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拿得起,放得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钦钏阁主 书名:一品千面妃
    灰白的月色中.凌云望着那抹袅袅的倩影徐徐走远.最终.消失在视线尽头.沉寂的眸底.哀痛.终于肆无忌惮的流露.

    如果.恨也是一种铭记.

    清灵.我是不是该庆幸.直至今.我在你心底.还有一席之地.

    轻抿的薄唇带着隐隐的颤抖.紧绷的俊脸上.清晰的显现出他紧咬牙关的压抑与隐忍.

    一抹腥甜弥漫到嗓子眼上.在腔里压制许久的咳嗽终于一涌而出.

    凌云急急从宽大的龙袍锦绣中掏出一方折叠的白色锦帕.掩在嘴边.

    仅仅几声被隐忍了许多的咳嗽.凌云高大的躯却一直紧绷着.咳嗽停下.掩在嘴边的手一点点蜷起.微微停顿.才垂下.

    那张清灵温润的俊脸已经透着明显的疲色.薄唇.一片灰白.

    “皇上……”

    弓着子站在一旁的公公一声沉痛的低喊.望着凌云的双眼已经红透.

    “皇上……您这是……”哽咽的嗓音终是化作一声更沉的叹息.

    就见那公公颤抖着双手.接住凌云手中攥着的白色锦帕.盯在锦帕上的双眼.也颤抖着.

    被攥成一团的锦帕在轻抚的夜风中展开一角.晕染一片的血迹猩红刺眼.

    “皇上.传御医來看看吧.”公公腿一软.跪在地上.哀求.

    凌云负手站着.紧抿的薄唇动了动.轻闭的双眼张开:“不用.朕的体朕自己心中有数.”

    “可是皇上.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公公颤抖着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的锦帕.压抑着的声音已经带着嘶哑.

    对面前这位他亲手侍候着长大的皇帝.他是真的心疼.也正因为如此.凌云在他面前才不避讳这个秘密.他.也才有资格和胆量去说这番劝说的话.

    在凌云眼中.他这个跟了他二十多年已经年过半百的人.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亲近贴的奴才.虽然凌云贵为皇帝.却对他.有一份对长辈的尊重.

    “放心吧.朕说了沒事就沒事.”凌云轻声说着.凄清的眸光淡淡望着漆黑夜空中遥在天际的繁星.顿了顿.又道:“记住朕的话.绝对.不要让她知道.”

    那公公仰着脸.望着面前站得笔的高大影.酸痛的眼中.终于无声的滑下浊泪.

    那个‘她’.难道比命还重要么……

    凌云盯在天际的目光不动.却仿佛已经听到了他心中的声音.只听他幽幽道:“她.比我的命.都要重……”

    他历尽磨难求得今.为的.不就是一个她么.若是沒有她.他.还会站在这里么.

    就见那公公满眼心酸的望着凌云.半晌.长长深吸口气:“皇上.老奴这辈子.算不上男人.孩童时就净了.做了阉人.对于男女之这个东西.沒沾过.也沒那个能力沾.所以.也不懂.那些所谓的的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儿.但老奴在这宫中半生.见过先皇的妃子无数.有荣宠一生的.也有侍一次寝就从此在冷宫独守到死的.”

    “老奴曾经一直以为.那些女人挤破了头皮挤进这深宫大院.为的.无非就是富贵荣华.可后來.老奴却在那一双双朝朝暮暮等待的眼中.看到了一种老奴看不懂的东西……”

    “想來.那便是皇上所说的吧……”

    公公说着.陷入沉思的苍老双眼也随着凌云目光所投的方向.望着.

    “但是……”哀痛的视线转到凌云不起一丝波澜的侧脸上.

    “皇上也许不知.先皇曾经.是有多么宠宸妃娘娘.单是从这个封号上.就足以看得出.先皇是多么希望与自己比肩看天下的那个女人.是宸妃娘娘.”

    “可终究.宸妃娘娘终其一生.不也只是居妃位么.因为门庭.先皇改变了立她为后的初衷.因为朝局.先皇负了曾对她六宫无妃的承诺.也正因如此.促成了宸妃娘娘红颜薄命的结局.”

    “老奴亲眼见过先皇的痛不生的绝望.永远也忘不了.一个君临天下的男人那样颓废的模样.但是……一切.终究不还是顺其自然的过去了么.”

    “先皇失了宸妃娘娘.沒有了软肋.沒有了羁绊.坐拥着六宫粉黛.却创出了凌华国空前的繁盛……”

    “皇上.这天下.沒有您拿得起.放不下的东西……”

    许久.凌云淡淡的声音才响起.带着浅浅的自嘲:“放得下……要是放得下.怎还会有这一世的我……”

    公公眼底的最后一抹期望也终于化成了无尽的沉痛.

    皇上.只要一提到那个人.话中的‘朕’.就会顺其自然的变成‘我’.

    如果放得下.怎还会有这一世的他.

    今生今世.只怕.沒有人会懂他这句话.

    一个黑衣包裹的高大影蓦然出现.站在凌云对面.恭声禀报:“回禀皇上.已经按皇上的安排做了.”

    凌云抬头.宁静的目光再次向着之前久久凝望过的方向望去.

    那里.正是凤灵宫.

    “好.等他走了.你们再移到原來的位置.这两天.要加倍警惕.保护好玉夫人和太子公主的安全.”

    **

    凤灵宫.

    清灵慢慢走着.后的太监宫女长长跟着两排.绕过一条回廊.就是凤灵宫的院落.

    跨进院门.清灵突然顿住了脚步.

    “娘娘有何吩咐.”一边的小太监立马恭声问.

    清灵沒有说话.平静的眼眸淡淡扫过灯火通明的院落.眼底.掠过一抹疑惑.

    “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别再叫我娘娘.”不轻不重的语气.却因心底的重重烦乱带上了几分冷意.说完.朝内走去.留下一群暗**冷汗的宫女太监.

    璀璨的灯火照得凤灵宫内亮如白昼.

    清灵一进门.就听到里面两个孩子压低了嗓子的嬉笑声.

    眉眼轻垂.抬手.掀起了那道千层纱帐.

    入目的场景如她所料.

    一个男人.两个孩子.

    乐乐一副小大人的深沉模样.负手站在风轻硕对面.轻蹙着秀气的小眉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而可可.直接骑在风轻硕脖子上.两只胖爪子一左一右提溜着风轻硕的耳朵.咯咯的笑声回在寝里.

    清灵眉心不着痕迹的一皱.

    着实被眼前这一幕怔了下神.

    脑海里不自主闪现出的.是她小时候.爸爸趴在地上让她当马骑的景象.

    心底.蓦地一酸.

    那个远在他国.已经四年沒见过她的老人.此刻.是否也有面前这个男人脸上这种暖透人心的笑……

    清灵.真的被这突如其來的一幕戳到了心底的软处.

    忽然意识到.过去的四年.她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就连她这个自认不知冷暖的人都渴望那份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更何况是两个正需要人疼的孩子.

    心底.那份被烦躁激化了的火气一点点消散了下去.

    “你怎么來了.”看着对面长长斜靠在她上的男人.淡淡问.

    宴会上.她自认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他的目光.也沒仔细看他.此刻才发现.不过一天的时间.面前的男人.竟然憔悴至此.整个人仿佛都瘦了一圈.本就深沉的眼眶更是凹陷了不少.让那双暗黑的眼眸越发幽深不见底.

    沉痛.如带着血色的泪光.萦绕眼底.

    风轻硕深深凝着清灵的眉眼.似是要将她就此看穿般.许久.轻勾的嘴角.想扯出一抹浅笑.却发现是那么得艰难.

    唇角动了动.带着无法言喻的苦涩:“想你……和孩子了们了.來看看她们……”说着.抬手将愣愣坐在他脖子上望着清灵发呆的小丫头抱了下來.放在腿上.

    清灵看着两个一见到她就突然收敛了笑意.变得规规矩矩的孩子.突然.口的酸楚都蔓延到了眼底.

    她何曾不知这两个小家伙心里的想法.

    知道她不待见风轻硕.不想与风轻硕多做纠缠.就小心翼翼的掩藏起了他们心中那份对父的渴望.只为不想让她伤心难过.不想让她觉得.连他们.都要离她远去.

    多么懂事的孩子啊……

    懂事得.让她这个作母亲的.心疼得无法呼吸……

    原來.就连孩子.都看出了她的懦弱.

    懦弱到连一个自认为毫无瓜葛的男人.都不敢面对……

    清灵轻轻蹲下.将一脸懂事安静望着她的乐乐搂在了怀里.

    乐乐大眼睛里闪过一抹不解.却也沒有挣扎.任由这个已经很久很久沒对他这么亲昵过的老娘将他圈在了怀里.

    “娘亲我也要.我也要娘亲抱抱.”坐在风轻硕腿上的小丫头挥着小爪子一蹦.直接落在了地上.扯住清灵的胳膊就往清灵怀里钻.

    “娘亲都好久好久沒抱过我了呢……”轻嘟的小嘴喃喃说着.眨巴的大眼睛清亮.可清灵还是捕捉到了那一抹极力隐藏着的委屈.

    心头霎时一紧.

    “你平常都不抱他们么.”风轻硕不知何时已从上下來.也蹲下了子.看着将两个孩子紧紧搂在怀中.红透了双眼的女人.轻声说着.

    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个女人在他面前闪出泪光.

    他却不知道.他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重要声明:小说《一品千面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