清灵的胳膊使劲儿摇晃着.

    清灵笑:“别晃了.眼都花了……”淡淡说着.声音里却也带上了舒心的笑意.心底那些睁眼闭眼都紧紧跟在她眼前的霾.终于.暂且被甩出了视野.

    凤舞却并沒有停手.紧闭着眼逃避心底的羞涩.狠命的摇晃着揭穿她秘密的‘坏嫂子’.

    “别摇了.把我老娘肚子里的小弟弟都给摇沒了.”一边的可可终于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娘被如此的‘欺负’.一跺脚.握拳高喊.

    果然.凤舞像是被雷狠狠劈了一下般.蓦地.就松开了扒在清灵胳膊上的手.同时一蹦三丈高.紧紧退后了一步.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直直盯着清灵被冰丝腰带紧束着的纤细腰肢以及那平坦的小腹.像是被吓怕了般.半晌.才喃喃试探着问道:“……嫂子.你沒事儿吧.”

    清灵嘴角抽搐.瞪一眼同样愣在一旁傻傻望着她的神经质姑姑的小不点.眼神着实有些无语.

    要不是确定是她自己亲生的女儿.她真有骂她是‘草包’的冲动.

    肚子里的小弟弟……

    亏她想得出來.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